这声音如蕴含了苍穹之力,随着这声音的回荡,所有西峰的人,其心神齐齐一震。

    但最为震颤的,却是逸尘,虽还未看清对方的身影,就已经推测出发生了什么,他的神色极为凝重,望着远方,看到了那一股股汹涌的修为波动,正如潮水般向这里涌来。

    渐渐的,一道道长虹出现在他的视线之中,其数量之多,足有几千人,如同一场辉煌的流星雨。

    同样是在这个时候,在西峰的后山,那心神一直不安的数人,此刻听到这声音的回荡后,一个个心神无比震颤,更加的不安,似预料到了什么即将发生的大事。

    五虎同时冲出房门,面面相觑的对望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什么好徒儿?这语气怎么如此不善?”四虎首先开口。

    大虎摇了摇头,道:“不知道,反正来者不善。”

    三虎说道:“不会是六弟吧。”

    二虎说道:“我们赶去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随着二虎的话语落下,五虎同时向着西峰修炼场地赶去。

    同样是在这个时候,小军也同时冲出房门,在冲出房门的一瞬,看见五虎正急匆匆的跑去。

    “等等我,五虎哥哥。”

    无恒一下冲出房门,神色极为凝重,身形一化间,顿时化为长虹飞出。

    同样是在这个时候,在山洞内修炼的杨浩,此刻也被这声音惊得,他闭着的眼睛,赫然睁开。在睁开的一瞬,他已经来不及去感应身子发生的变化,而是神色极为的凝重。

    “竟然有人敢直呼宗主的名字,究竟有多大的排场。”

    沉吟中,杨浩化为长虹冲出。

    谢无常本还在修炼场地指导那些弟子修炼,此刻在这声音的回荡中,他皱着眉头看向天空,循着声音望去,他能看到一道道长虹正向着这里疾驰而来,其数量之多,让他咋舌!

    几乎在这一瞬间,西峰的四面八方,都涌来了大量的长虹!

    渐渐的,这些长虹化为了一个个模糊的身影。首先出现的,是站在西峰修炼场地上方的老妪,正是北太玄!

    北太玄的出现,并没有让这些人太过惊讶,让他们最为惊讶的,是北太玄一旁的莫一鸣!

    “逸尘,难道你没有告知你徒儿,宗门不允许插手凡间生死之事?”北太玄似带着审问的口气。

    逸尘本来就在气头上,这与他偏袒莫一鸣有关,所以在北太玄的话语落下时,他怒吼一声:“我不用你来教训我!”

    这一怒吼似带着他的修为之力,声音波动间,更有一股波动散开。使得北太玄的身子,不由得退去几步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记得某人说过,要守宗门规矩,这难不成是要反悔了吗,我记得当初可是当着众人的面说的吧。”

    就在逸尘的话语回荡中,东皇子的声音也随之传来。

    魂玄机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,此刻一步迈出间,已站在了半空之中,道:“宗主,宗门自然有宗门的规矩,这莫一鸣在还未脱离宗门之前,就插手凡间生死之事,理该受罚。”

    逸尘怒视着魂玄机,这一怒视,令得魂玄机的身子赫然一颤,道:“你有资格在这里说话,你认为我不知道你私底下与这些人有沟通,你认为我不知道你偷偷摸摸的寻找传承之力?到现在还一副冠冕堂皇的样子,你还要不要脸?”

    被逸尘如此一说,魂玄机顿时变得有些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“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了,为了让你心服口服,我给你看样东西吧。”

    在魂玄机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时,南旭阳的声音响起后,出现在修炼场地的高空时,手指一弹间,通幽镜赫然悬浮在半空中,其里面幻象顿时出来,被南旭阳一指点出激荡在通幽镜上时,里面幻象顿时放大,让人看得一清二楚。正好看见了莫一鸣救下他父亲的一瞬。

    逸尘此刻内心极为纠结,他知道莫一鸣的这一场雷刑之苦定然躲不过。

    而在他纠结中,一道长虹从天而降,出现时,化为了钱进财的身影,他哈哈一笑,在空中行走两步,道:“今天西峰好热闹啊,这么多人,我也来看看热闹。”

    紧接着,北峰的二千弟子,东峰的二千弟子,以及南峰的一千多弟子,也陆续赶到。全部站立在西峰的半空中,一个个如同整装待发,随时都有可能发出攻击。

    “看来今日,你们都是事先准备好了的啊!”逸尘苦笑。

    北太玄说道:“废话不多说,莫一鸣接受雷刑之苦!”

    “日子真会选,选在这雷电最为暴烈的时候!”

    逸尘说着,怒视着北太玄,但始终没有说出口。

    但北太玄并没有说话,而是手掌伸出时,一股修为波动激荡在那修炼场地的正中间。

    紧接着,南旭阳与东皇子也同时伸出手掌,其修为之力激荡在那修炼场地正中间时,那修炼场地忽然发出轰隆一声,尘土飞溅的同时,在其中间,渐渐的出现了一道裂缝,在其裂缝越来越大的同时,一个十字架缓缓的升起,这十字架上吊着繁重的铁链,出现在众人眼中时,有一种莫名的庄严之感。

    待这十字架完全的升起之后,被修为波动束缚着的莫一鸣,被推向十字架,当他刚刚接触到十字架的一瞬,十字架上的铁链,顿时将他包裹得严严实实。

    莫一鸣嘴角始终带着笑容,只是那笑容中一直带着讥嘲之意。每当北太玄看到他这种笑容,都觉得很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“死到临头了,还笑得出来。”北太玄白了莫一鸣一眼。

    莫一鸣的声音很大,道:“我当然要笑,我笑你们这些无情自私之人,我笑你们这种心胸狭隘之人。我为什么不笑?我还想笑,你们修炼是为了什么?你告诉我,你修炼是为了什么?就为了长生不死?还是为了羽化成仙?”

    被莫一鸣这样一问,北太玄的身子顿时颤了一下,她只想尽快的将莫一鸣接受雷刑之苦,可现在明显不是最佳时期。

    “怎么?你无法回答?回答了就意味着你自私,不回答就意味着你不知道,我想问各位……在场的每一个人,如果一个人修炼,连身边最亲至爱之人都保护不了,连身边兄弟朋友都拯救不了,修炼又何用?”

    “强词夺理,生死由命!且是你插手管的?”东皇子沉喝一声。

    “呵呵,此话也只有你们这种没有人性的,才能说出!”

    “废话不多说了,开始吧!”

    南旭阳已经迫不及待,此刻他望向天空滚动的乌云,在那乌云滚动间,雷鸣轰轰,一道闪电从乌云中噗嗤而出,其狂暴程度,让人望之顿感敬畏。

    南旭阳对着这闪电赫然一指,修为之力呼啸而出间,与这闪电似有融合一般,被他用力一拉,向着莫一鸣的十字架蓦然一甩,这闪电直接击中在那十字架上。

    噼里啪啦!

    电流声音顿时回荡开来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莫一鸣仰天嘶鸣一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