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砰!”

    几乎就在这那战斧即将接触到莫大伯的一刻,这白光直接激荡在那战斧之上,使得那战斧瞬间化为粉碎,强劲的冲击波,使得那原本握着战斧的人,直接倒飞出去!

    北荒的为首之人,很显然也察觉到了这一幕,不管是那白光飞来的速度,还是那白光冲击着虚空时带出来的波动气息,都使得他的身子微微一颤,眼中露出不可思议之色。.『.

    “这……强者!”

    他没有太多的思绪,此刻内心沉吟间,脑海如有轰鸣。

    纵然是醉美燕绝望的声音,也在这一刻戛然而止,她睁大着眼睛,似乎忘记了身子传来的痛苦,那白光的出现,就犹如看见了生的希望,可她并不知道这是谁。

    即便是雷啸,也不知道是谁在这一刻忽然出现,救下了莫大伯。他倒在地上,似乎在这一刻,看见救星到来,身子也随之倒下,没有站起来的力气。仿佛是接下来的事情,都交给这不知姓名的救星处理。

    还有那些战士,此刻也是一个个神色诧异,他们显然更不知道,是谁在这危急时刻,赫然出手。

    纵然是那些觉得此战必胜的北荒战士,现在也是一个个面面相觑的对望了一眼,他们看到那白光速度太快,看到了那战斧瞬间成为粉碎,看见那北荒战士,直接倒飞出去!

    他们比谁都清楚,那倒飞出去的战士,是聚气九重的强者!

    在众人诧异惊惧之意,在那空中,此刻忽然传来强劲的修为波动,这波动如覆盖了半边天空一般,如同潮水一般,刹那汹涌到这里。

    而随着这波动的传来,醉美燕更是睁大了眼睛,她内心仿若也如同这波动一般,澎湃起来,此刻下意识的看了看雷啸的所在,看得雷啸的神色,与自己并无两样。

    很显然,他们同时从这波动之中,感到了那熟悉的修为气息。这气息使得他们瞬间想到了一个人——莫一鸣!

    “是一鸣,小啸啸,是一鸣,是一鸣来了!”

    醉美燕已经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,喜极而泣,想要欢呼站起来,却始终无法站起。

    在这一刻,雷啸的眼角也不由自主的流下眼泪。这是一种重生的希望,只要莫一鸣,他就有安全感。

    “一鸣来了!”

    醉美燕依旧哭泣,虽然还未见到莫一鸣的身影,但却已对着远处高声呼喊:“一鸣哥,你来就我们了!”

    这声音回荡中,使得这些北荒战士一个个心神震颤,特别是他们看到醉美燕那欢呼的表情,很显然从这神色中,他们能看出这来临之下,有救下他们的资本!

    但神色最为的复杂的,却是莫大伯。此刻他思绪万千,他想过各种与莫一鸣相见的方式,但却没有想到会是如此。

    他甚至在幻想莫一鸣的样貌有没有变化,有没有长高,有没有长胖,甚至想过问有没有人欺负他。

    他甚至还记得教莫一鸣认草药,记得莫一鸣裸身在池塘嬉戏。可转眼,这么多年过去,莫一鸣已经长大,成为可以保护他人的强者!

    他的内心很欣慰,但却很复杂。他不想让莫一鸣看到他的沧桑,不想莫一鸣为他感到担心。

    可不并不知道,莫一鸣每时每刻,都在渴望着见他们。

    哪怕他们已经老得无法走路,哪怕他们已经忘记了所有的事情,可莫一鸣,永远不会忘记。

    这是情,一辈子也无法还清的恩情!

    他并不知道,即便莫一鸣对自己的身份有所怀疑,但不管如此,他永远是莫一鸣的父亲,那个慈祥的父亲。

    所以在这一刻,莫大伯的眼中,带着复杂的神色,望着远方,想在第一时间,见到自己的儿子。

    几乎所有人的目光,都在这一刻,凝视着远方。

    “我来晚了!”

