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一鸣不想骗郡主,他知道一旦说出口,但他更不想伤郡主,定然会伤了郡主。他自然知道郡主对自己的情意,但此刻他的内心只有柳钟灵一个。

    所以虽然是短短的时间,但莫一鸣却想了许多,望着郡主含情脉脉的眼神,他并没有在第一时间接过药碗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原因,让一个高高在上的人,这样熬更守夜的为自己熬药,为自己担忧。虽然他恨南明,但他对郡主却恨不起来,但仿佛也怜惜不够,有一种很奇妙的感觉,只是这种感觉,莫一鸣无法用言语表达出来。似乎有着一些痛心,但好像也有着一些怜悯,但更多的,仿佛是怜惜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莫一鸣正要开口,虽然他没有想好要说什么,但却郡主抢先说起了话。

    “先别说话,你有伤在身,喝了这碗药,早点休息,明日还要前往南明战场呢。有些东西,留点念想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莫一鸣忽然觉得郡主变了,他不知道在自己调息的这几个时辰内发生了什么,郡主没有了那嚣张脾气,反倒是眼神中多了一分惆怅与深情,这般神色,令莫一鸣的内心,更加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他本不想去招惹郡主,但有些东西就是冥冥中注定,感情与感觉是两码事,感觉或许局限与外貌与性格,但感情却是积累与时间,在一些莫名的时候,在一些不知觉中就已滋生。

    莫一鸣很确定,如果现在问郡主为何要对自己如此之好,郡主定说不上来,有些东西很奇妙,不知为何,却要心甘情愿的去做,不问后果,只求有一个念想。

    就如莫一鸣此刻的心伤一样,他不知道从何言语。

    沉默了转瞬,莫一鸣与郡主就这样对视,接过郡主手中的药碗之后,莫一鸣一口吞下。

    “早点休息吧。”郡主并没有如同往常一样,挽着莫一鸣继续聊天,而是接过药碗之后,便走了下去。

    莫一鸣在原地望着郡主下楼的背影,这一次他忽然觉得郡主的背影比以往还要孤单,比以往还要萧瑟。

    轻轻的舒了一口气,莫一鸣转身关上了房门,躺在床上望着窗外,望着那茭白的月光,他的思绪,竟然变得复杂起来。

    这一夜,郡主一直没有睡去,她先是收拾了一些东西之后,然后坐在长椅上想了许多,她忽然觉得,自己与莫一鸣不仅仅是哥们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她的脑海中回想起之前问莫一鸣的那一句‘你愿意娶我吗?’

    这句话如轰鸣一般,一直回荡在郡主的脑海之中,甚至当时莫一鸣的神色与表情,也一直回荡在她的脑海之中,如同能映入她的眼帘一般,清晰无比。

    “有些东西,保持现状或许是最好,做人,不能奢求太多。”

    在某一瞬间,郡主的嘴角忽然露出一个微笑,只是这微笑看上去极为苦涩,似带了一些无奈之意。

    这一夜,从未缝制过衣衫的,竟然给张妈要来了一些布料与针线,开始了缝制衣衫,但在缝制之时,她时常回神,想起了这些天与莫一鸣的欢笑,想起了这些天自己时常笑倒在这张长椅上,想起了当初正欲抽莫一鸣的一幕。

    所以针尖时常扎进他的手指,使得她不断的允吸流出的鲜血。

    郡主也不知道她为何会如现在这样,她只是觉得见到莫一鸣,就会有一种奇怪的愉悦之感,见不着莫一鸣,内心就有一种失落。她更找不出任何原因来告诉自己,自己为何要为莫一鸣做这么多,但仿佛有些东西,不问原因,不愿值得不值得,只是愿意去做。

    只要愿意,一切都是值得的。

    只是这一夜,她始终没有发现,在‘醉生梦死’不远处,一直有那么一个人,默默的注视着她。

    此人,正是世子公孙南。

    公孙南在外面站了一宿,直到黎明即将到来之时,他方才叹了一口气:“蝶儿从未对人如此,看来这一次真的是动了真情。不过只要明墨离开,我一定要让蝶儿爱上我!”

