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所谓的地下拳庄与莫一鸣想象的并不一样,起初莫一鸣认为这地下拳庄是一个隐蔽的地方,没想到是真的在地下,其次莫一鸣觉得这地下拳庄应该没有化形修士前来,可没有想到,一进来就感受到化形波动。再者,莫一鸣认为这地下拳庄应该没有多大,可当他刚走出石梯几步后,这里的空间就逐渐变大了起来,直到片刻之后,出现在他眼帘的,是占地足有万亩的比试场地!

    与其说是比试场地,倒不如说是一处演出场地。因为在莫一鸣的眼中,他能看见在那中间,有一圈白色的波动萦绕四周,如同一个阵法一样,将里面的修士困住。此刻在那波动之下,有两名修士,正在激烈的对战着。虽然那两名修士都是化形境界,但他们激战时带出来的波动,并不能撼动那白色的波动圈。

    更主要的是,在这波动圈的四周,是一层加一层的石台,此刻在那石台之上,坐满了密密麻麻的人,甚至有那么一些,已经站起来高声欢呼,为那波动圈下的两个人,加油打气,只是他的神色很是兴奋,似乎比那两人还要激动,近乎疯狂。

    四处打量了一番,莫一鸣能清楚的看见,在第一排石台上,坐着的都是一些穿着华丽之人,还有一些穿着铠甲。莫一鸣的眉头微皱,目光锁定在那穿着铠甲的中年人身上。

    此人虽然没有说话,带眉毛微微上扬,神色看上去很是平淡,但却有一种威严之感渗透出来,令人望到时,有一种不怒自威之感。莫一鸣心中顿时有了猜测,道:“那就是江丞相?”

    郡主点了点头,道:“不错,就是他。”

    说着,郡主又径直的往前去,但似乎并没有太多的人注视到她的到来,因为他们的目光依旧在那波动圈之下。她也并没有去打扰其他人,而是径直的走了数个人围起的地方,莫一鸣还在疑惑郡主去那里做什么。

    只见郡主走过去时,立刻开口说道:“让点点,让点点。”

    这些人一看是郡主,立刻一个个露出了恭敬之色,也同时让开了一条道路,莫一鸣望去,只见得那人群围着的,原来是一个大的圆形石台,那石台上写着名字,只是莫一鸣无法看清,可他能看清,那石台上摆着一些金币卡。刹那间,莫一鸣便知道之前这些人围着是做什么的。

    只见郡主拿出十张金币卡,很爽快的说道:“我押武侯赢!”

    随着她的话语落下,立刻就有一些人劝说:“郡主啊,千万别押武侯,这武侯的修为在化形三重,那夏淳的修为已经触碰到瓶颈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,那夏淳定能战胜武侯,郡主还是押武侯吧。”

    但还是有一些人支持郡主,道:“郡主押得好啊,你看看那武侯,至始至终,眼中都露出战意,那夏淳虽然修为略胜一筹,但在这种战意之下,他也表现得忌惮起来,在战场上,对手最怕的,就是这种浓烈的战意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夏淳已经触碰到化形四重的瓶颈,但是在术法上,不见得他能战胜武侯,所以这一站,武侯胜出的可能,还是很大的,郡主这一押,有八成胜率。”

    郡主看了看这些人,神色露出得意,道:“本郡主看人从未看走眼……”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当郡主的话还未说完,在那波动圈之下,一名修士顿时被另一名修士一拳击飞,最后砸在那波动圈之下,猛地喷出一口鲜血之后,主动认输。

    “夏淳赢了!”

    “夏淳胜了,武侯输了!”

