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往地下拳庄的路上,莫一鸣一直没有说话,反倒是郡主一直再说,叮嘱莫一鸣一定要小心这样,要小心那样。

    莫一鸣的内心,有种莫名的绞痛,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,他只觉得似乎自己有所动摇。但具体为何动摇,他依旧说不出来。或许,能打动他内心的,有两样东西,一是未完成的情感,二是他藏在内心深处的纯粹。

    地下拳庄的外面,此刻有不少的人在等待,甚至有那么一些已经穿上了铠甲。

    有几名卫兵正在将型号不一的铠甲给这些人穿上。郡主与莫一鸣停在原地,郡主说道:“去吧,看来他们都准备出发了。”

    莫一鸣怔了一下,他能听出郡主这一句话讲声音压得很低,而这并非是郡主故意,实在是面对着离别,郡主着实没有太多的力气。

    莫一鸣点了点头,走了过去。那卫兵见得莫一鸣之后,道:“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明墨。”莫一鸣直接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这卫兵立刻就打量了莫一鸣一番,道:“你就是明墨?”

    莫一鸣点了点头,道:“正是,有什么问题吗?”

    这卫兵忽然一笑,道:“没什么问题,只是觉得你小子还真能干,这南明不少女子被你弄得心花怒放。”

    ‘弄’这个字眼,让莫一鸣听上去极为别扭。

    说话间,这名卫兵便找了一套铠甲,给莫一鸣穿上。

    郡主始终站在原地并没有离开,此刻远处有一个骑着骏马的铠甲人迅速的赶来,正是江丞相。

    来到这些人面前时,江丞相‘吁’的一声,骏马很听话的就停下。一跃间,江丞相跳了下来,稳稳的落地,脚上穿的铁鞋,发出‘咚’的一声脆响。

    “所有人都到齐了吗?”江丞相对着那拿着登记簿的卫兵说道。

    这卫兵说道:“还有两人没到。”

    江丞相抬头看了看天空,道:“午时已到,不用等了,准备出发。”

    随着江丞相的话语落下,这卫兵忽然高吼一声:“都快点,准备出发了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麻利的穿上了铠甲,莫一鸣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江丞相也看见了站在不远处的郡主,只是他并没有过去打招呼,对于郡主的心思,他多少也能推测出一二。

    当所有人都穿上铠甲之后,江丞相方才走到了郡主的面前,抱拳一拜,道:“郡主,我们准备出发了,你先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郡主微微一笑,这一笑很是勉强,道:“我看着你们出发。”

    江丞相也没有过多的劝说,而是对着后方的人高喊一声:“所有人,跟我一起出发。”

    随着江丞相的话语落下,这些人竟然很有秩序的排成两排,与江丞相,一同出发。

    这些人是将近一个月挑选下来的,足有几千人,此刻排成两排时,如同两条长龙一般,蜿蜒前进。

    大部分的人都注意到了郡主,而大部分的人都知道郡主是来送明墨的,昨天晚上郡主的焦急之色与明墨的亲密,在莫一鸣今日还未来来到这里时,就已经传开。只是因为此刻郡主在这里,所以他们依旧是不敢好奇的亲自问明墨。

    而实际上,在这之前,大部分的人都听说过明墨的名字,对于这个‘祸害良家妇女’的人,他们并没有什么好感,即便明墨长得很是讨人喜爱。

    他们本想在前往南明战场的路上,好好的整治明墨一番,但因为明墨与郡主特殊的关系,所以他们也打消了这个念头,反倒是对明墨极为的客气。

    队伍越走越远,莫一鸣的身影,也渐渐的消失在郡主的视线之中,郡主的鼻子一酸,两行泪珠不自主的流下。

    莫一鸣站在对方前方,此刻离去时,下意识的回头,似乎能看见郡主眼角的泪水,内心更加纠结。

    但最终他还是坚决的回头,跟随着江丞相的步伐,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直到他们的身影已经完全的消失,郡主忽然抱头顿在地上大哭起来,很是痛心,但又不知道为何会痛。许久之后,郡主方才神色呆滞的回到了‘醉生梦死’,坐了下来。她打算在这里长住,为明墨打扫房间。她要在这里,等待着明墨的回来,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。

    前往南明战场的路程,还需要十天。这一路上,所有人的眼中似乎都露出了期待,他们期待在战场上一战成名。

    夜晚的时候,随着江丞相的步伐,他们来到一处浩瀚的海洋前方,此海在夜幕的笼罩下,显得极为的深邃。但在这海面上,却悬浮着一艘巨大的战舟!

