即便是那庄家,在此刻也是忽然欢呼,虽然他要赔郡主三十张金币卡,但之前那些押西峰弟子的人,所加起来的金币卡,也有将近四百张,如此一来,他还是大赚的。

    莫一鸣显得有些措手不及,他完全没有想到郡主会忍不住的亲自己,这一亲之下,他的内心竟然有种莫名的激动之感。

    郡主欢快的跑到你庄家面前,那庄家一脸笑意,高兴得合不拢嘴,道:“还是郡主有眼光啊,未卜先知,都直到落尘会赢。”庄家说着,拿出了六十张金币卡,递给了郡主。

    郡主满意的接过之后,一脸得意的说道:“那是当然,本郡主是什么人?有什么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聚气九重的比斗,似乎也因为落尘这一战之后,而拉下帷幕,所有聚气九重的修士都不敢上前挑战他的那两根黑棍。

    虽然那黑棍击中西峰弟子时,并没有什么花样的术法,但从那武器之上,任何人都能感受到那武器蕴含的奇异之力。

    即便是莫一鸣,也暗自感叹。以他的感受,这黑棍虽然不如那红缨长枪,如同神兵般的存在,但也算是一种高端武器。

    落尘费力的走到江丞相的面前,登记了自己的名字之后,江丞相的眼中始终露出赞赏之色,还一阵夸张。

    大部分的人都不可思议的看着落尘,在他们都认为落尘会战败的时候,没有想到落尘赢了,这个落差很大,以至于他们一时间竟然无法接受。

    莫一鸣并不觉得奇怪,从一开始他就觉得落尘会赢。

    紧接着的比试,是聚气八重的修士。在聚气八重的比斗中,持续了两个时辰,而最终被江丞相认可,可以加入南明战场的,唯有五个修士。

    庄家在这一局上持了平手,没输没赢。

    旋即又是聚气七重的比斗。

    聚气七重是修士拥有飞行之术的第一阶段,所以这些聚气七重的修士在上台时,都不由得化为长虹飞出,即便那速度在其他人来看是极为缓慢的,但是对于他们来说,那就是聚气七重的标志,这就是聚气七重的象征,这是他们内心无法遮掩的傲气,似乎在告知众人,如此年纪轻轻,就已踏入聚气七重,他日修为定不可限量。

    而实际上也是如此,因为这些人的年纪,普遍在二十左右。

    聚气七重的修士比较多,而且大多都是踏入聚气七重没有多久,在术法上也没有太明显的造诣,所以这聚气七重的比斗,时间往往是最长的,对于庄家来说,也是一个大赚一笔的好机会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当这聚气七重的修士一上台之时,顿时有很多人涌集在庄家那里去,将庄家围得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莫一鸣并没有提及之前郡主强吻他的事情,或许那只是郡主因为兴奋而一时兴起,兴许已经忘记。

    但之前的每一场比斗,郡主都要去凑下热闹,可是聚气七重的比斗,几个时辰过后,她却始终陪在莫一鸣的身边。

    莫一鸣好奇的问道:“你怎么不去押注了?”

    郡主说道:“聚气七重的人,我才不会花钱买心思在他们身上。”郡主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。但莫一鸣从郡主的眼神中,似乎还看出了另外一层深意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看起聚气七重的修士?”莫一鸣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,聚气七重算什么。”郡主说道。

    莫一鸣一笑,道:“那你的修为在什么阶段?”

    郡主一怔,道:“我的修为在聚气五重,不过只要我勤奋,聚气七重很简单,聚气八重,聚气九重也很简单,甚至化形也不成问题。”郡主说完,嘴角微微上扬,露出得意之色。

    莫一鸣淡笑,继续说道:“那意思你很好玩?无所事事,游手好闲,非常不勤奋?”

