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人约莫四十左右,微胖,黝黑,朴素。

    论长相,他不是那种帅气的,也不是那种霸气的,更不是那种凶悍的,若不是因为手中持着大刀,看去就是一个本本分分,老老实实的农民。

    莫一鸣一眼望到时,他也有些吃惊。

    这中年人看得这么多女子聚集在这里,也极为吃惊,但旋即他的目光立刻移到了莫一鸣的身上,这一看向下,眼中顿时露出了凶横之色,沉声道:“你就是明墨吧!”

    莫一鸣点了点头,道:“正是,请问大哥有什么事情吗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杀了你!你这个小三,害我妻成天魂牵梦绕的思恋你,我要杀你了!”

    这中年人高喊着冲出,眼中燃气怒火。顿时被‘醉生梦死’的几名保镖拦住。

    “那里来的土包子,赶紧滚!”

    “拖出去,别影响我们听小乖乖的声音。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在这里坐着的女子,七嘴八舌的说道。

    莫一鸣有一种一言难尽的感觉,眼睁睁的看着这中年人被拉了出去,几番想冲进来,又被拦住之后,无奈摇头。

    “长得帅也是一种错误啊……”莫一鸣心底暗叹着。

    这一天下来,莫一鸣始终都显得很吃力,特别是脑海中时常回荡着那中年人的模样,觉得自己真的是害人不浅啊。

    “不行,我要收敛点。”

    深夜时分,莫一鸣与郡主坐着饮酒时,一口烈酒下肚后,不由得说出了一声,逗得郡主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“你要收敛?你如何收敛?你的客人可是已经预约到后天的啊!哈哈!”

    莫一鸣白了郡主一眼,道:“一天就知道笑,还没笑够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没笑够,你全身上下都是笑点。”郡主笑倒在长椅上。

    “你全身才是笑点,没点矜持样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厚脸皮,还要收敛?你能收敛起来吗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不能收敛了?大不了我不接客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已经答应人家了,出尔反尔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越来越声,郡主的笑声也渐渐的消失,最后在不知不觉的闲聊与小吵中醉去,脸庞泛起红晕,倒在长椅上睡去,但在迷迷糊糊中,还在叫着‘明墨’二字。

    莫一鸣正欲起身,却忽然被拉住,郡主迷迷糊糊的说道:“明墨,你别离开我,别离开我,我就你这样一个朋友。”

    莫一鸣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觉得郡主忽然很可怜。但他有他的事情要做,他不能在这南明城内久待。

    现在的莫一鸣,可是这‘醉生梦死’的红人,他叫了两名丫鬟扶郡主回房间睡去后,他也正欲回自己的房间睡去。

    “明墨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身后忽然传来一句熟悉的声音。

    莫一鸣回头望去,顿时看见世子公孙南站在那大厅之中,神色极为凝重,但并没有露出丝毫的凶狠之色。

    莫一鸣说道:“怎么了?公孙世子。”

    公孙南走上楼去,道:“我们能不能进房间说话。”

    公孙南的话语中,有一种意味深长的意思,但仿佛又蕴含了许多惆怅。

    莫一鸣心想这一次公孙南定不会是来找茬的,不然对方不会如此客气,连进房间都需要征求莫一鸣的同意。之前他都是直接踹门而进的,所以莫一鸣点了点头,两人进入了房间。

    “我这人不喜欢拐弯抹角。”公孙南说着,从腰间取下了一个百川袋,丢在莫一鸣的床上。

    “世子这是什么意思?”莫一鸣疑惑道。

    公孙南说道:“这百川袋内有三百张金币卡,相当于三千万金币,你拿着这些金币,去找一个地方娶妻生子,够你花一辈子了,你离开南明,远离郡主。”

    莫一鸣一笑,道:“我对郡主本就没那么心思。”

    莫一鸣根本不想欠南明的人情。

    世子公孙南的语气显得有些沉重,道:“我知道,但实话告诉你,这些天我一直在暗中观察着你们,我能看得出来,郡主对你有意思。只是我与郡主有婚约……只有你走了,她的心方才有可能回到我的身上。”

    莫一鸣说道:“是否有婚约那并不关我的事情,我也无心打搅你们的关系,我后天就要离开南明,这你大可放心。”

    莫一鸣说着,将床上的百川袋,一下丢给了世子,道:“你的钱,你自己拿走,我不需要。”

    世子接过百川袋,道:“今日之话,希望你铭记在心,两天后你离开南明,若是再来南明的话,就别怪我无情了,到时候我顶多让郡主生我的气几天,或者连生气的机会都没有,因为你怎么死的,她可能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莫一鸣一头倒在床上,道:“我想休息了,慢走不送。”

    世子怔了一下,看向莫一鸣,心知自己是暂时没有查清这叫明墨的底细,若是查清他没有任何背景的话,现在这般对待,定会叫他付出代价,但在此刻看来,也只能隐忍着离开。

    这一天,莫一鸣躺在床上想了许久,他觉得这一次南明之行,的确是破坏了不少家庭,不过这也不能怪他啊,谁叫他长了那么一张俊俏的面孔,拥有那么一副好嗓音呢?

    但是一想到南明世子今日对自己的威胁,莫一鸣的自恋,顿时消失不见,而是眼中有一抹森然精芒闪过,沉吟道:“若有一天,我将南明城堡踩在脚下的话,你还敢如此与我说话吗?”

    第二天的时候,莫一鸣起得很早,但比他更早的,是那些已经等待许久的客人。

    这一天,莫一鸣并没有隆重的出场,而是在众目睽睽之下,径直的走了下来,随着他的出现,外面的那些人顿时尖叫着冲了进来,争取坐最前面的位置,尽可能的离莫一鸣近一些。

    这一天,郡主正午的时候才醒来,或许是昨天喝得太多的原因,起来都是昏昏沉沉的,但不久后,又笑得肚子疼。实在是奇葩的人加上奇葩的问题,很让人捧腹大笑。

    很快,这一天就已经过去,这一天,莫一鸣并没有答应这些人的预约,他说他要休息一段时间,说要保持一定的神秘距离之感,而这些人,虽有不舍,但也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反正男神说什么都对。

    第二天的时候,莫一鸣依旧一脸微笑的走了下来,这最后一批客人,也是欢呼着冲了进来,这些时日,郡主整天整夜都在‘醉生梦死’内,从未离开,这些天,她可是每天都开怀大笑,但这天,她却如何也笑不起来。因为她清楚的知道,今天夜晚,莫一鸣就要去地下拳庄比赛,而且有可能前往南明战场,她很舍不得。

    所以这一天,她坐在长椅上,深情的望着莫一鸣,似乎要将他牢记在内心,哪怕他身上的每一个毛孔。这一天,她的鼻子有些酸,她希望时间就此停止,她情愿就这样安静的望着莫一鸣。

    可这一天,依旧过得很快,在郡主还沉浸在观望着时,‘醉生梦死’内的人,已经陆续离开。而且这一天的离去,要比昨日早得许多。

    因为莫一鸣清楚,这一天,他要前往地下拳庄,获胜后随着江丞相,进入南明战场!

    一想到雷啸,莫一鸣就有一种莫名的担忧,他能听出魂玄机的话语,并非威胁,他隐约觉得,雷啸似乎真的正面临着危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