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战士一脸灰尘,身上还有血渍,很显然,这一路跑来时,受了不少伤,他的神色极为焦急,道:“北荒战士这一次太过凶猛,我方战士伤亡无数,现在在那南明战场上,只剩雷啸将军与几百战士奋力抗战!我已经离开了几天,说不定现在只是雷啸将军孤军奋战啊!江丞相,加快步伐,前往支援吧!”

    这战士说着,对着江丞相抱拳一拜,他的眼中露出强烈的焦急之色,显然对雷啸很是忠心。

    但江丞相依旧是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,道:“慌什么,本丞相自有定夺,我南明战士威猛无比,雷啸将军更是如此,他一人能应付过来的。我们奔波了这么多天,先休息。”

    跪在地上的战士说道:“雷啸将军也负伤,怕支撑不了多久啊,江丞相,赶紧去支援吧。”

    “大胆!”江丞相怒吼一声,继续说道:“本丞相还需要你来支配吗?”

    这战士身子微微一颤,但又抱拳说道:“江丞相,雷啸将军真的有危险啊,再拖下去的话,怕前方战地不保啊!”

    “拉下去,别想苍蝇一样在我耳边嗡嗡作响。”

    江丞相甩了甩衣袖,坐了下来后,其身边的卫兵顿时将这战士拉到了一旁。

    但这战士倒是很忠心,即便被拉走,依旧高喊:“江丞相务必要加快步伐,前往支援啊,前方战地危在旦夕,莫怠慢了。”

    江丞相装着没有听见,而是闭着眼睛,开始调息。

    “据说江丞相曾经是南明的战神。”

    此刻,莫一鸣内心也大致猜测出了什么,望着闭眼的江丞相,淡声开口。

    江丞相缓缓的睁开了眼睛,看向莫一鸣,道:“怎么?”

    莫一鸣的神色显得极为淡漠,道:“而如今战神却是雷啸,江丞相因心生妒忌,所以想等雷啸战败之后,再行前往吧。”

    江丞相白了莫一鸣一眼,道:“你懂什么!”

    莫一鸣讥嘲的淡笑了一下,道:“我是不懂,我不懂若前方战地不保的话,因为江丞相援军不到,不知道南明城主会怪罪谁,我也不懂,江丞相此刻为何不管雷啸的死活。”

    闻言,江丞相的神色变得极为难看,沉声道:“用南明城主来威胁我,你胆子可真大,别认为你与郡主有关系,我就不敢拿你怎么样,既然进入我江某的部队,就得听我江某的!”

    莫一鸣说道:“我从没有那个意思,我只觉得自私之人,永远成不了大器。”

    “你教训我?”江丞相猛地战地,眼中进露杀意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心情教训你,各位若要休息,不奉陪!”

    莫一鸣的话语刚落下,他脚掌猛地一踏地方,全部修为之力蓦然间爆发而出,使得大地震动间,他的身子,如借助着这大地的反弹之力,蓦然化为长虹,直冲天际,其速度之快,令得所有看到之人,一个个心神震颤!

    “这……明墨一直隐藏着他的修为之力啊!”

    “这明墨隐藏得好深啊,竟然有这么快的速度。”

    “这般速度,定是在化形之上啊!”

    即便是江丞相,此刻眼睛也微眯,内心似有担忧,忽然的,他发现这明墨的背景,深不可测。

    他甚至觉得,明墨是不是南明城主派来监视他的。所以在明墨化为长虹飞出的一瞬,他看向所有人,道:“加快脚步,前往南明战场支援!”

    在那空中,莫一鸣将自己的速度达到了此刻的极致,他内心极为担忧,知道雷啸定然有危险,此刻猛地一拍腰间百川袋,乾元宝扇顿时呼啸而出,落在他脚下之时,在他意念的操控下,其速度蓦然加快。

    以莫一鸣现在的速度,到南明战场,只需要三个时辰!

