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一鸣之所以绕进这巷子,就是因为之前已然发现有人跟踪。

    此刻跟着的这几个人,对望了一眼后,知道自己已经被发现,所以也没有任何隐藏,直接走了出来,一股气势汹汹的样子,身子周围还有修为波动散发出来,似在警示着莫一鸣。

    莫一鸣能从这波动中感受出这几人普遍在聚气八重。

    “跟着我做什么?”莫一鸣说道。

    这几个人似乎也并没有杀莫一鸣的意思,在还未查清楚莫一鸣身份之前,他们不敢轻易动手,所以仅是威胁而已。

    “你以后离郡主远一些。”其中一个为首的黑衣人说道。

    莫一鸣淡笑了一下,道:“原来你们是世子派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不重要,你只需要听清楚我的话,离郡主远一点,不然的话,会有你好看。”这为首的人语气中带着威胁之感。

    莫一鸣不想在这南明惹事,心知这几人一定是世子的手下,若将这几人杀了的话,定然会引起世子的疑心,到时候他的麻烦事定然会很多。所以他装出了一副委屈的样子,道:“不是我要招惹郡主啊,是郡主她非要拉着我出去。要不,你们去给郡主说一下,叫她别来找我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这几人面面相觑的对望了一眼,他们很清楚,此行这般举动是自行决定,根本没有受到世子的吩咐。他们更不敢去找郡主。此刻莫一鸣的一番话语,倒是让他们觉得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回答。

    即便是这原本语气带着威胁的为首之人也是如此,但终究还是故作镇定的说道:“此事你不用管,日后郡主找你的时候,你躲着她就行,不然的话,你就别想在这南明待下去了!”

    莫一鸣不想和这些人纠缠下去,道:“尽量。”

    这为首这人冷哼了一声,便带着身后几个人离去。

    “人红是非多……”莫一鸣叹息了一声,便径直的往‘醉生梦死’走去。

    ‘醉生梦死’的人大部分都已经睡去,张妈还在大厅之中,似乎正等待着莫一鸣的到来。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郡主与莫一鸣走得很近,又或许是莫一鸣现在是‘醉生梦死’很红的原因,现在的张妈对莫一鸣极为客气,见得莫一鸣到来后,立刻就微笑着迎了上来:“小主啊,你终于回来了啊。”

    莫一鸣能明白张妈的心思,点了点头,道:“那个人走了没有?”

    张妈皱了皱了眉头,似乎还不怎么明白莫一鸣话语中的意思,仔细一想后,如同恍然大悟一般,道:“哦,你说在你房间的那个?”

    莫一鸣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自从你出去之后,就没有走出来呢,兴许还在等你呢。”

    张妈蒙嘴一笑,说道。

    莫一鸣心想,此人定还未从沉睡中醒过来,道:“还有别的房间没有?”

    张妈疑惑道:“怎么?你不想接他?那人可是大款,出手很大方,你看你与他初次见面,就给了那么多金币卡,你再陪他一晚,或许还会有更多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,那我出去找个客栈吧。”莫一鸣说着,正要离去。他很清楚张妈不会让他离去,这般举动,只是让张妈给他安排一个房间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张妈自然不会放这棵摇钱树离去,急忙说道:“我说小主啊,你与那些人约好明日要解说她们心中苦楚的,你走了怎么办,玫瑰旁边,还有一间百合,你就在那将就一晚上吧,明早还有客人呢。”

    莫一鸣并没有说话,而是径直的往楼上走去,走进了那叫百合的房间,房间内的摆设与玫瑰几乎一样,唯一不一样的是,原本插着玫瑰花的地方,现在是百合,被褥上绣着的,也是一朵大大的百合花,很是洁白。

    莫一鸣今天的确有些累,进入房间之后,并没有洗漱,一头就倒在床上。但刚一躺下,便听见了传来的呻吟之声,这呻吟是由男生发出,而且还是三个人。

    莫一鸣心中暗喜:“这药效,持续得还真久啊!”

    第二天清晨的时候,莫一鸣是被各种声音吵醒的,首先是隔壁传来的开门声,那开门声并非是轻轻开的,而仿佛是某一种东西从房间内冲出。

    莫一鸣迷迷糊糊的出来,立刻到从那房间冲出的,并不是什么东西,而是三个口吐白沫的人,这三人浑身无力,倒在地上,见得莫一鸣走出来,一个个勉强的抬头看向莫一鸣,眼中尽露凶狠之色,但却没有说话,很显然他们都意识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莫一鸣故意做出一副很紧张的样子,走了上去,道:“三位大哥,你们怎么了?”

    看得莫一鸣这般虚伪的表情,这三个壮汉直接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,想要站起来狠狠的揍莫一鸣一顿,但却无法站起。只能用仅有的力气,咬紧牙关。

    而此刻,从这房间内,走出来一个神色极为满足的胖妇,这胖妇走了出来,并没有直视倒在地上的三名壮汉,而是看向莫一鸣,露出了一个令莫一鸣背心发凉的笑容:“小乖乖,我今天晚上预定你,可以吗?”

    莫一鸣身子一颤,道:“不好意思,我有约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改天吧。”这胖妇说着,伸手摸了摸莫一鸣的脸颊,便妖娆的走了下去。

    莫一鸣打了一个激灵,内心暗叹:“这或许才是真正的泰山压顶。”

    旋即,莫一鸣又将目光移到这几名壮汉身上,道:“几名大哥,暂作休息吧,我要下去接客了。”

    此刻在这‘醉生梦死’外面,有一群女子已经迫不及待的到来,郡主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坐在大厅之中。莫一鸣回到房间洗漱一番之后,与昨日一样的出场方式,再次引起了整个大厅的欢呼,疯狂不减昨日,反而更胜。因为今天来的人,比昨日多了一倍有余。很显然,昨日莫一鸣的名声,已经被传了出去。

    郡主一直没有说话,但却笑个不停,几番笑瘫坐在长椅上。实在是这些人的奇葩问题与莫一鸣的回答,太好笑。

    特别是莫一鸣时常露出尴尬的神色,但却要勉强装出微笑,这般模样,的确有点委屈莫一鸣了。

    不过还好,这一天下来,虽然很累,但莫一鸣足足赚了三百张金币卡。

    深夜时分,这些人方才很不舍的离去,但约定明日再来。

    郡主约了莫一鸣,莫一鸣本想拒绝,但因对那‘地下拳庄’很好奇,而且很想前往南明战场,所以与郡主匆匆的吃了一些东西之后,便径直的往‘地下拳庄’走去。

    在郡主的带领下,莫一鸣绕过了几条巷子,然后来到一处大门面前,那大门上面挂着一块牌匾,上面写着‘地下拳庄’四个字。

    门前有两名卫兵把手,本想对莫一鸣进行搜查,但见得是郡主带来的,并没有阻挠。

    走进大门之后,是一片种满花花草草的庄园,这里似乎荒无人烟。

    只见郡主轻车熟路的在青石板上走着,直到来到一处亭子时,她转动了一下柱子上的虎头,顿时在郡主的前方,忽然发出了轰隆一声,地下渐渐的打开了一扇大门,里面发出光亮,能清楚的看见一处石梯渐渐向下。

    更能听到此刻在这地下,有一片叫嚷声传来,更有一阵修为波动,传出时令莫一鸣的没有一皱:“这地下拳庄内,竟然还会有化形修士来?”

    “我们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郡主转头看向莫一鸣,微笑着说了一声后,便领着莫一鸣向下走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