    “武侯竟然会输,判断失误了。”

    刹那间,整个地下拳庄涌现出各种欢呼与叹息之色,而郡主的神色则是露出了些许的尴尬。

    “我都说了,押夏淳一定赢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我就说武侯输定了啊!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在郡主旁边的那些人,此刻也一个个为郡主叹息。而郡主一脸尬笑,道:“本郡主看人从未看走眼,只是偶尔想输一下下啦。”

    莫一鸣不知道何时已经走了郡主的旁边,道:“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。”

    郡主一听,脸上尴尬之色更浓,正欲发脾气,却发现原来是莫一鸣说出来的,所以就掐了莫一鸣一下,低声道:“在这么多人面前,你就给我留点面子啊。”

    这些人都好奇的看向莫一鸣,很显然这种如是打情骂俏的姿势,让众人都很好奇,这莫一鸣究竟是何方神圣。

    郡主很快就发现了这些奇怪的目光,道:“你们继续,我们去转一下。”

    郡主说着正要离去,却忽然被一名男子叫住:“郡主,等等。”

    莫一鸣望去,看得这名男子毕恭毕敬。

    这男子拿出了十张金币卡,递给郡主,道:“郡主,这是你押的十张金币卡。”

    郡主怔了一下,然后看向莫一鸣,神色有短暂的尴尬,但转瞬又做出了一副气宇轩昂的样子,道:“本郡主玩得起就输得起,会在乎这点钱吗?快走,快走,别碍着本郡主的眼。”

    说完,郡主又拉着莫一鸣径直的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相信了。”莫一鸣一笑,说道。

    郡主好奇的问道:“你相信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莫一鸣顿住脚步,看向郡主,道:“我相信你从来不会输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郡主更为好奇。

    莫一鸣哈哈一笑,道:“因为你输了都会有人退钱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才不是那样的人,本郡主有的是钱,还在乎那点钱吗,那些人都是为了讨好我,我才不吃这一套。我每次输了后,虽然他们都想退回给我,但我都没有收。”郡主做出一副很是清高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那你就是说,你还是会输了?”莫一鸣继续追问道。

    郡主忽然发现莫一鸣挖了一个坑给她跳,但这个坑自己不跳又不行,但面子自然是很重要的:“偶尔而已。”

    莫一鸣忽然觉得郡主这般死要面子活受罪的样子很是可爱。

    “喂,你今天来是要做什么的?来取笑我的,还是来做正事的?要不要去见见江丞相?”

    郡主急忙扯开话题。

    莫一鸣说道:“正事已经做好了,我来只是想看看这地下拳庄,至于见江丞相就不用了,我才不想欠你的人情。这江丞相不是还要十多天才去支援吗?等到他支援的前一晚再来,我不想看这些无聊的比试,我还要回去好好休息,明日还要赚钱呢……”

    莫一鸣此行实际上就是来看看这地下拳庄的所在,以及这地下拳庄是什么样的现状,如今看来,也并不是那么乱,反倒除了那比试的人,所有的人都显得很和谐。他并不担心,日后来这地下拳庄时,会招到围攻……

    更主要的是,之前那化形修士的比斗过后,从那主持人的口中得知,下面的都是聚气修士的比试。莫一鸣心想着这里聚气的修士应该居多,他日来的时候,无需表现出自己真正的实力,只需要将其隐藏,然后先挨打,表现出浓烈的战意,最后一招击败对方,所有的一切,他都已经想好。

    随着江丞相的队伍一同前去南明战场,应该不成问题。

    郡主似乎还没有玩够,瘪嘴一副很是不快的样子,觉得莫一鸣很扫兴,但她也很奇怪,自己什么时候成了莫一鸣的跟屁虫,此刻原地跺了跺脚之后,便快速的追去。

    一直出了地下拳庄,走了好一段距离,莫一鸣始终都没有说话,终究是郡主按捺不住道:“我们还是去喝两杯吧?”

    莫一鸣从出来的时候就已经观察了四周,虽然并没有直视,但已经用眼角的目光扫视了一番,以他的修为,察觉到聚气修士跟踪并不艰难。

    “还是不用了,我要回去休息,免得被人乱刀砍死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莫一鸣说着,下意识的加快了脚步。

    郡主并没有忙于追去,而是站在原地又剁了剁脚,沉吟道:“死明墨,臭明墨,竟然敢拒绝我的邀请。”

    “郡主,要不要我们去帮你教训教训他?”

    而就是此刻,在郡主的身边,忽然出现了几名黑衣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