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一问题,问得莫一鸣顿时尴尬起来,他自然知道对方想知道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并没有任何一个客人取笑问的这个人,她似乎问出了所有人的心声,她们一个个望着莫一鸣,并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莫一鸣脑海快速的思索,想着各种各样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这可如何回答啊,真是世间之大,无奇不有。这么奇葩的问题,他们都能问得出!”莫一鸣内心暗暗叫苦。

    转瞬后,他有了抉择:“索性不回答!”

    于是莫一鸣抬头微微一笑,看向问问题的人,道:“你猜!”

    这女子顿时比出了一个手势,莫一鸣微微一笑并未回答。

    这女子以为并不准确,于是连续比出了几个手势,莫一鸣依旧以微笑回答,特别是当这女子双手摊开的一瞬,顿时让莫一鸣吃了一惊,你他妈以为我是大象啊!

    莫一鸣终于忍受不住他各种各样的手势,道:“我觉得,有些东西保持点神秘感还好点,最起码你们还有个念想,能去猜测,能去幻想……你说呢?”

    接下来的话语,当然是男神说什么都对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笑死我了!”

    而就在这个时候,在这大厅的某一处,忽然传来了笑声。

    循声望去,莫一鸣顿时看见了那个熟悉的红衣女子,正是郡主夏蝶!

    不知道是什么时候,她坐在那里的。或许唯有少许的人知道,事实上,从莫一鸣还未出场的那一刻起,她就坐在那个角落,只是一直没有被莫一鸣发现。而且之前各种奇葩的问题,各种莫一鸣的回答,都被她听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此刻她终于忍不住,大笑出来。

    而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认识南明郡主的话,或许说在他们眼中,有了男神之后,郡主也不算什么。所以当这笑声泛起之后,这些人一个个将目光移向到了郡主身上,那眼神,似要将郡主撕吃了一般。

    而郡主也立刻意识到了这一点,笑声戛然而止,露出了一个歉意的微笑,道:“不好意思,打扰了,你们继续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莫一鸣见到郡主之后,显得有些不自然。以至于面对着这些人各种各样的问题时,都觉得比较尴尬。

    但纵然如此,这样的提问与解答,始终是到了夜幕来临的时候。

    在这期间,郡主几次笑得肚子抽,倒在长椅上笑个不停。但她并没有与之前那样哈哈大笑,而是蒙着嘴笑,故而憋得很难受,所以在一些时候,她竟跑到外面大笑完了之后,有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但令她最为好笑的,并非是这些人各种奇葩的问题,而是莫一鸣面对着这些奇葩的问题,不知道该如何回答,又不得不回答,还要故意做出很轻松自如,掩藏尴尬的模样。

    这一天,所有来‘醉生梦死’的客人,都坐下来看莫一鸣,听着他解说着各种各样的问题,所以一直没有听过,一直到此刻,莫一鸣方才抢先开口说道:“今天就截止到这里吧,我有些累了,想早点休息,各位也去早些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莫一鸣的确有些招架不住,他似乎在下逐客令,但这些人并不这样觉得,他们甚至同情莫一鸣,觉得他真的累了,于是一个个留下‘我们明天再来’此类的话语后,便各自离开。

    随着这些人的离去,郡主终于在那长椅上,笑出了声音。

    张妈根本没有去理会此刻郡主的存在,而是在数着这一天的收获,一天下来,足足收了三百张金币卡,这么多张金币卡,相当于‘醉生梦死’一个月的收入!

    莫一鸣也没有去找郡主,而是看了她一眼之后,正欲上楼,却忽然被郡主拦住。

    “我是不是应该叫你……南山好声音?”

    郡主说完,又忍不住的笑出了声音。

    “你今天来,若是要解决心中疑惑的,那请明天吧。”

    莫一鸣话语落下之后,推开了郡主的手,又继续向上走去。

    郡主跑上前去,又将他拦下。

    “走那么着急干什么?”郡主撅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想要干什么?”莫一鸣现在不想招惹南明城的人,但这郡主对他死缠难打,他不知道究竟对方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“那么凶做什么,我今天来又不是找你麻烦的。”郡主说道。

    “找我麻烦,我也没有什么时间,说吧,究竟什么事情。”

    莫一鸣依旧一副淡漠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这么拽,还没有人对本郡主这么拽过呢,不过看在你长得这么俊俏的份上,就饶恕你吧,今天我来,是专门请你出去小酌两杯的,昨天的事情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谢谢二字从郡主的口中说出时,莫一鸣觉得有些诧异,他完全没有想到刁蛮任性的郡主竟然会说谢谢二字。所以莫一鸣的口气,也因此变得缓和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谢谢就不用了,毕竟也没有帮到你,小酌两杯可以,我们就在这里喝吧。”

    郡主摇了摇头,道:“这里这么差,我带你去南明最好,最豪华的酒楼!”

    说着,郡主就拉着莫一鸣走出去。

    “明墨……”忽然的,就在这个时候,在这大厅之中,那纱帐后面,忽然传出了一句声音。

    循声望去,能看见一个身影,正独自喝着闷酒。

    莫一鸣与郡主的脚步同时一顿间,目光看向那声音发出的地方,在他们好奇究竟是谁的同时,顿时那纱帐缓缓的移开,露出了那个说话之人。

    此人满脸络腮胡,目露精光,身材壮硕,眉毛浓密,此刻一杯酒下肚之后,抬头看向莫一鸣之时,有一股不怒自威之感,似一个强者所拥有的气势,但看去有觉得是男人味十足。

    “此人?”

    莫一鸣的眼睛微眯了一下,他不知道对方是不是易容,又或者是不是一个熟人。可仔细观察下,他依旧没有感觉到丝毫熟悉之感,即便是易容,依旧能从眼神中,判断出对方是否是莫一鸣认识之人。而现在的莫一鸣很确定,此人,他绝对不认识。

    “唰唰唰!”

    就在莫一鸣好奇之时,此人从兜里掏出了三十张金币卡,落到了桌上。

    “这些金币,你陪我一晚,可够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