    与此同时,在南明战场上,此刻黄沙弥漫,在那黄沙之下,有数个帐篷,帐篷内装着南明的战士,他们一个个神色黯淡,似陷入了绝望之中。

    在这片犹如沙漠的大地,此刻微风拂过时带着阵阵血腥之味。甚至能看见一些尸骨,散乱在这片大地上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脸上都满是灰尘,他们的发丝散乱疲于双肩,在这样的战乱下,不知道持续了多少天。

    此刻在这些伤员之中,有那么一个男子,正给这些伤员处理着伤口,细心的包扎着。不一会儿,从其中一个帐篷内,有一个穿着铠甲的胖子,其肩膀上包扎着纱布,他手中端着一碗米粥,走了出来,来到这医者的面前,关切的说道:“莫伯,先喝了这碗粥吧,你都一天没有进食了,在这样下去,身子受不了啊。”

    医者抬头看了看这名胖子,神色露出关切与沧桑,道:“现在军粮不够,先给这些战士吃吧,他们还要战斗。”

    胖子说道:“若是你把身子拖垮,一鸣来看见的话,又要怪我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医者的身子微颤了一下,眼中露出深意,又好似再回忆,叹息了一声,道:“我倒不希望他来到这里,我不希望他加入这场战乱。”

    这胖子说道:“南明城主答应过我,只要我将北荒击退,便能让我见着我的父母,可是现在北荒战士越来越凶猛,而且江丞相的援军迟迟未到,这一战,是生是死还不知道呢!”

    若是莫一鸣在这里,会立刻认出,这胖子正是雷啸,而那医者,是他的父亲。他在这里,已经数年!

    “小啸啸。”就在此刻,从那帐篷内又走出来一个女胖子,这胖子正是醉美燕。

    醉美燕身穿铠甲,看那铠甲应该很沉重,她满脸灰尘,但手中依旧端着一碗粥,走到雷啸的面前,露出关切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小啸啸,先把这豌粥喝了吧,敌军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突然出现,你要保持好体力才能战斗啊。”

    雷啸微微一笑,道:“你先喝吧,瘦了我会心疼的。”

    醉美燕撇了撇嘴,道:“真怀恋在西峰的日子啊,有五虎做饭,有一名陪伴,还有张小胖可以欺负。”

    雷啸说道:“若是想念,可以先回去。”

    醉美燕摇了摇头,道:“我才不呢,现在战况如此危急,我这么能丢下你一个人走呢,我要与你并肩作战。不过若是一鸣在这里就好了,以他的修为,定然能轻松的击败敌人。”

    雷啸苦笑,道:“一鸣不可能加入南明的,他对南明恨之入骨,不过话说回来,不知道一鸣现在的修为在何种境界,这些年,在这战场的厮杀中,我的修为已经到化形二重了,一鸣应该到化形三重了吧。”

    醉美燕摇了摇头,道:“我觉得应该是在化形四重了。”

    “一鸣的修为越高越好。”雷啸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对了,莫大伯,你说如果一鸣见着你的话,会有什么反应?”醉美燕很期待莫一鸣与他父亲相见的一刻。

    莫一鸣的父亲微微一笑,笑容中满是苦涩之感,道:“我倒是非常想见他,但是不知道是否能见到。南明城主也答应过我,南明战胜北荒之时,就是我见到一鸣母亲之日。这些年,我何尝不想去找一鸣,但是我走不开啊。以现在的战事来看,我们是否能活着走出这里,都还是问题。”

    雷啸眼中露出坚定,道:“莫大伯放心,即便我雷啸战死在这里,也让服你周全,送你出去。”

    莫大伯微微一笑,满是慈祥之色,道:“还是先顾好你自己,若你都死了,我们如何出去?”

    “报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此刻,从那黄沙内,忽然传来一声急促的声音。

    随着这声音渐渐散去,出现在雷啸面前,是一个腰间别着战刀的战士。

    这战士满脸土灰,来到雷啸面前时,跪地一拜,道:“报雷将军,北荒战士,此刻有一万大军,正向着这里赶来。”

    闻言,雷啸的神色蓦然一变,其眼中顿时露出了浓郁的战意,手中红缨长枪一拍地面之时,顿时大地有了抖动。

    “所有还能战的兄弟,与我一起,迎战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