雷啸看向醉美燕时的眼神,始终是柔情似水的。他望着醉美燕,拖着红缨长枪,虽未说话,但却勉强的站过去,蹲了下来,摸了摸醉美燕的脸庞,试着擦去她脸上的血渍。

    “美燕,你在我心中,一直是最美艳的。”

    雷啸说着,弯下头去轻吻了一下醉美燕的额头,这一亲之上,顿时使得醉美燕的眼角有两行泪留下。

    这般悲凉的话语,使得这些南明战士一个个看到之后,即便身子有所不支,但是他们还是费力的站在了雷啸的前方,给雷啸与醉美燕形成了一道人肉之墙。

    虽然流下泪水,但醉美燕的内心却是开心的,她忍着痛苦,摸了摸自己的肚子,道:“小啸啸,你还记得我们的孩子吗?”

    闻言,雷啸点了点头,竟瞬间心伤,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醉美燕伸手抹去雷啸的泪水,道:“男儿有泪不轻弹,别在敌人面前,哭泣……”

    雷啸又使劲的点了点头,但眼角的泪水还是止不住的流。泪水滴落在醉美燕的脸庞上,使得醉美燕的内心,如同被激荡一般,心在滴血。她第一次看见雷啸哭,而且还哭得如此伤心。

    “我们的孩子,在这战场上死亡,战死沙场,死得其所,英雄应该如此,我们也一样!小啸啸,你害怕死亡吗?”

    醉美燕的话语,拉得很长,似蕴含了无尽的悲伤。

    雷啸摇了摇头,声音有些哽咽,道:“我不害怕死亡,是害怕的是失去你,失去我的兄弟朋友,失去这些与我出生入死之人,我不害怕死亡,我害怕的是在死之前,还未见到我的父母,这些年,我远离我的亲人朋友,就是为了见到我的父母。可如今,依旧没有见上一面。可你,完全可以在西峰过得好好的,是我让你受苦了。”

    醉美燕淡淡一笑,道:“我不苦,我苦的是与你还来不及生孩子,就要分开。”

    雷啸微微一笑,道:“黄泉路上,我们不喝孟婆汤,让彼此记住,在地狱,我也要与你做夫妻。”

    雷啸将醉美燕的手紧紧的握住,哭泣得更为厉害,他不想这么快就战死,他还有许多事情没有完成。

    “小啸啸,我来帮你!”

    而就在此刻,一句沉喝声传来,此刻望着那跑来的身影,从那黄沙中,并不难推断出,此人正是莫大伯。

    雷啸的身子一怔间,完全没有想到莫大伯此刻竟然出现,他心知莫大伯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之人,凡人之身,在这战场上,根本不足以与这些战士交战。

    但他不知道,此刻莫大伯的心中,只有对团圆的渴望!所以他已经顾不得那么多,他只要尽快的战胜北荒,见到自己的亲人。他已经无法与以往一样理智,他只知道,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,战胜北荒的希望,就多了一分!

    即便是那些战士,此刻见得莫大伯的出现,一个个神色也赫然一变,其眼中消失的战意顿时恢复。

    他们忽然发现,一个凡人都能如此,何况是他们有修为之力的人,虽然莫大伯并做不了什么,但带给他们的,却是无尽的战意。所以在莫大伯出现的一瞬,这些人一个个眼神中,露出了疯狂的战意,齐齐高吼:“战!”

    这一声回荡之时,如同穿透苍穹一般,一股从未有过的气势迸发出来,落在北荒战士的耳中,使得他们一个个面面相觑的对望了一眼,眼中露出了更为浓郁的忌惮之色。

    他们最怕的,就是这些不怕死的人!

    他们最怕的,是这些人身上露出的战意。

    “迎战!”