    随着这波动的传开,与这波动之中,在众人震惊之时,一句浑厚的声音蓦然传出,甚至在这传出的一瞬,一道金光忽然呼啸而来,其速度之快,几乎就在传出的一瞬,就已经来到这里,甚至落于地面的时候,使得大地黄沙,如被粘连一般,一片片扩散。那强劲的修为波动,更是传出时,使得那北荒的修士,直接冲退出去。

    黄沙飞溅,莫大伯想尽量的看清这背影,但始终无法看清。

    “退!”

    北荒的为首之人,此刻内心恐惧到了极致,高喊一声吼,使得那北荒几千战士,疯狂的逃去。

    莫一鸣并没有追赶,而是站在原地,看向这些退去的战士,神色淡漠。他并不会去阻止这些战士逃亡,他不会成为南明的战士,不会帮南明杀北荒之人。所以直到这些北荒之人退去之后,他方才从这黄沙中走出,看向了这些受伤的战士。

    这一看向下,他立刻注意到,倒在地上的醉美燕。

    醉美燕泣不成声,看向莫一鸣一步步向自己走来,想要站起紧紧的抱住莫一鸣,但却无法站起。

    “别动,我给你处理伤口。”莫一鸣来到醉美燕旁边,轻轻的蹲了下来,意念输出间,从其百川袋内顿时取出了一些草药,握在手心,修为之力将其化为粉末之后,被他洒在了醉美燕的伤口上。

    “你忍着点。”莫一鸣说着,修为之力从指尖发出,激荡在那药粉之上,那药粉顿时噗嗤一声燃烧起来。

    醉美燕嘶鸣了一声,但这火焰并没有燃烧太久,眨眼后,莫一鸣从百川袋来取出了纱布,这些纱布是郡主准备的,此刻的确派上了用场。

    莫一鸣包扎的速度很快,几乎就在瞬间,就包扎好了醉美燕的伤口,旋即他掌心发出修为之力,对着醉美燕的伤口,用其修为之力帮其疗伤。旋即又从百川袋内取出了一颗极品凝气丹,给其服下之后,顿时醉美燕的修为之力与肉身之力恢复如初。身子的痛苦也随之消失。

    她哭泣着跳了起来,紧紧的抱住莫一鸣,哭泣道:“小鸣鸣,我还认为你不要我们了呢。”

    莫一鸣拍了拍醉美燕的背,道:“怎么会呢。对了,雷啸呢?”

    醉美燕指了指不远处,躺在地上的雷啸。

    莫一鸣一惊,认为雷啸出了什么事情,在原地留下一道残影之后,出现时已经在雷啸的身旁。

    雷啸微笑着看向莫一鸣,道:“总算等到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莫一鸣此刻根本没有心情与雷啸说话,他只想给雷啸疗伤。

    “别说话。”

    莫一鸣说了一声,给雷啸把脉,转瞬后方才舒了一口气,道:“吓死我了,还认为你伤得很重,只是劳累过度而已。这些皮外伤,没有伤到筋骨,你现在已是化形修士,凝气丹对你没太多的作用,服了这些草药,休息一两天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莫一鸣说着,从百川袋内取出了一些草药给雷啸服下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突然来到这里?”雷啸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莫一鸣说道:“听魂玄机说你有危险。”

    雷啸皱了皱眉头,被莫一鸣扶起,醉美燕一瘸一拐的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雷啸说道:“他怎么会知道?”

    莫一鸣一笑,道:“魂玄机这个人,本来心机就重,想必与这南明之人也有着一些勾结吧,不过你要小心江丞相。”

    “你认识他?”雷啸更为好奇。

    醉美燕已经停止哭泣,而是露出喜悦,拍了拍莫一鸣的肩膀,道:“现在不是聊这些的时候,一鸣哥,我带你见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闻言,雷啸如同恍然大悟一般,道:“对,必须见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谁?”莫一鸣眉头一皱,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刚刚被你救下的那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刚才我救下的那个人?不是你们的战士吧?太远我无法看清面孔,怎么?我认识?”莫一鸣更为好奇。

    “当然认识,而且还很熟!”

    醉美燕说着,拉着莫一鸣向着莫大伯走去。

    刚刚临近,莫一鸣的身子蓦然一颤,内心思绪,如潮水般,波动开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