雷啸沉喝一声,整个人修为气息波动开来,使得这地上的黄沙,刹那间席卷开来。他的眼中更是露出更为强烈的战意,整个人如同战神降临,在其声音的回荡中,脚步一迈间,向着前方战场,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那些坐在地上,或是躺在帐篷内休息战士,在这声音的激荡下,也如同受到共鸣一般,一个个冲出间,手持武器,一个个身子露出强烈的战意,紧跟着雷啸,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这些残兵败将,此刻全部走去的,只有千人而已。

    “战!”

    纵然他们的战士不够,但他们一个个并不畏惧,沉喝一声时,脚步加快,挥舞着手中兵器,望着前方那成群的战士,并未后退,而是主动选择迎战。

    同样是在这个时候,醉美燕从腰间抽出利剑,利剑出鞘之时顿时传出嗡鸣一声响动,更是有一阵寒光放射而出。

    莫大伯的心神有着担忧,他很确定,这一战,必败!

    对方一个个精神抖擞,万人之多。而他们只有残兵败将,千人而已!

    他叹息了一声,望着雷啸与这些战士离去的背影,露出惆怅。

    “莫大伯,赶紧给我包扎好伤口,我要前往战场杀敌,我要与雷将军并肩作战!”

    此刻在莫大伯的旁边,有一名倒在地上无法站起的战士,此人脚上有一道深深的伤口,骨头已经断裂,仅剩一丝皮肉连着,很显然是无法站起的。

    但他却费力的站起,挣扎了几次之后,始终没有站立。

    能看得出来,平日雷啸对这些战士,如同兄弟亲人一般!

    “别动了,你现在这个样子,如何去战!”

    莫大伯说着,给这战士处理着伤口。

    “可对方万人,我方千人,如何能战!”这战士焦急开口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你现在担心的问题。”莫大伯说着,将一些草药洒在此人伤口上,顿时此人嘶鸣一声,痛苦之感使得他额头直接冒出了汗珠。

    莫大伯的速度很快,三下五除二就给此人包扎好了伤口。

    旋即他又向着另外的伤员走去,接续救治这些伤员。

    北荒之人身材普遍要比南明之人壮实一些,站在那里就如同五大三粗一般,很是威猛。他们都头上戴着的并非是头盔,而是一种很奇异的装饰,上面有两只牛角。

    雷啸脚掌一迈间,随着黄沙飞溅,他的身子腾空而起,化为长虹冲出。

    北荒的人也表现出了强烈的战意,其中那为首之人,此刻也是咆哮一声,身子拔地而起,跃起时,扬起手中的战斧,迎击上去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那北荒之人的修为显然也在化形,其速度之快,几乎就在冲出的一瞬,就瞬间临近雷啸的身子。甚至在这临近之下,战斧与雷啸手中的红缨长枪赫然的撞击在一起,发出炸响声的同时,一股修为波动如涟漪般回荡开去。

    但这涟漪极为汹涌,在回荡的时候,如翻滚般挤压着虚空,使得这虚空出现了阵阵波纹,更有那么一些,直接掀起地上黄沙飞舞,扑打在身后那些战士身上,使得一些战士,不由自主的退了几步。

    而也是随着他们两人的开战,北荒的战士与南明的战士,也在这一刻,沉喝中忽然冲出。

    一场激战,已经开始!

    即便南明的战士只有千人,但他们的战意丝毫不逊北荒战士,即便他们知道这一战不可能胜,但他们还是要战!

    “镗!”“镗!”“镗!”

    兵器交融的声音,不断回荡,火花之光也不断溅出,风声回荡,带动的不仅仅是他们头上的发丝,还有一些,是他们喷出的鲜血。

    鲜血之味弥漫,一声声哀鸣与嘶鸣,一声声沉喝与怒吼,这场激战仅仅是持续了一个时辰的时间,却使得这些人杀红了眼,一个个满身是血,这些血有的是敌人的,有些是他们自己的,但具体哪些是自己的,现在他们已经分不清了。

    此刻在他们内心,只有一个战字!

