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一鸣一笑,并没有承认自己就是莫一鸣,也不会承认。

    “你说,这一局谁会赢?”

    郡主说着,很好奇的看着莫一鸣。

    “应该还是落尘吧。”莫一鸣说道。

    郡主眉头皱了一下,道:“落尘都战了这么多个修士,体力已经耗了那么多,而且这个是西峰的弟子耶,修为定然会不同凡响,我觉得西峰的弟子会赢。”

    “我始终觉得落尘还是会赢。”莫一鸣保持笑容说道。

    郡主撇了撇嘴,道:“那我暂且相信你一次。”

    说完,郡主就跑到押注的那里去,一下拿出了三十张金币卡,道:“我押落尘赢。”

    这周围的修士都极为吃惊,觉得郡主定是脑袋恍惚了。

    “郡主,你怎么会押落尘赢啊,他的体力已经耗得差不多了。而且西峰的弟子不容小觑啊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,郡主,你还是押西峰的弟子吧,这一次西峰的弟子必胜,落尘必败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,所有人都在押西峰的弟子赢啊。”

    在这些人的劝说着,庄家神色显得比较难看,很显然在他看来,这一场比斗,定会是西峰的弟子赢。而这些人已经拿出了所有身上的钱财押西峰的弟子赢。这一次在他看来,肯定会赔得精光。之前落尘站了那么多人,他也赢了不少钱。但这一战,在他看来,定是那西峰弟子赢。

    他本不想继续当庄,但是这么久来都是自己当庄,若是此刻突然不当中,定会被这些人撕成粉碎。

    若是其他的人押三十张金币卡,庄家或许还会有点收成,但这是郡主押的啊,往些时候,郡主只要输了他都退回给郡主,唯有上次例外。

    “郡主,你还是想想吧。”即便是这庄家,也开始劝说郡主。

    “唉,唉,唉,你们有完没完,本郡主愿意押谁就押谁。放心,输了不要你退!”郡主说着,拍了拍庄家的肩膀。

    闻言,其他人都无奈的摇了摇头,唯有这庄家,似有轻松之色,既然郡主已经说了不用退回的话,这三十张金币,也算是白赚的了。

    郡主说着,便大摇大摆的向着莫一鸣走去。

    而莫一鸣之所以会押落尘赢,是因为在落尘的眼中,他还能看见那浓烈的战意,看见那坚毅的神色,但在那西峰弟子眼中,他看见的只有傲慢与轻敌。

    战斗说开始就开始,当这西峰弟子自报姓名之后,落尘忽然咆哮一声,如发怒的雄狮一般冲出,更是在冲出时,身子周围激荡起一股修为波动,似扭曲着虚空。

    那西峰的弟子并没有躲闪,而是站在原地,嘴角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,在落尘即将来到的一瞬,身子忽然一跃间,顿时避开这一击。而与此同时,或许是因为惯性的原因,落尘的身子顿时撞在那波动圈之上,发出嗡鸣一声后,一口鲜血也随之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所有人在此刻似乎都开始了欢呼,特别是那些押西峰弟子赢的人,此刻一个个神色得意间,已经幻象着那可观的赔率。

    “你看,你定是猜错了吧,我都说西峰弟子会赢。这西峰弟子,如此轻易的就避开了落尘的这一击。”

    即便是郡主,也显得有些不快,虽然三十张金币对她来说,并不是一个大数目,但是她不快的是莫一鸣竟然不同意她的判断,非要反着和她来。

    莫一鸣并没有说话,依旧盯着那名为落尘之人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,一个看似普通的聚气九重,能战胜这么多聚气九重之人,定不是一个普通的人。之所以还能站到现在,不仅仅是他眼中的坚毅与战意,还有杀手锏!

    而至始至终,莫一鸣看到的,只是落尘用普通的修为之力与术法与这些修士打斗,至始至终,莫一鸣都未曾见到,此人用任何兵器!

    “我看你还是认输算了,这样战下去,你还是会输,没有任何意义。”

    这西峰的弟子得意一笑,道。

    “废话别多,来战!”

    落尘咆哮一声,再次冲出。这一次冲出似乎蕴含了他所有的修为之力加上他的肉身之力,冲出时,波动圈下的虚空,能清楚的看见一股股波动散开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我便速战速决!”

    这西峰弟子神色蓦然一变,眼中顿时露出森然之感,利剑出鞘,顿时露出一道刺眼的寒光,甚至有冰凉之感,出现时使得他周围的虚空,似有冰霜凝结。

    “冰剑之术!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顿时有人开始惊呼,他们在这种术法面前表现得极为忌惮,甚至隐藏了些许的敬畏之感。

    “这西峰的弟子,直接发出了术法,他是想一击将落尘击败!这一剑下去,落尘不死也会伤残!”

    在这利剑出鞘的一瞬,随着那冰霜的凝结,似乎大部分人的呼吸都随着这莫名的温度降低而变得急促起来,他们一个个心中惊叹之时,也是为落尘感到惋惜。

    但终究还是有那么一些人,此刻内心已经开始欢呼,知道这一剑下去后,落尘必败!

    至于那庄家,此刻神色更是难看到了极点,虽然有郡主的三十张金币卡垫底,但是若这落尘输了的话,自己要赔的金币远远大于这个数目。而且此刻他心中已经开始盘算起要赔多少,这不算不知道,一算可真是吓一跳啊!

    四百九十八张金币卡!

    对于爱钱如命的他来说,算这些数目仅仅是瞬间的事情,当这个数字出现之时,他的脑海顿时出现了轰鸣之声,差点没吓晕过去。

    四百九十八张金币卡,这可是他十天赚下来的啊!一想到这里,这庄家的心就在滴血。

    或许只有少量的人,注意到此刻逸尘的变化。

    此时已经血红的双眼,似有火焰然后,当这一剑刺来之时,他并没有选择躲避,而是在冲出时,他双手伸出,顿时从他的衣袖之中,出现了两根铁棍。这铁棍并非是一般材质所铸,出现时通体乌黑,更有少量的黑色气息,在上面回荡,给人与众不同之感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瞳孔都是一缩,唯有那庄家的眼睛,蓦然睁开,内心顿时有一种无法形容的激动,似要澎湃出来。

    即便是那西峰的弟子,在看到这两根铁棍之时,不由得一惊,背后似有凉意。想要躲闪,但为时已晚!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铁棍直接撞击在利剑之上,发出一声炸响。那西峰弟子的神色顿时涌现出痛苦之色,手掌传来的震麻之感,立刻让他手中的利剑落地。

    而与此同时,落尘手中的另一根铁棍,也顺势击在了对方的胸膛上。

    西峰的弟子喷出一口鲜血之后,身子倒飞出去,感觉到体内五脏六腑都犹如被震碎一般。

    落尘已经红了眼,再次跃出时,手中铁棍扬天一举,再次挥下。

    “我认输!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倒在地上的西峰弟子,此刻已经是重伤在身,根本来不及做出太多的应对,更不会多想,立刻认输。

    似乎所有人都在这一刻变得哑然,他们不可思议的看着落尘,很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幕。

    “赢了!”

    终究是郡主打破了这一片沉默,欢呼一声后,竟然不由自主的抱起莫一鸣,狠狠的亲了两口……

    一时间竟然忘记了自己是郡主的身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