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几名黑衣人的出现,让得郡主一惊,回头望去时,见得这几名黑衣人,一脸凶相,眼中带着冰冷之色,看着莫一鸣离去的背影,似随时都有可能出手。ωヤノ亅丶メ....

    郡主一眼就将这几名黑衣人认出:“谁叫你们跟踪我的?”

    这几名黑衣人一听,方才如恍然大悟一般,觉得他们忽然出现有些唐突,暴露了行踪。

    其中为首的那黑衣人急忙解释说道:“郡主别误会。”

    “误会?是公孙南派你们来的吧。”郡主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,不是,郡主别误会。”为首的黑衣人急忙解释,事实上本就不是世子派他们来的,只是他们为了讨好世子,混个一官半职,而自作主张。

    “误会?你别告诉我,你们大晚上的是出来散步。”

    为首的黑衣人,微微一笑,道:“的确是散步,我们哥几个刚出去吃了点东西,准备回去呢。”

    “大胆!”郡主沉喝一声。

    这一声落下后,立刻吓得这几名黑衣人双腿发软,一下跪倒了地上,口中直喊:“郡主恕罪,小的该死。”

    这几名黑衣人一边说着,一边扇着自己的耳光,啪啪作响。

    “你们当我是三岁小孩吗?散步?难怪他这么急着走,原来是发现你们一直跟在我后面,我就是觉得他今天很奇怪,之前公孙南是不是叫你们去找过他的麻烦。”

    为首这黑衣人极为紧张,道:“没有,没有,是小的自作主张,郡主千万别去找世子,不然我几个脑袋不保,求郡主恕罪。”

    郡主冷哼了一声,道:“以后你们几个要是敢跟踪我,或是去找明墨麻烦的话,小心你们的脑袋,跪在这里自己扇一个时辰的耳光。”

    郡主说完,便甩手而去。

    这几名黑衣人也不敢不遵从,一边扇着自己的耳光,在那啪啪的响声中,还一边说道:“多谢郡主开恩。”

    第二天清晨的时候,‘醉生梦死’里的人都开始了一天的忙碌,而莫一鸣是被一阵敲门声惊醒的,这敲门声很是急促。

    莫一鸣迷迷糊糊的起床,去开了门之后,顿时被三名壮汉推进了房间,然后房门又‘嘭’的一声,被关上。

    此刻在那大厅之中,不少人听到这异动之后,立刻抬头看向莫一鸣的房间所在,露出了幸灾乐祸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看三狼那个模样,今天定是要好好的收拾那小子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,昨天把三狼害得那么惨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说,三狼会被他打成什么样子,会不会打死,哈哈。”

    “该打,自从这小子来了之后,我们都没生意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妈咪,若三狼毁了那小子的脸,你不会心疼吗。”

    闻言,张妈下意识的看了看第二层,然后说道:“放心,受不了他会叫的,敢与我张妈讨价还价,让他长点记性也好。”

    几乎所有‘醉生梦死’的人,都希望莫一鸣狼狈的走出来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在莫一鸣的房间内,那三名壮汉气势汹汹的,一眼凶光的看向莫一鸣,似要将他撕吃了一般。

    莫一鸣当然知道他们今天是来报仇的,不过还是装出一副不要知道的样子,微笑着说道:“几位大哥,坐下来喝杯茶。”

    闻言,这三名壮汉内心的怒火更为浓烈,其中一名壮汉说道:“喝茶,你昨天可把我们害惨了。”

    莫一鸣故意眉头微蹙了一下,道:“我不懂你们的意思,我好心好意叫你们喝茶,怎么是害了你们呢?”

    另一名壮汉向前一步,厉声道:“你在那茶里面放了什么东西!”

    莫一鸣装出更为疑惑的样子,道:“自然是放了茶叶了,怎么,有什么问题吗?”

    “还装,你这个小杂碎,劳资抽死你!”

    另一名壮汉,神色露出凶狠,骂着已经挥出手掌向着莫一鸣扇去,其力道蕴含了他的所有,挥出时,甚至能带出风声。

    但莫一鸣并没有避开,而是神色蓦然一变间,在这手掌挥来之时,沉喝道:“教训你的嘴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莫一鸣的速度之快,让这几名壮汉根本来不及反应,那挥出手掌的壮汉更是一惊,脸庞已经传来一阵灼痛之感,在他的前方,也是没有出现莫一鸣的身影,此刻莫一鸣已经来到他的侧边。

    “啪啪啪!”

    又是几巴掌落下,只见这壮汉的头在摆动,一个个掌印叠加在他的脸上,顿时使得他的脸庞肿了起来。

    另外两名壮汉,看得目瞪口呆,一时间觉得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他们明明是来教训莫一鸣的,但没想到反被莫一鸣教训了起来。

    莫一鸣反手一挥,蕴含了他些许的修为之力,连续挥出了三掌,顿时将三名壮汉打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砰!”木门炸裂开来,三道身影飞去。

    “砰!”“砰!”“砰!”

    三道身影直接砸在了大厅之中,惊呼这周围人的连连后退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莫一鸣也从那楼上跳下,看着被砸得嗷嗷直叫的三名壮汉,冷哼了一声,然后扫视了一下大厅,看着这些面面相觑的壮汉,声音故意放大,道:“以后在这‘醉生梦死’内,谁想找我麻烦,我在玫瑰等他!”

    莫一鸣话语落下后,又见得一些修士,下意识的退去,生怕与莫一鸣走近一些后,就会如同三狼一样的下场。

    莫一鸣说完,又径直的往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“原来他还是个修士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想到,他竟然是个修士!”

    “你看三狼,惹什么不好,非要去惹明墨,这一次被打成这样都是轻松的了,或许下次会被打成残废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与这明墨,还是客气一点的好。”

    直到莫一鸣走后,这些人方才从之前的诧异中回过神来,只是这时他们眼中,一个个露出忌惮之色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天,莫一鸣在这‘醉生梦死’内得到了极高的尊敬,每个人都对他保持极度的客气,但莫一鸣并未领情,他可不喜欢这种脸嘴。

    而‘知心大哥’的名声也越传越远,几乎南明城所有孤单的女子,或是感情不如意的女子,甚至有那么一些性格孤僻的男子,也都听说,而‘醉生梦死’的生意也越来越好,甚至有那么一些,已经预约到了两天之后,当然,莫一鸣口袋里面的金币卡,也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所以莫一鸣并不敢出门,因为他每一次出门,都会引来无数女子在后面追赶尖叫。

    唯一不好的是,在这些人,甚至有那么一些女子,不顾丈夫的反对,坚决来到‘醉生梦死’看莫一鸣。以至于一些家庭的感情,已经破碎。在一些男子的眼中,莫一鸣就是典型的小三。

    郡主每天都来,然后每天都笑个不停。夜晚也会与莫一鸣小酌几杯,但他们并没有去‘醉仙楼’,而就在‘醉生梦死’内,郡主带来了最好的酒,还有最好的厨师。

    渐渐的,在这些天的接触中,莫一鸣似乎已经开始接纳这个朋友,不再因为她是南明城堡的人而感到隔阂。

    直到这一天中午,当莫一鸣正“专心致志”的给各位失足妇女解答心中疑惑之时,在这些花痴的目光中,这‘醉生梦死’内,忽然闯进来一个手持大刀的人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