    在这些北荒战士退去的同时,那为首之人,忽然的沉喝一声,其声音更是如同有震慑之力一般,使得这些听到之人,一个个顿住了脚步,其眼神中再次涌现出了战意。

    他们沉喝中一个个冲出,向着这些南明战士,扬起手中的战斧,决定着他们的生死。

    但残兵终究是残兵,这样的激战并没有持续太久,这不到百个的残兵,此刻已经不到十个,

    甚至在此刻,雷啸能清楚的看见,有那么一个战士,此刻胸前被战斧狠狠的刺入,但他并没有去嘶鸣,而是咬紧牙关间,任凭鲜血在嘴中流出,他的手中紧握大刀。

    “即便老子死了,也要拉一个垫底!”

    这战士沉喝一声,身子向前一冲下,战斧直接穿透了他的身子,在生命的最后一刻,他扬起手中的大刀,那大刀放出森然寒光,扬起后蓦然落下,对着这北荒的战士,一刀砍下。

    这北荒的战士显然没有想到这南明战士如此疯狂,此刻仅仅是眼睛睁大,还未来得及嘶鸣,就感觉到身子传来一阵冰凉之感,身子直接被劈成了两半。

    而与此同时,这南明的战士,也是直接倒在了地上,没了气息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雷啸高喊一声,身子蓦然冲出间,对着其他的北荒战士,直接挥出手中长枪。

    在他前方有数个北荒战士,这些战士感觉到雷啸带出来的修为波动时,一个个神色露出畏惧间,直接将手中的战斧向前阻挡,但这并取不了太大的作用。在雷啸强劲的修为之力下,这些战斧直接被那红缨长枪,击成粉碎,红缨长枪直接穿透他们的身子,让他们在恐惧中死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那北荒为首之人,忽然从这战士的后方飞出,眼中带着杀意,举起手中的战斧,对着雷啸砍下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,雷啸孤身战了这么久,其身子的修为之力与肉身之力,定已透支许多。此刻杀雷啸,他有七成把握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现在的雷啸面对着这为首之人,已经不能主动迎击,在这战斧从天而降的一瞬,他只能选择防御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炸响之声泛起,在这股强劲的冲击之力下,在这炸响声中,雷啸只感觉到喉咙一阵甘甜,一股鲜血从口中喷了出来,身子也随之,踉跄的退去数步。

    最后他手中红缨长枪向后一插,插入深深的地面,方才将他的身子,勉强的稳住。

    但那为首之人明显不会给他太多的喘息机会。

    几乎就在他站稳的瞬间,这为首之人一踏地面间,大地震动,黄沙飞溅,他的身子,也瞬间化为长虹冲出,直接向着雷啸这里击来。

    雷啸一惊,全部修为之力蓦然间蕴集在红缨长枪之上,这红缨长枪发出一声嗡鸣,向着前方一举,赫然在他的前方,出现了一圈蓝色的防御圈。

    又是一声炸响泛起,在那修为波动的回荡中,雷啸在那防御圈之下,再次喷出一口鲜血,身子并非如之前那样倒退,能是在这强劲的冲击之力下,直接倒飞出去。最后砸在地上,再次喷出一口鲜血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,在这样下去,自己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除非在这一刻,有援兵赶到。但这显然不可能。

    “莫大伯!”

    而就在这个时候,他忽然听到了醉美燕的一声惊呼,循着声音望去,雷啸能清楚的感觉,此刻莫大伯已击倒在地上,嘴中喷出鲜血,而在他的前方,有那么一个北荒战士,扬起手中战斧,直接向着莫大伯挥去。

    而现在的雷啸,根本来不及去相救。而醉美燕也是如此,她现在根本无法站起!

    在这南明战场上,对于雷啸来说,所有人都是平等的,所有人的命都是重要的,但是莫大伯在他心中的分量,似乎有那么自私的稍重,因为他不知道如何向莫一鸣交代。

    若是没有见着莫大伯还好,但既然见到莫大伯了,他就应该保证莫大伯的安全,可是现在,他却要眼睁睁的看着莫大伯死去!

    “莫大伯!”

    所以在此刻,他嘶鸣一声,眼角滑出泪水,露出绝望。

    眼看那战斧即将从天而降,即便是莫大伯此刻也无奈绝望的闭上了眼角。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道白光,以一种无法形容的速度,忽然撕裂中天空,呼啸而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