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人的话语,的确让人出乎意料。

    即便是郡主也是如此觉得,她完全没有想到,这个看去男人味十足,且不怒自威的大汉,竟然会好这一口。

    但张妈也同样的出乎意料,她根本顾不及对方是什么人,微笑着上前将那三十个金币捡起之后,道:“够了够了!”

    但最出乎意料的,是莫一鸣!

    他竟然直接答应了下来:“我的房间,在玫瑰,我在房间等你。”说完,莫一鸣便径直的走了上去。

    这一切来得太突然,也太措手不及,以至于郡主一时间都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,究竟发生了什么。她眨了眨巴眼睛,有些不可思议的望着莫一鸣的背影,道:“你也好这口。”

    “你等我一会。”莫一鸣转头看向郡主,说完后径直的上去。

    而那大汉,此刻眼中顿时露出贪婪与迫不及待的神色,快速的跟去。

    莫一鸣坐在床上,这大汉进来之后,露出一副很是猥琐的样子,然后转身轻轻的关了上门,一副摩拳擦掌的样子,与之前很不相符。

    “我的小乖乖……”他刚一说完,顿时向着莫一鸣扑去。

    莫一鸣之所以答应,是内心已有了抉择,他要用这大汉做第二种药品的试验品。

    所以在这壮汉扑了的一瞬,他并没有躲闪,而是手指轻弹间,那被他准备在掌心的‘迷幻散’顿时被他弹出,无色无味,却被这大汉吸入到体内,使得这大汉,顿时倒在了地上,似陷入了沉睡,但嘴中却是在喃喃自语,嘴角带着微笑,即便是睡去,但依旧一副很陶醉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我的小可爱啊,皇冠给你带啊!”

    “我的小乖乖,来亲一个,嗯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乖乖,快来!抱一抱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这大汉陶醉在梦中的声音,莫一鸣起了一身鸡皮疙瘩,快速的走出房间之后,便来到了张妈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我今天的酬劳。”莫一鸣直接开口。

    张妈也没有拒绝,直接将一些金币卡给了莫一鸣之后,莫一鸣点了点,的确是这么多,便来到了郡主的身边。

    郡主诧异的目光在莫一鸣的身上转了转,道:“这么快?”

    “什么这么快!”莫一鸣有点不知道郡主话语中的意思。

    郡主忽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:“原来你是个快枪手啊!”

    莫一鸣指了指郡主的头,道:“你都想些什么呢,走!”

    说完,莫一鸣径直的往外走去,而郡主也快速的追上。

    留在‘醉生梦死’的,便是那些眼红的壮汉……

    “唉……你是怎么搞定他的?”

    “怎么你一进去就出来,而他没有出来?”

    “谈一下,你此刻的感受,爽还是不爽?”

    郡主一路上好奇的问道,还带着那种打趣的神色。

    莫一鸣也是一路白眼,完全不知道这所谓的郡主,脑袋里都是想些什么,相比较之前那些女子问的问题,现在郡主所问得问题,更为奇葩。

    “我给他下药了!”莫一鸣顿住脚步,转头看向郡主,说道。

    郡主怔了一下,道:“下药,你竟会有这种神奇的药?是什么药,说来听听,我不相信。哈哈!”

    莫一鸣白了郡主一眼,道:“你爱信不信,你今天是来取笑我的呢,还是来请我喝酒的?”

    被莫一鸣这样一说,郡主马上就停止了她的好奇,道:“好了好了,不逗你了,不过话说回来,你酒量如何?”

    “还行吧。”

    “能喝多少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我没有试过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莫一鸣在郡主的身旁一路边走边聊,并没有觉得有紧张之感,反倒有些自在,他也没有注意这街道上,此刻这些行人的目光,都凝聚在他与郡主的身上。似乎郡主笑得如此灿烂,与其他人聊得如此轻松自如,这是一次。

    而他们更没有发现,在他们的身后,一直有一个人尾随在后。直到他们来到这名为‘醉仙楼’的门前,郡主给莫一鸣介绍着这‘醉仙楼’的豪华之时,两人踏进去之后,那尾随在他们身后的人,方才神色一变间,快速的折返回去。

