实际上押莫一鸣往西峰的路上,北太玄与东皇子等人,事先就有了商量,他们内心已有心机。

    这些时日,他们夜观天象,似乎能推测出天气的变化,所以在这一路上,他们有时候将速度放慢,有时间又加快速度,争取在天气最恶劣的时候到达西峰,如此一来,天雷之劫,将会到极致,他们并不仅仅是要处罚莫一鸣,而是要让其在雷刑之劫中,直接死去!

    同样是这一天,西峰的弟子此刻正在专心修炼,对于莫一鸣的离开,并没有太多的人知道。

    逸尘并没有在后山,而是盘坐在西峰的某一座高山之巅,此刻他发丝被风拂起,身子周围有淡弱的白色修为波动,似气息一般回荡开来,更在这回荡之中,有一丝丝白光,时隐时现。远远望去,就如同一颗明珠,很是璀璨。

    但此刻他微闭着的眼睛,却是缓缓的睁开,那眼中满是担忧之色,轻叹了一声,沉吟道:“这些时日,我的心神始终不得安宁,似乎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般。”

    沉吟中,逸尘再次闭上眼睛,似着让自己的心神再次安宁,可是眼睛刚刚闭上,那心跳之感,却是越加急促,很是莫名。这使得逸尘再次睁开眼睛,看向远方那垮下的高山。

    那高山属于西峰境地,却莫名垮塌。

    “这些天,气候温和,并无连夜暴雨,那座山是西峰最边上的境界,一直是坚固如铁,为何会突然垮塌。”

    逸尘百思不得其解,这样的事情,还是第一次发生。

    这一天夜晚,逸尘始终没有回后山,他站在山巅,遥望着星空,看着空中星辰运动的轨迹,似乎想从这里面,探测出什么,在某一瞬间,他皱着的眉头更紧。

    “这些星辰,于西峰之顶,轨迹似乎有所变化,难不成我西峰的气运,将到尽头?”

    内心沉吟间,逸尘身形一化间,顿时从山巅消失,出现在西峰深处的时候,径直的向着某一个隐蔽的山洞飞去。

    这山洞很是明亮,似乎里面的石壁都会发光,里面有一个石台,逸尘坐在石台上,闭眼调息。似有意念输出间,在某一瞬间,这山洞内忽然出现了一个模糊的黑影。

    这黑夜出现的一刻,逸尘顿时睁开了眼睛,神色带着焦急,从那石台上跃了下来:“师祖。”

    这模糊黑夜的声似蕴含了苍穹,还未等逸尘继续疑问,就直接开口:“该来的总是会来,无须多问,你只要知道,一定要保住莫一鸣的性命。”

    这声音落下后,顿时化为了虚无,任凭逸尘如何呼唤,却始终没有出现。他站在原地,神色异常凝重:“该来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逸尘无法相通,在山洞躇踌了许久之后,又飞出山洞。这是他第一次感到,如此的莫名不安。

    第二天的时候,大虎正张罗着一天的伙食,此刻切菜时,菜刀忽然划伤了手指,鲜血直流。

    以他的刀法,这样的事情根本不会发生,可就在刚才,他的心神忽然变得不安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了?”大虎皱了皱眉头,内心有种莫名的担忧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划伤手了。”二虎走了过来,拿出一个纱布给大虎包扎着,看得大虎的神色极为凝重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大哥?”二虎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大虎摇了摇头,道:“我也不知道,只觉得这些天很不安,总会走神,也不知道为什么。”

    闻言,二虎的眉头也是猛地皱了一下,道:“我也是如此,这些天奇怪的莫名不安,坐也不是,站也不是的,以前从未出现过这样的现象,我也很奇怪。”

    大虎看着二虎,道:“不知道三弟他们是不是也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说着,大虎与二虎便一同走出了厨房。

    可刚一走出,就见得三虎、四虎、五虎急匆匆的走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三弟?”二虎首先开口。