    世子说完,见得街道上已经陆续的有人群出现,便独自回去。

    世子也没有发现,这一夜,莫一鸣站在窗户下,一直看着他,直到他现在离去。莫一鸣方才从房间内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听到房门推开的声音,郡主立刻站了起来,然后扬起手中成型的衣衫,虽然这衣衫上的针线活很是粗糙,但莫一鸣依旧微笑着说道:“你竟然会做衣服?”

    郡主说道:“昨天学的,你来试试,看合不合身。”

    莫一鸣将这衣服穿在身上,虽然有些大,但也勉强能穿上:“很好。”

    郡主撇了撇嘴,道:“还是有点大,我再改改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已经很好了,你看你的手,已经成蜂窝了。”

    莫一鸣注意到郡主的手指,不少地方都被扎伤。他想给郡主敷上一些药,但又不敢触碰郡主的手。他怕现在的任何一个举动,都会让郡主更加思念。

    “还是再改改。”郡主执意要改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还会长胖的。到时候又不合身了。”莫一鸣再次拒绝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,第一次就原谅一下。”郡主说着,从腰间取出了一个百川袋,递给莫一鸣,道:“这百川袋内有一些药材,包括疗伤的,调养的,也有一些被褥,南明战场定然很冷,晚上要多盖点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。”莫一鸣并没有拒绝,接过后说道。

    “对了,还差一些东西。”郡主忽然想到了什么,拉着莫一鸣就往外面跑去。

    莫一鸣道:“还差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跟我走就是了。”郡主生怕时间来不及,步伐很快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便来到一家兵器铺面前,此刻这兵器铺还未开门。

    郡主砰砰砰的敲门,铺主开门后一眼就认出了郡主,立刻露出敬意:“参见郡主。”

    郡主道:“你给我打造一些好的兵器,还有一件防御高的衣服,对了,还有头盔,材质用最好的,竟可能的将重量减轻到最少,但防御一定要做到最高。”

    店主应了下来之后,郡主又拉着莫一鸣,向着另一边走去。

    不一会来到一间药铺面前,此刻这药铺的老板正在开门,见得郡主来了之后,也是尊敬的参拜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准备最好的疗伤药材,所有最好的补品都给我包上,我等会来拿。”

    郡主说完,又拉着莫一鸣往其它方向跑去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准备最好的鞋子,最好能健步如飞那种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准备最好的防护面罩,但要能看清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准备最好的水,能一口解渴那种,我待会来拿。”

    被郡主这样拉着到处乱窜,眨眼天已经大亮。而莫一鸣也算是大开眼界了,这南明城内的东西,真是应有尽有。

    最后他们来到了‘醉仙楼’,这一次郡主并没有上去,而是给‘醉仙楼’的小二说道:“去准备一些最好的菜,最好的酒,我正午之前要。”

    这店小二还是一如既往的客气,遵命退下之后,郡主方才坐了下来,抹去额头上的汗珠,大口的喘着粗气。

    “在那南明战场上,定会有许多危险,我要保证你不会受伤。还有那里吃的东西一定不好,那百川袋有保险的作用,待会你先带一些好吃的过去,我会不定时的派人送新鲜的过去。”

    郡主一副很是欢悦的样子。

    但莫一鸣知道,郡主之所以如此忙碌,又如此欢悦,是为了掩藏她内心中的不舍。

    莫一鸣也没有拒绝,他不能拒绝郡主的好意,更不知道该如何拒绝。

    渐渐的,时间慢慢流逝,莫一鸣始终没有说话,他不知道如何开口,直到好菜好酒被装到百川袋之后,他们又开始奔波在这南明,去为那些之前所准备的东西买单。

    将所有东西都纳入百川袋之后,已经接近正午时分。

    “快正午了,我送你过去吧。”

    此刻,郡主顿住了脚步,看向了莫一鸣。

    莫一鸣点了点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