    这栋酒楼足有百米之高,似穿入云霄,每一层的四角都拐着灯笼,随风摇曳,但里面的烛火却没有熄灭。

    这酒楼里面的楼梯是旋转式的,而且在正中间,楼梯上点着各色的蜡烛,照亮整个酒楼,使得其缤纷华丽。

    莫一鸣扫视了一眼四周,这里的客人很多,且穿着都极为华丽,甚至有那么一些穿着铠甲,应该都是一些将士和富豪。

    即便是酒楼的小二,其穿着都极为华丽,根本不像一个仆从,反倒像某个富家子弟,他走了过来,对着郡主弯身一拜,道:“郡主,您来了。”

    郡主点了点头,道:“我订的位置还在吗?”

    这店小二说道:“当然。”

    “带我们上去。”郡主说道。

    这店小二点了点头,从衣袖间掏出一片纸伞,这扇子呈圆形,上面画着一副山水画,很是壮观。

    他将这纸扇放在地上之后,这纸扇忽然变大,直径足够十米。

    而这纸伞上的山水画,也因其放大后,变得如同真的一般,不知是出自那一个画家之手,很是唯美。

    莫一鸣与郡主,还有这店小二站了上去,顿时这纸扇在店小二的操控下,泛起了淡淡的修为波动,如腾云驾雾一般,缓缓的升起。

    这周围的客人也注视到了郡主的到来,但大多的目光,都是凝聚在莫一鸣的身上,他们都在好奇,郡主竟然会带一个陌生人,来这里喝酒。

    但因为是郡主,所以他们没有任何一个人,敢多言半句。

    直至这纸扇升到了‘醉仙楼’的最顶一层,方才停下。

    这里是一处宽空的平台,头顶虽然有瓦片盖着,但这四周都是空的,唯有四根雕龙石柱将其支撑和护栏将其围住。这里一眼望去,就能看见漫天繁星,看见茭白圆月。

    感受着微风拂来,放心望去,一切平静如初,一切宽广无比,一切似乎都变得释然起来。

    在这中间,有一白玉台,玉台四周,是四张翡翠座椅。

    店小二告退了一声后,身子顿时化为长虹,直冲酒楼最下面。

    以莫一鸣对这店小二修为的判断,此刻的修为定在化形之上,而且丝毫不下于自己!

    “我喜欢在这里。”郡主开口说着,走的护栏旁边,微风拂起她的发丝,散发出淡淡清香,在月光下,她的脸,变得更加的白皙。

    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然后闭上眼睛,一副很是陶醉的样子。

    在这一瞬,莫一鸣忽然觉得,郡主并不是那么刁蛮了。

    “这里的风很凉,这里的景很美,这里可以看到整个南明,这里,没有人监视,没有人束缚。”

    数息之后,郡主转身看向莫一鸣,露出一个甜甜的微笑,虽如此,但莫一鸣似乎能察觉到她眼神中的一丝愁绪。

    “你有心事?”莫一鸣说道。

    郡主微微一笑,道:“怎么?你又要当你的知心大哥,为我解说我心中的疑惑苦楚?”

    莫一鸣说道:“你与他们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觉得,你与别人不一样。”郡主正说着,一道长虹忽然出现,化为了店小二的模样。

    只见这店小二衣袖一挥间,顿时在那玉台上,出现了各种美食与美酒,还有精致的酒壶与酒杯。

    “郡主慢用,公子慢用。”

    这店小二弯身一拜之后,继续化为长虹消失。

    莫一鸣正在感叹这里上菜如此之快时,郡主已经开始给他斟酒,然后递给莫一鸣之时,继续说道:“所以我与你,可以无拘无束的笑,所以我才会带你来这里,以前,都是我一个人来。”

    “镗!”

    酒杯碰了一下,两个人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酒入口甘甜,落肚时回香,似有绵绵情意,令人回味无穷,又好似思绪万千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好酒。”莫一鸣淡淡一笑。

    “难得有一个朋友,当然是要用最好的酒招呼。”郡主说着,又给莫一鸣斟上酒。

    莫一鸣一听,觉得这也太突然了吧,自己啥时候与她成为朋友了?他可是与南明有着深入骨髓的恨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