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一天,在莫一鸣与郡主前往地下拳庄的路上,郡主一路上都没有说话,没有像以前的调皮,没有像以前那样好奇这样好奇这样,没有逗趣莫一鸣。

    莫一鸣也没有多问,更没有多说。他能懂郡主内心的忧伤,他不能给郡主承诺什么,也不敢承诺什么。

    直到来到地下拳庄入口处,郡主方才顿住了脚步,看向莫一鸣,眼神中有着不舍与期待,道:“明墨,如果,我是说如果你去了南明战场,还会回来吗?”

    莫一鸣怔了一下,他不想欺瞒郡主,他更不想欺骗这个天真的人,但他终究没有说话,仅仅是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郡主笑颜如花,顿时开心起来,道:“你答应我的,一定要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莫一鸣道:“我只希望日后我再来之时,你不要恨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恨你做什么,我高兴都来不及呢,你可是我唯一的朋友呢。”郡主说着,欢快的蹦跳下去。

    莫一鸣叹了一口气,因为他知道,下一次来到南明之时,或许就是大战的日子。他要与南明城主开战,要拯救出那些无辜之人。只是不知下一次,是何年何月了……

    地下拳庄依旧是那样的热闹,还未到现场,就已听到那些欢呼之声,或许是因为明日就要前往南明战场的原因,所以今日来比试的人比那天多得多。

    甚至都站满了整个地下拳庄,但见得郡主前来后,他们都各自挤开让出了一条通道。

    此刻在那波动圈之下,有两个聚气八重的修士正在比斗,这两个修士满头大汗,甚至身子有些地方已经负伤,有鲜血流出,但两人对视的目光中,依旧露出强烈的战意,似乎闻着那股血腥之味,令他们血液有种沸腾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两人的修为旗鼓相当,以至于在筋疲力尽的情况下,两人的比斗都还持续了一个多时辰。

    莫一鸣看了看四周,此刻坐在最前面的,那名穿着铠甲的中年人,一眼就映入了莫一鸣的眼球,此人正是江丞相。

    此刻江丞相站了起来,道:“可以了,你们俩虽然不分胜负,但我南明战场,需要的便是这种战意浓烈之人,你们两人,登记一下,明日与我一同前去。”

    随着江丞相的话语落下,这两名修士抱拳道谢了一声后,只见这波动圈竟然缓缓的打开了一道裂缝。

    这裂缝越来越大,直到这两人走了出去之后,一道长虹呼啸间,顿时飞进这波动圈,与此同时,另一鸣修士也化为了长虹,飞进了这波动圈,这波动圈的裂缝,也渐渐的合拢。最后完全合拢之后,发出了‘嗡’的一声回荡。

    “曲尽。”其中一名瘦弱的修士抱拳一拜。

    另一名穿着青衣的修士也抱拳一拜:“落尘!”

    这两人相互介绍完名字之后,在上一秒都是客气有佳,但在下一秒,却是针锋相对。几乎就在名字落下的一瞬,这两人忽然冲出,一出就是各自拿出的术法。

    砰砰响声回荡,莫一鸣能大致判断出这两人的修为在聚气九重。

    这两人的战斗并没有持续太久,约莫片刻之后,那叫曲尽之人,便战败离开。而紧接着,又一名聚气九重修士上台挑战。

    但很快的,这上台挑战之人又战败离去。

    江丞相的神色始终淡漠,他需要的战士,并不是修为高的人,而是战意强烈之人,所以那些战败的聚气九重修士,他并没有挽留,而是任其垂头丧气的离去。

    与他们一同垂头丧气的,还有那些押注押失败了。

    “草,就这样说了,十回合都没打到!”

    “真差劲,妄我那么看好他。”

    “靠,又输了!今天都输了三张金币卡,唉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莫一鸣对这聚气九重的修士并不关注,因为现在的他,看着这些聚气九重的修士比斗之时,纵然速度很快,但在他眼中,都犹如慢动作在回放一般,就如同他聚气九重时,看到聚气七重修士比斗时的那种感觉。

    但郡主就不一样了,似乎聚气九重对于她来说,就是一个很遥远的距离,每看到一个聚气九重都会露出仰慕的目光,特别是看到那些奇异的术法之时,总会拉拉莫一鸣的衣角,道:“明墨,你快看,此人的浑天术,定已经到三重了。”

    “明墨,那人的百棍术,已经出神入化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人的万剑诀,已经到炉火纯青的地步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似乎每一个聚气九重发出的术法,郡主都能准确的说出。不过这也不怪,毕竟郡主生于南明城堡内,在南明城堡内的术法,可是多得数不胜数。

    直到两个时辰过后,那名为落尘的人,此刻满头大汗,身上也有伤势,他从开始站到现在,但他眼中的战意并未减少,反倒是越加浓烈,他眼神犀利,看向这附近的人,露出挑衅之色,沉喝道:“还有谁,上来战!”

    这一沉喝声,立刻得到了江丞相的赏识,江丞相虽未开口,但他的内心已经有了抉择。

    此刻在这波动圈下,一名修士跃了进去,此人手持上前,一身熟悉的服饰,顿时让莫一鸣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“西峰的修士,何时来到这里了?”

    此人身穿的服饰,正是西峰的服饰。但莫一鸣并不认识这个人,毕竟在西峰的时候,他大多数都是在后山修炼。

    沉吟中,莫一鸣下意识的混入了人群之中,随着此人的踏入,那些押注的人,立刻就兴奋起来。

    “看见没有,他身上穿的服饰是西峰的服饰,胸前有一个西字,就如北峰,胸前有一个北字。”

    “从宗门内出来的修士,其修为定会比这些野修强,这一局,定是这西峰的修士赢。”

    “对,这些年,西峰的名声可是远远的大于北峰啊。”

    “说起此事,还不得不提一个人,此人名为莫一鸣,据说就是因为此人是修炼天才,所以西峰才会有如今的威风。”

    “早在许多年前,西峰一直是四峰之首,只是后来因为种种原因,所以西峰没落,这些年西峰再次崛起,也是在意料之中,毕竟根基还是有的。”

    “战神雷啸,也是从西峰出来的!”

    “战神雷啸在莫一鸣面前,虽同龄,但也远远不如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莫一鸣听着这些人的议论声,不由得心中暗喜,没有想到自己的名声这么大,竟然传到了这些人耳中,不过听到战神雷啸四个字,莫一鸣忽然觉得很是疑惑。

    既然是战神雷啸,为何还如魂玄机所说,有危险?

    此刻他的衣角忽然被郡主拉了拉,然后对着莫一鸣的耳朵小声的说道:“你知不知道,曾经的战神,是江丞相。”

    莫一鸣皱了皱眉头,显然并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但自从雷啸来了之后,战神的名头,便落在雷啸的身上了。这雷啸在战场上,可是立了不少战功。”郡主将声音压得很低,生怕被江丞相听到。

    “难不成雷啸的事情,与这江丞相有所关联?”莫一鸣一听,内心顿时有了猜测与思索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认识莫一鸣吗,据说此人不仅修为高,而且还长得很帅!”

    正在莫一鸣思索之时,郡主小声的说道。

    莫一鸣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郡主又咧嘴一笑,道:“估计你也不认识,不过我想,再帅也没有你帅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