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三名壮汉对望了一眼,觉得这新来是不是要给自己找靠山,于是便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莫一鸣始终带着微笑,倒也很客气,道:“几个大哥做一下,先喝杯茶。”

    说完,莫一鸣便去倒茶,只是趁他们不注意时,他从百川袋内拿出了火爆丸,然后将其捏成粉末之后,加入茶杯之中。

    这火爆丸捏碎之后依旧是无色无味,随着热茶冲入杯中,那粉末便消失不见,他不缓不慢的将茶杯端到这几人面前,依旧是那副很客气的样子:“几个大哥,日后小弟在这里,定会招来许多麻烦,还请几位大哥多关照。”

    其中一名壮汉点了点头,接过茶杯,道:“在这里,要懂规矩,不是你的你别抢,是你的,也要分一些给我们。”

    另外两名壮汉也同时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莫一鸣微笑着说道:“小问题,有我的,就有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莫一鸣岂能不知这三人是来威胁他的,他当然要让这三人成为试验品。此刻内心暗喜,看着这三名壮汉喝茶时,正等待着这三名壮汉药效发作的时候。

    口吐白沫,全身无力!莫一鸣想到这里,内心暗自叫爽。

    这三名壮汉将茶喝了之后,站了起来,觉得莫一鸣学乖了一些,心想着这莫一鸣定是怕了他们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们要下去接客了。你自个也打理下楼吧。”

    莫一鸣微笑点头,便见这三名壮汉,径直的往外面走去。只是当踏出门槛的那一瞬,其中一名壮汉,应该是这三名壮汉之首,回头看向莫一鸣,道:“你最好不要耍小聪明,得的金币,分我们一些,保证你在这里平安无事,不然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莫一鸣点了点头,道:“小弟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懂事好相处。”这壮汉撂下一句话后,便走了下去。

    莫一鸣梳洗了一翻,正走出房门之时,看向大厅,看到这三名大汉又在围着一个客人转,可是此刻他们显得有些异常,身子出汗,一副发热的样子,甚至看向这名客人时,眼中露出了强烈得渴望。

    “药性发作了。”莫一鸣站在楼上看着这三人,果不其然,这三人与这客人聊了转瞬之后,便迫不及待的带着客人回了房间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事情……只可意会,不可言传!

    莫一鸣优哉游哉的走下去,他知道这必定是一场恶战。正在这时,张妈走了过来,微笑着说道:“哎哟,我的小主啊,你怎么就这样出来了啊。”

    莫一鸣疑惑,这不出来也不行,出来也不行,他们葫芦里都卖什么药啊。

    莫一鸣说道:“怎么?有什么问题吗?”

    这张妈一脸兴奋,神色很是奇怪,道:“我觉得你身上有独特的魅力,既然你卖相不卖身……我已经准备好了,以后你只要与这些人聊天,勾住他们就行,你的出场方式,我也为你准备好了。”

    张妈说着,指了指上方。

    顺着张妈指去的方向,莫一鸣现在才注意到,不知道什么时候,在这楼阁的各个地方,已经挂满了帘布。

    “以后你从房间出来之时,就慢慢的走出来,然后会有人来开帘布,最后你下楼,坐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张妈说着,又指了指莫一鸣的后方,此刻那里不知道何时多了一张长长的座椅。如宝座一般,摆在这大厅的最中间。

    “出场如此隆重!”莫一鸣心中暗叹。

    “现在,你先回房间,外面有些人等着进来呢!记住我给你说的话。”张妈说着,推着莫一鸣上楼。

    莫一鸣寻眼望去,看得在那门外,有一帮女子正在嘈杂的议论着什么。

    很显然,张妈对莫一鸣宣传,很到位!

    莫一鸣一想,反正是卖相不卖身,聊聊天倒也没什么,于是就回到了房间。

    待莫一鸣回到房间之后,张妈方才放那些人进来,一脸笑意的说道:“各位别急,小主马上出来,请各位先坐下。”

    这些人一进来之后,便寻了一个位置坐下,然后又开始议论。

    “这张妈说来了一个俊俏小子,我倒想看看,有多俊俏!”

    “是应该来点新人,天天都是那些面孔伺候,看着都烦了。”

    “据说这新人卖相不卖身,我倒想看看,这人究竟有多大魅力。”

    “秦夫人光是聊天都给这新人许多钱,这新人的声音,难道真很富有磁性?我喜欢这样的男人!”

    张妈做出了一个打住的姿势,高声说道:“各位安静,先听我说。”

    随着张妈的声音落下,现场的议论声方才渐渐的安静起来。而张妈在此刻却是露出了一个哀伤的表情,似在同情一般说道:“此事说来话长,我们新来的小主,明墨,其身世真是可怜,自由与父母走散,被人拐卖辗转几次,最后藏于深山。”

    “那些年,他可吃够了不少苦啊!”

    张妈的话,越说越激昂,似要引起这些人的共鸣。

    莫一鸣在房间内听着时,苦笑不得,心想着这张妈究竟要演哪一出?

    “起初被野兽追,掉入悬崖,险些丧命,在深山内待了十几年,以野果为食。你们说,可不可怜!”

    张妈的话语,让得这些人顿时开始议论起来。但大多,都是露出了同情之色。

    “但是!”张妈忽然沉喝一声,压下了这些议论之声,继续说道:“他坚信,还会见着自己的父母,所以这一路寻来,便来到了南明城,奈何身上没什么出奇之处,方才来到了我们‘醉生梦死’。所以卖相不卖身,往各位,体谅。”

    “是挺可怜的,没了父母,被拐卖,沦落至此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身世如何,长得俊俏就行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张妈继续说道:“所以各位,待会见着我们小主的话,若是觉得我们小主,请慷慨解囊!”

    最后总结的话语,直接让莫一鸣无语,原来编这么一出戏,就是为了这最后一句话啊!

    “快点吧,先叫他出来再说!”

    “快点,我们都等不及了,让我看看他有多俊俏。”

    “知心哥哥,快出来!”

    随着张妈最后一句总结话语落下之后,现场的议论声再次变得嘈杂起来,而张妈就是需要这种气氛,这种让他们迫不及待的感觉,勾起他们的兴趣。

    张妈继续说道:“若各位待会见着我小主,觉得还满意的话,希望各位,回去之后,给我多宣传宣传我的小主。”

    “先见了人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真如你所说的那样,一定帮你宣传。”

    “叫他出来啊,我等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张妈觉得是时候叫莫一鸣出来了,转头看向第二层时,给事先在第二层等待着的几名丫鬟使了一个眼色,顿时那帘布给拉拢。

    “明墨小主,快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随着帘布被拉上,张妈对着玫瑰的房间,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莫一鸣缓缓的推开门,随着木门‘吱呀’声响响起,如能激荡住这些人的心神一般,使得这些一个个呼吸,略有急促。

    “多谢各位赏脸!”

    在莫一鸣踏出房间的那一瞬,他的声音也同时泛起,而随着这声音的回荡,或许因为这些人迫不及待的原因,又或许是这声音与他们想象着很相符,整个现场,顿时疯狂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