    这战舟散发着白色的光芒,在夜幕中如同璀璨的明珠一般,照亮了些许的海面。

    战舟制造得也如同城堡一般,足有百米之高,雄伟的楼阁,精致的雕刻!

    只见江丞相从腰间取出了一块令牌,对着这战舟蓦然一举间,霎那他手中的令牌如与那战舟有着共鸣一般,发出一道白色的光芒,激荡在那战舟上之时,使得那战舟忽然发出了轰鸣一声,竟快速的飞来,最后停在了他的前方。

    “所有的人,跟我一起上战舟,穿越这无尽海!在这战舟上,两天之后能到达无忧岛。这两天内,你们可以自行调息。”

    江丞相话语落下,便首先踏上战舟,这些人也随之走了上去。

    夜越来越深,莫一鸣无心睡眠,更无心调息。他站在甲板之上,负手仰望着远方,似能看见什么一般,脑海中回荡的,是郡主那张流着泪的面孔。

    “明墨……”就在此刻,他的身后忽然传来了一句声音。

    莫一鸣转过身去,见得一个酒壶丢了过来。

    莫一鸣稳稳的接住,他并不认识这个人,此人约莫三十出头,长相清秀,一脸善意,于是微微一笑间,打开了酒壶,一口烈酒下肚。

    “我叫商誉。”这个人主动的介绍了自己的名字。

    莫一鸣一笑,道:“你怎么知道我叫明墨?”

    商誉一笑,坐在了甲板上,道:“在那南明内,还有谁不知道明墨你这个名人。”

    “过奖了。”莫一鸣谦虚的说着,一口烈酒又下肚。

    “怎么,有心事?”商誉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,只觉得有点惆怅……”莫一鸣苦笑。

    “因为郡主?”商誉继续追问道。

    莫一鸣一怔,道:“此话怎讲?”

    商誉开门见山的说道:“昨晚你俩的亲密动作,可是所有人都看在眼中的,你与郡主的关系,定是不凡。”

    莫一鸣一笑,道:“你多想了,仅仅是朋友而已,以她的话说,是哥们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不仅仅是哥们那么简单吧。”商誉试探着问道。

    莫一鸣道:“那你觉得是什么关系呢?”

    商誉哈哈一笑,道:“这我怎么能知道呢。”

    莫一鸣起身,将手中酒壶丢给商誉,道:“谢谢你的好酒,不过好奇害死猫,有些东西,还是不要多问的好。”

    莫一鸣忽然觉得,这商誉的确有些问题,此刻出现与自己搭讪,原来是想打探自己与郡主的关系。若被他们摸清了底细,日后定会面临着各种危险。毕竟这些前往南明战场的人,每个人都想立功,而并不是每个人都能立功的。

    莫一鸣径直的回到船舱,只是在他回去之后,他忽然察觉到,在这楼阁的高处,有那么一个人,正注视着这里。此人虽然莫一鸣没有仔细观察,但从此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,也让莫一鸣瞬间知道,此人,就是江丞相!

    “这老狐狸,原来是他派来的!”

    莫一鸣一直觉得雷啸的事情与江丞相有关系,所以对江丞相一直保持着有戒备心理。

    “想打探我,我还想打探你呢。”内心沉吟间,莫一鸣已经有了想法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这战舟上飞行了两天,期间莫一鸣借助各种方式到处乱窜,试着听江丞相与其他人的交谈,看江丞相是否要做出什么对雷啸不利的举动,但两天下来,一切正常。

    直到今日来到无忧岛,这无忧岛一望无际,据江丞相所说,穿过这无忧岛需要八天的时间。

    在无忧岛穿过了一天之后,这一天的正午,忽然有一种神色匆忙的战士,跑了过来,顿时跪在江丞相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报江丞相,前方战况紧急,还请江丞相加快步伐!”

    莫一鸣一听,心都如同提到了嗓子眼,顿时联想到了雷啸。

    而江丞相,则是一脸不以为然的样子,道:“不急,慢慢说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