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一鸣站在原地,身子犹如呆滞,紧紧的望着这张熟悉的面孔,思绪万千,纵然这张面孔已经经历了无数的沧桑,但他记得那双眼睛,那眼中露出的慈祥。

    他比谁都要熟悉,他比谁都清楚,在土城之时,就是这样的眼神,给他的爱!

    这是他的父亲,他日思夜想也想见到的父亲!

    扑通一声跪在地上,莫一鸣竟然嚎哭起来:“爹!”

    莫大伯走上前,紧紧的抱着自己的儿子,老泪纵横:“孩儿,这些年让你受苦了。”

    莫一鸣摇了摇头,道:“孩儿不苦。”

    而就在这个时候,空气中忽然传来一股强劲的修为波动,这波动让莫一鸣感受到之时,不由得身子一颤间,哭泣之声戛然而止,其神色之中,顿时露出忌惮之色。

    “好感人的团聚啊!”

    随着这波动传来,立刻有声音从这波动中回荡而出,令莫一鸣听到之后,不由得心神一颤:“是北太玄!”

    “只是可惜,刚一团圆,就要被我们带走。”

    紧接着,又一熟悉的声音响起,这声音让莫一鸣顿时听到后,内心直接响起了那一个名字——南旭阳!

    同样是在这个时候,又一声音传来:“莫一鸣,你竟然敢插手于凡间生死之事!”

    这声音来自于东皇子的口中,令莫一鸣听到之后,脑海直接出现了轰鸣声响。

    即便是雷啸哪里,也是身子赫然一颤间,眼神中露出忌惮之色,对于宗门的规矩,他很清楚,插手凡间生死之事,要被带回去,承受雷刑之苦!

    “没有想到,你还真的来了!”

    同样是在这个时候,四道长虹呼啸而来,在这声音的回荡中,刹那临近莫一鸣所在的高空,化为了四个熟悉的人。正是北太玄、南旭阳、东皇子和魂玄机!

    魂玄机站在空中,如俯视一般看着地上的莫一鸣,嘴角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,道:“叫你加入南明,你偏不加!还偏偏要插手凡间生死之事,自作孽不可活。”

    莫一鸣咬紧牙关,内心愤愤不平,道:“原来这一切都是你们的阴谋,你们果然与南明,有所勾结!”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都要拿事实来说话,只是我们四个云游,恰好来到这里,所以看见了刚才发生的一幕。”南旭阳倒是很厚脸。

    “倒是很会说啊!”莫一鸣说着,站了起来,继续说道:“既然如此,什么东西都要以事实来说话,你们为何说我插手凡间生死之事?”

    北太玄冷哼一声,道:“早就知道你不会承认。”

    随着她的话语落下,她衣袖一挥间,顿时有一面铜镜悬浮在空中,此镜出现时,其周围有淡淡的波动气息萦绕,而那里面出现的画面,竟是莫一鸣发出攻击救下莫大伯,又将那北荒战士,吓得逃亡的一幕幕。

    “给你普及一下,此镜名为通幽镜,可以记载所发生的事情。”魂玄机嘴角的狡黠之色更浓。

    莫一鸣淡笑一下,笑容中满是讥嘲之色,道:“你们是有多么恨我莫一鸣,竟然一直想置我于死地!不过也用不着这么大的阵势吧。”

    “废话不多说,带走!”北太玄根本没有心情与莫一鸣闲谈下去,她现在心中所渴望的,就是将莫一鸣带走后,在逸尘的面前,让其受雷刑之苦,让他这个为傲的弟子,变成废材!

    随着她的声音落下,魂玄机、南旭阳、东皇子同时伸出手掌,顿时在那掌心之中,有一丝丝修为气息,呈白色飞出,落下时,竟然形成了如同天罗地网一般,使得莫一鸣的身子,竟然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“他不能走!”

    雷啸一惊,冲上前去正欲冲出,可是刚一冲出,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反弹回来。

    莫大伯也没有想到,刚与自己的儿子见面,就要面临着离别,所以他显得焦急无比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谁,要把他带到那里去!”

    莫大伯焦急着去抢莫一鸣,但还未接触到莫一鸣的身子,却被一股无形的波动击飞出去。

    他猛地从地上站起,又继续冲出向着莫一鸣跑去,可刚一起来,就被无形波动击开。

    连续几次,都是如此,但他并没有放弃!

    莫一鸣眼中怒视凶光,看向这四个人,知道若是这莫大伯还是如此的话,身子定支撑不住。咬紧牙关,沉声道:“够了,我跟你们走!”

    北太玄白了莫大伯一眼,衣袖再次一挥间,将莫一鸣捆住的修为之力顿时缓缓上升,带着他的身子,向着前方飞去。

    “雷啸,照顾我好爹!”

    在莫一鸣离去的一瞬,他在空中高吼,声音落在雷啸的耳中,使得雷啸的身子赫然一颤,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下。

    “我一定会照顾好莫大伯!”

    他站在原地,对着远处的残影高吼一声,他很清楚,莫一鸣此行过去,必定会吃很多的苦。

    莫一鸣心有不甘,他甚至还未来得及问自己的母亲在那,没有来得及问父亲这些年受了多少苦,更没有来得及问自己的身世,而自己,就被这些人带走。

    这一路上,这四人始终没有说话,莫一鸣也没有说话,直至五天过后,来到北峰之时,北太玄高吼一声:“所有北峰弟子,与我一起,前往西峰,看莫一鸣身受雷刑之苦!”

    同样是在这个时候,或许是因为距离够的原因,此刻在南峰的修炼场地,有一尊雕像,这雕像足有几十米之高,仔细望去,正是南旭阳的雕像!

    此刻这雕像忽然张开嘴巴,其声音如同蕴集了穹苍之力:“所有南峰弟子,前往西峰,看莫一鸣受雷刑之苦!”

    依旧是在这个时候,东峰的古钟莫名的响起,这声音回荡百里之内,使得那些在外历练的东峰修士,一个个迅速的赶到了东峰,所有东峰的弟子,来到这古钟面前,从那古钟的声音回荡中,出现了东皇子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东峰弟子听命,速速前往西峰。”

    魂玄机摸了摸腰间的一块令牌,似有意念之力输出,这令牌忽然发出了一道微弱的光芒。

    此刻在那阳城内,钱进财正在把玩着手中的茶杯,他腰间的令牌忽然轰鸣了一声,使得他整个人顿时有了神色振奋。

    “老子忍了这么久,莫一鸣,你毁了我钱府,终于抓到了!”

    他沉喝一声,笑声回荡间,全身振奋,身子赫然冲出,立刻飞上天空后,向着西峰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而之所以要这么大的阵势,是因为他们已经做好了与西峰一战的准备!

    因为他们很肯定,若莫一鸣受雷刑之苦的话,逸尘定会出手帮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