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就别想了。”郡主看得莫一鸣有些好奇,道。

    莫一鸣更为疑惑,道:“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你还认为在那战场上,谁都可以立下战功的吗,像聚气六重的修士,在那上面顶多是炮灰而已。在地下拳庄比斗的人,修为普遍在聚气七重一样,你去肯定会被打得落花流水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还说这是个办法。”莫一鸣白了郡主一眼。

    郡主咧嘴一笑,道:“说不定你很能忍受挨打呢。在那里,江丞相实际看中的修士的战意,好战之人,往往会被他带走,你是不是好战之人?”

    “或许算是吧。”莫一鸣道。

    “那明日我带你去……”郡主微笑着说话时,举起酒杯与莫一鸣又干了一杯。

    夜越来越深,酒劲也渐渐上头,‘醉仙楼’里面的客人也渐渐离去,而与此同时,在南明城堡内的某一建筑内,此刻正有一个气愤之人,坐在大厅之中,拳头紧握,眼中露出森然。

    此人正是南明世子公孙南。

    在这大厅之中,此刻也站立着一个穿着黑衣的男子,这男子表情极为猥琐,似乎做惯了偷偷摸摸的事情。

    数息之后,公孙南猛地一拍座椅,怒站了起来,沉喝道:“此事当真?”

    闻言,那黑衣男子的身子猛地颤栗了一下,道:“千真万确,小的亲眼看见他们进勒‘醉仙楼’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确定之后,公孙南的目光中,顿时露出了杀意。

    “世子,我们要不要带人,现在去杀了那个明墨。”

    这黑衣人的眼睛微眯,似乎就等着公孙南的一句话之后,便可立刻带人去‘醉仙楼’,杀了明墨。

    但公孙南却摇了摇头,道:“‘醉仙楼’那么多人,去的话肯定会被蝶儿骂,在那么多人面前,定会很丢脸,再说了,这明墨是什么身份都还不知道,先查清他的底细再说。”

    这黑衣男子闻言,便应了一声告退。

    随着此人的离去,公孙南望向外面,看着漆黑的夜,目光显得深邃,拳头握得嘎吱作响,一股醋意从内心升起,眼睛也微眯了一下,心中喃喃:“蝶儿虽然去爱去那‘醉生梦死’,但每一次都是去发泄心中愤怒,从未叫那些人出来过,这明墨究竟是什么人,竟然会被蝶儿带去‘醉仙楼’,那‘醉仙楼’,蝶儿还没有带去我呢!”

    同样是在这个时候,在西峰的后山,小军踏入了聚气六重,无恒坐在山头遥望远方,神色显得极为惆怅。

    少了莫一鸣的存在,五虎也心情失落,他们在担忧着莫一鸣在远方是否还好,是否被别人欺负。

    直到凌晨的时候,郡主终于不敌酒意,倒在玉台头上,脸颊通红,迷迷糊糊睡去之后,嘴中还在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“明墨,你知道我,你是我第一个朋友,你有没有把我当朋友啊,我想与你一样,自由自在,不受别人束缚。”

    “明墨,答应我,不要和其他女子亲近,可以吗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莫一鸣还保持着一些清醒,他听着郡主的迷糊声,忽然很同情郡主。

    脱去身上外衣给郡主披上之后,莫一鸣看了看那这‘醉仙楼’的最下方,这下面的店小二如何能看见莫一鸣一般,忽然化为长虹飞上,转眼就出现在莫一鸣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公子。”这店小二极为客气的对莫一鸣称呼道。

    “郡主她喝醉了,你们送她回去?”莫一鸣道。

    店小二微微一笑,道:“公子放心,郡主在我们‘醉仙楼’有专门休息的地方,在下等会就送她回去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有劳了。”莫一鸣微笑说话时,继续说道:“对了,算一下多少钱,结账。”

    店小二微笑道:“公子不必了,郡主已经结过账了。”

    莫一鸣觉得很奇怪,道:“她就没离开过,什么时候结的账?”

    店小二道:“公子难道不知,这‘醉仙楼’有一半是郡主的。”

    莫一鸣道:“还真的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郡主不想给公子讲她的一些事情,是在下多嘴了。不过在下还想多问一句。”店小二说道。

    莫一鸣点了点头,道:“你问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公子与郡主是什么关系。”

    谈到关系,莫一鸣还真的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,郡主把他当朋友,但他并没有承认。若是陌生人的话,又不可能坐在一起在这喝酒,若是恋人,那更不可能。

    “普通朋友而已。”左想右想,莫一鸣还是说出了这四个字。

    “公子定然与众不同,在南明城内,我从未见郡主带任何人来过这里,包括城主都没来过,更没听说她有任何朋友。您是第一个,公子能否答应小的一件事情?”

    这店小二似乎很了解郡主。

    莫一鸣看这店小二极为关心郡主,又没有什么恶意,便问道:“答应你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店小二看了看郡主,道:“不瞒公子,小的这条命,还是郡主捡回来的,自从来这里打理‘醉仙楼’之后,就时常见得郡主一个人在这里望着夜空发呆,一个人喝闷酒,有些时候,还独自流泪,小的看着的确不是滋味,又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。今日看郡主与公子您前来,有说有笑……我希望公子有空的时候,能多陪陪郡主。”

    莫一鸣看了看郡主,此刻看去时有一种莫名的孤单之感,他不知道郡主究竟承受了多少寂寞与孤独,对少哀愁与悲伤,但他知道他有自己要做的事情,他有他自己的使命,所以他不敢肯定的答应这店小二。

    “如果条件允许的情况下,一定。”

    莫一鸣给自己留了一些余地。

    这店小二倒也识趣,并没有多问,道:“多谢公子。公子要不今晚就在这歇息?”

    莫一鸣道:“多谢好意,我回去还有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送公子下去。”

    莫一鸣点了点,并没有拒绝。

    随着那纸扇变大之后,莫一鸣随这店小二便向下降落。一直到‘醉仙楼’的门前之时,这店小二还客气的打了一些招呼。

    从‘醉仙楼’里面时,街道上已经逐渐变得安静。莫一鸣快步的往‘醉生梦死’走去,片刻后,他觉得有些不对劲,顿了顿脚步之后,绕开‘醉生梦死’的路途,走进了一条小巷,转瞬后,他忽然回头,看向后面,虽然没有任何影子,但他还是开口说道:“跟了我这么久,出来露个面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