    雷啸依旧与那北荒的为首之人交战,他们交战的场地似乎没人敢靠近,一道道修为波动不断被击中而出。一次次的冲出,又一次次的退去,他手中的红缨长枪,其寒光很是瘆人,但对方手中的战斧,也丝毫不逊色。只是在力量与修为之力上,雷啸似乎要更胜一筹。

    但纵然如此,对方的战意也是极为浓烈,好几次想去就那些危险的战士,但都被这为首之人拦住。

    他听着那些战士的嘶鸣声,用眼角的余光看见了一些战士倒在地上,长睡不起,他知道那些人已经战死。但他却无能为力,此刻他的心在绞痛。这些日子,他看着这些与自己出生入死的兄弟一个个死去,一个个远离。而他,却不能为他们做什么。所以在这一瞬间,他忽然咬了咬牙关,怒吼一声:“战!”

    在这一个字从口中迸发而出之时,如蕴含了苍穹之力,回荡间使得雷啸浑身充满了力量,举起手中的红缨长枪,直指敌人。

    这一枪蕴含的力量实在太强,以至于在刺破虚空之时,虚空中顿时出现了破风之声,更有波动激荡而出,使得那为首之人,不由得身子一颤间,所有修为蓦然间爆发而出,化为他最强的防御,其身子前方,黄沙翻滚间,形成了一圈弧形的波动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炸响再次泛起,在这强烈的炸响声中,北荒之人的防御轰然间碎裂,在那防御圈之后,那为首之人顿时喷出一口鲜血,倒飞出去,而他身后的战士,一个个看到了这里的危机,在雷啸冲出之时,顿时列阵出现在了雷啸的前方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莫大伯已经包扎好了所有伤员的伤口,此刻他站起身来,长长的舒了一口气,眼中忽然出现一抹决然,望着远方,能清楚的听到那些战士的嘶鸣。

    “这么多年来,南明始终没有战胜北荒,岁月流逝,我见到晴儿的希望越来越渺茫,一家团圆的机会越来越少,唯有尽快战胜北荒,一切才能有希望!我也要成为一名战士!”

    内心沉吟间,莫大伯弯身捡起了一把武器,整个人的气势,从一个医者瞬间上升到了一名战士。他快步的往前方战场敢去,一脸战意。

    这一脸战意之意,蕴含的是对团圆的渴望!

    雷啸被那北荒的战士布置的阵法困住了些许时间,也正因为这个阵法,使得那为首之人逃过了一劫。但旋即,越来越多的战士想着雷啸涌集而来。

    他浑身是血,即便脸庞也无法看清,身子传来精疲力尽之感,但他眼中的战意,丝毫未减。

    在这样的激战中,又过去了一个多时辰,此刻南明的战士剩下不到百人,雷啸手持红缨长枪,杀红了眼,借助着喘息的机会,看着对方那些举着兵器,一个个神色有着忌惮的北荒战士,嘴角忽然露出一个苦笑。

    “这一战!注定要败!”

    在这一刻,雷啸抬头望了望天空,闻着这空气中的血腥之味,忽然仰天大笑一声,其声音笑得近乎疯狂。他发丝被风拂起,与这黄沙融合在一起,红缨长枪插在地上,方才将他的身子勉强的稳住。此刻他的造型,与当初战神死去的一幕,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“就这样死了吗……与他一样?”

    雷啸的掌心中留着血,身上有无数伤口,他感觉自己已经没有力战下去,此刻他的脑海中,忽然回荡起了当初接触到红缨长枪时,出现的幻象。

    他将目光收回,看着躺在地上的醉美燕,醉美燕的嘴角还在流着鲜血,发丝蓬乱,满身是伤,但手中却紧握着兵器,只是双脚有深深的伤口,想站起,却无法站起,她还有气息。

    只是醉美燕并没有感到悲伤,而是嘴角露出一抹笑容,似在诀别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