    郡主一惊,瞬间明白这莫一鸣有着挖坑给自己跳。

    “你又在挖坑给我跳,你这个坏蛋。”郡主语气中,似有撒娇。如同少年一般,故作生气,但却略显娇羞。

    莫一鸣笑了一声,道:“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。”

    郡主撅了噘嘴,道:“好了,好了,每次在你面前吹牛都是最失败的,实话告诉你吧,那是因为公孙南那鳖孙在聚气七重,老是用聚气七重在我面前显摆,我很不爽!现在看见聚气七重的修士,根本提不上任何兴趣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原来如此。看来你对那公孙南真的恨之入骨啊。不过话说回来,你与那公孙南有婚约,该是转变下对他的看法。”莫一鸣试探着说道。

    郡主一惊,很是诧异,根本没有想到莫一鸣竟然会帮公孙南说道:“你说什么?转变下对他的看法,你忘记当初他打你的时候了?”

    “当初你不是也想打我吗?”莫一鸣的脸庞始终保持着微笑,只是那种微笑很可怕,似乎看清对方内心。

    郡主脸上顿时露出了尴尬之色,道:“呃……当初,只是一个误会吧,之前不都说过了吗?怎么,要我当着众人的面,向你道歉,才能表现出我最真挚的歉意?”

    莫一鸣说道:“那倒不用了,我承受不起,不过话说回来,如果南明城主执意要让你嫁给公孙南,你会嫁吗?”

    郡主使劲的摇了摇头,道:“不会,绝对不会。这辈子不会,下辈子也不可能会。我最看不惯的就是他仗势欺人,还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,在我面前,还装出那副假惺惺的模样,一看就恶心,当真不知道他在外面的名声有多臭!”

    “有多臭,有你的脚臭吗?”莫一鸣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的脚是有多臭?你闻过?”郡主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倒没有,哈哈。”莫一鸣和这个古灵精怪的郡主聊天,忽然觉得很有趣。

    “再说了,你是希望我嫁给公孙南,还是希望我不嫁给公孙南?”郡主似开玩笑的说道。

    莫一鸣说道:“那是你自己的事情,不过我觉得,如果南明城主真的下旨要你嫁给公孙南的话,恐怕你不敢不从。”

    “切,我打死都不会嫁给他,但如果我嫁给你的话,你会娶我吗?”郡主依旧是那一副开玩笑的话。

    虽然这看似一副开玩笑的样子,但却如同激荡了莫一鸣的内心一般,使得他的身子一颤,短时间的进入了尴尬与僵持,一时间竟然不知道如何回答。他不想伤郡主,但更不想直接伤他。

    郡主看出了莫一鸣神色中的僵持,忽然哈哈一笑,道:“逗你的了,咱俩是哥们,怎么能谈婚论嫁呢,看把你吓得,对了,聚气六重的比斗中,你有把握胜出吗?”

    莫一鸣松了一口气,摇了摇头,道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作为郡主来说,她的内心很纠结,她想让莫一鸣进入南明战场,见到他的兄弟。但也不想让莫一鸣进入南明战场,毕竟这一去的话,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再次见面。

    “那你还来参加,不如我们现在就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莫一鸣淡淡一笑,道:“我是要去挑战聚气七重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郡主眼睛睁大,满是不可思议之色,道:“我没有听错吧。”

    莫一鸣肯定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疯了,你去只是找打啊!”郡主觉得莫一鸣定是疯了,一个聚气六重的修士竟然去挑战一个聚气七重的修士。

    莫一鸣道:“在聚气六重比斗的话,没有丝毫的战意。唯有与强者比斗,才能将战意激化出来。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在那比斗的地方,有那么一个聚气七重的修士,巡视了一番,战胜了几个聚气七重的修士后,使得他内心的战意更浓,更有自豪与骄傲之感:“还有谁,挑战?”

    莫一鸣根本没有理会郡主的话语,而是径直的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郡主拉了拉他的衣角,但却没有将他留下。

    在众人都觉得聚气七重的修士比斗结束之时,莫一鸣不缓不慢的出现在众人的视线内,在众目睽睽之下,走进了那波动圈,抱拳一拜道:“在下明墨,前来挑战!”

    随着他的声音落下,整个现场顿时露出了哗然与惊呼之声,因为明墨这两个字,早已传遍南明,对于这个名字,他们耳熟能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