    三虎的眉头紧蹙,道:“二哥有所不知,这些天我的心神总是不安,开始还没有怎么在意,但在今天,却是跳得比较厉害。我开始还认为自己生病了,但问了四弟与五弟,他们竟然也是如此,所以一同前来,想找大哥问问,这是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奇了怪了,我和大哥也是如此,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?”二虎的眉头,皱得更紧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六弟出什么事情了?”五虎直接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呸!呸!呸!闭上你的乌鸦嘴,六弟能出什么事情。”

    大虎直接呵斥道。

    四虎出了一个主意,道:“这样吧,我们一同去找无恒师尊把把脉,看是不是我们的身子有什么异常。”

    言罢,五人便一同前去找无恒。

    这一天的确与以往不相同,往日无恒这个时候应该都是在大院外玩耍,可这一日,当他们推开房门的时候,无恒却是坐着,神色极为凝重。

    也因为他们没有敲门,吓得无恒一下跳了起来,道:“你们五个臭老虎,进来都不敲门的吗,吓死我了,如同我没有穿衣服怎么办?且不是被你们看光,占了我的便宜了?”

    大虎说道:“算了吧,你身上我们那里没看过。”

    “师尊,我们前来,只是想请你把把脉。”二虎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无恒微微一笑,笑容中全是坏意,上下的打量了五虎一般,道:“怎么?你们五个同时有了身孕?”

    四虎说道:“别开玩笑了,师尊,我们五人是觉得这些时日心神很不安宁,所以来请你把把脉,看我们身子是否有异常。”

    闻言,无恒皱了皱眉头,道:“说来也奇怪,这些时日,我也总觉得那里不对劲,也觉得心神很不安宁。你们竟也会如此,难不成我们吃到什么不能吃的东西了?”

    “小恒恒……”与此同时,谢无常忽然冲了进来,见得五虎在师尊的房间,也觉得很好奇:“你们也在这里?”

    五虎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这么大呼小叫的,找我有什么事情?”无恒说道。

    谢无常说道:“很奇怪,这些天我在盘膝打坐的时候,总觉得心跳加速,很是不安。之前从未遇见过,所以想请你看看。”

    闻言,五虎面面相觑的对望了一眼,齐声说道:“我们也是如此!”

    “这就奇怪了,按道理我们平日吃的东西,都是大哥把关的,不应该有什么问题。”五虎的眉头皱得很紧,脑海中也在快速的思索着这些时日发生的事情,可仔细回想,这些天并没有任何一个外人来到这里,也没有任何特殊的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“我也觉得奇怪,要不找杨浩和小军来问下?”

    谢无常的话,直接得到了五虎的共鸣。

    谢无常刚踏出房间,就见得杨浩正一脸愁意,嘴中嘟囔着什么走了过来。见得五虎与谢无常在这里的时候,顿时惊呼:“你们是不是也感觉到心神不安?”

    众人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小军还在地里栽种着灵草,此刻被谢无常叫了一声后,便匆忙的赶来:“无常哥哥,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“小军,你近日有没有察觉到什么异常?”

    小军摇了摇头,道:“没有什么异常,只是我本身觉得,心跳加速得很是不安。”

    众人倒吸了一口凉气,他们都感觉到心神很不安宁。

    “师尊,你还是给我们把把脉吧。”大虎说道。

    无恒点了点头,开始给这些人把脉,片刻后,他的神色变得更加凝重,道:“身子都正常,没有什么异象啊!”

    众人百思不得其解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或许是我们多想了,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,我们走吧。”三虎安慰着众人,方才陆续的离开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天,所有人似乎都没有心思做其他的事情,他们那种不安的感觉,不但没有减少,反倒是更加的清晰。

    这一天,西峰境界内,又有两座高山莫名的垮塌。

    同样是这一天,逸尘站在西峰的最高楼阁处,尽可能的让自己的心神得到安宁。可是,狂风呼啸,霎那间能听到树木被吹断的声音。眨眼之间,天空乌云密布,雷电交加,似具有毁灭之力般,狂暴开来。

    这一次的雷鸣与闪电,从未有如此恐怖!

    而同样是这个时候,逸尘的身子蓦然一颤,他忽然察觉到,远处有一股修为波动,覆盖了半边天空,正快速的向着这里疾驰而来。

    “逸尘,你西峰倒是出了一个好徒儿啊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