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他就是明墨,‘醉生梦死’里面的明墨?”

    “这明墨的名声,在南明城内可是很有来头啊!”

    “据说此人甚是俊俏,此刻看来,的确不假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想到,他竟然也是一个修士……”

    “此人倒是祸害了不少良家妇女啊,哈哈!”

    “此人如此年轻,看起来也就二十来岁,没想到修为也到聚气七重了,不对,此刻是用走上去的,修为应该不到聚气七重……应该是在聚气六重。”

    莫一鸣一步步走上去,神色看似淡漠,但眼中却有着一抹不可掩饰的坚毅。

    即便是江丞相,在莫一鸣走上台之时,也不由得身子一怔,也别是莫一鸣自报姓名之后,他的脑海更是有短时间的回忆,很显然对于明墨二字,他也有所听闻。

    他也好奇着,为何明墨会选择前来战斗。所以在众人议论之时,江丞相忽然站了起来,道:“明墨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语如具有威慑力一般,使得这些议论的人一个个闭住了嘴巴,整个地下拳庄安静得可怕,如同死寂。

    莫一鸣转过头来,道:“江丞相,有什么事情吗?”

    江丞相说道:“你知道我?”

    莫一鸣说道:“在这南明城内,还有谁不知道江丞相。”

    江丞相欢喜一笑,他喜欢别人记住他的感觉,道:“你在‘醉生梦死’里赚的钱应该不比战场上得到的少吧,为何你还要选择去南明战场?”

    莫一鸣说道:“不瞒江丞相,在‘醉生梦死’内,别人都只会认为我是小白脸,我只是想证明给其他人看,我明墨除了长相之外,还有一点地方,是值得尊敬的!”

    莫一鸣的话语说得铿锵有力,落在江丞相耳中时,使得江丞相的眼中,立刻露出了赞赏之色:“期待你的表演。”

    江丞相说完,见得莫一鸣点了点头后,便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莫一鸣虽然在化形六重,但他肯定不会将自己的真正实力表现出来,此刻看向自己的对手时,忽然见得自己的对手,嘴角浮现出一个狡黠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明墨是吧,我看你还是认输吧,免得毁了你这张脸有点可惜。”对手虽然好像是在劝说,但实际上是在挑衅。

    “来战!”

    莫一鸣并没有过多的废话,一步迈出之时,发出了聚气六重的修为之力,拳头挥出间,直接向着对手轰击而去。

    对手嘴角的笑容依旧,在莫一鸣挥出拳头时,他顿时从这拳头带出来的波动中,感受到了莫一鸣的修为在聚气六重,所以他丝毫不畏惧,而是站在原地,在莫一鸣的拳头即将接触到他身子之时,他一掌挥出。

    拳头与掌的碰触,立刻听到了一声炸响,甚至在这炸响声中,对手的身子纹丝不动,而莫一鸣却是镗镗退去数步。

    但此刻莫一鸣眼中的战意更浓,虽然那拳头上传来震麻之感,但是这并不足以伤到莫一鸣的身躯,以他此刻的肉身防御,即便是化形五重之人,也不能伤及到他体内。

    但纵然如此,莫一鸣还是装出了一副痛苦的模样,站稳后,立刻翻转间,又挥出拳头向着对手轰击而去。

    对手站立的身子依旧不动,嘴角那轻蔑的笑容依旧,只见他此刻又挥出手掌,顿时在其前方,出现了一道掌印,这掌印直接向着莫一鸣而去。

    莫一鸣并没有躲闪,而是选择主动迎击。

    砰的一声炸响,修为波动散开的同时,莫一鸣闷哼一声,一口鲜血喷出的同时,身子也倒飞出去。

    郡主在下面看得甚是焦急,道:“明墨,别战了,你不是他的对手,你才聚气六重!”

    郡主焦急的声音,引得许多人的目光顿时注视过去,虽然他们不知道郡主与这明墨是什么关系,但看那焦急模样,他们也不能推测出,这明墨与郡主的关系,肯定非同一般。

    即便是此刻莫一鸣的对手,神色也有了变化。从这声音中,他能感受出郡主与明墨关系不浅,既然如此,他自然是不敢怎么招惹郡主的人,所以嘴角的狡黠也化为了平静,真正的劝说道:“别战了,你还未到聚气七重,待你到聚气七重之时,再战吧!”

    莫一鸣也注意到了对手的变化,他眼中的战意依旧,道:“别管其他,拿出你真正的实力。”

    莫一鸣话语落下,脚掌迈出几步后,身子忽然一跃,眼中带着狠意,对着对手的头颅,直接轰击而去,这般狠意,令得对手看到之后,都不由得身子一怔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这是要多大的仇,才能露出如此瘆人的目光啊!

    这一拳在对手看来,蕴含了明墨所有聚气六重的修为之力,所以在落下时,能看见那拳头所到之处,都使得虚空有了扭曲。

    对手一掌挥出,又是一口鲜血喷出,莫一鸣的身子再次倒飞出去。

    “再战!”莫一鸣再次从地上跃起,抹了抹嘴角的鲜血过后,再次迈出。

    “好了!”而就是莫一鸣再次迈出时,坐着的江丞相,此刻忽然开口,这一开口,立刻让莫一鸣停下。

    “你的战意,本丞相已经看在眼中,你的名字已经登记,明日午时,来这里与我一同前往南明战场吧,聚气七重的比斗,现在结束,聚气六重的比斗,现在开始。”

    在这地下拳庄,江丞相才是最大,所以他的话没有任何一个人敢反驳。

    莫一鸣也是如此,他心想着自己应该还会受一些苦才能加入南明战场,完全没有想到江丞相竟然这么快就让他加入南明战场,但仔细回想,也不难猜出,这大概都是因为郡主的原因。因为郡主的焦急,也让江丞相看在眼中,他是个聪明之人,虽然是简单的一句话,但却卖了一个大的人情。

    郡主上前来扶莫一鸣,眼中露出担忧。这一幕让这些人更为好奇,但只是在内心猜测他们两个的关系,并没有任何一个人敢言论,更不会蠢到自己去问。

    即便是江丞相也是如此,所以他装着没有看见。

    郡主的眼中满是担忧之色,道:“你看你,为了加入南明战场,用得着这么拼命吗?”

    莫一鸣淡淡一笑,道:“害你担心了,不过能前往南明战场,再受点伤也无所谓,这点伤算不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还逞强,都吐血了,还算不了什么!”

    郡主与莫一鸣一边说着,一边离开地下拳庄,大部分人的目光都凝聚在他们离去的背影上,并没有看向聚气六重修士的比斗,在他们看来,郡主与明墨的关系,比这比斗要精彩得多。

    回到‘醉生梦死’之后,莫一鸣便径直的回到了房间,开始盘膝调息起来,而郡主也没有打扰,而是连夜去敲门,买了一些药材后,整夜都在给莫一鸣熬夜。

    事实上,之前那几击,根本不足以让莫一鸣喷出鲜血,之所以吐血,是要让其他看到的人,认为他就是在聚气六重,他要表现出浓郁的战意,所以在攻击对手时,修为力量在他的操控下,于体内冲击,使得他喷出鲜血。

    一切似乎都在他的意料之中,所有人都认为他的修为在聚气六重。后半夜的时候,莫一鸣的伤势已经好得差不多。而此刻敲门声响起,莫一鸣开了门之后,只见郡主端着一碗药站在外面。

    望着这一幕,莫一鸣的内心忽然被激荡了一下,望着郡主,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,他忽然觉得,自己要不要将真相告诉郡主。

    这个问题的确很纠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