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还有这种药!”

    莫一鸣的眼睛瞪得很大,他第一次知道有这种药的存在。

    这并非是让人服用之后脾气变得火爆,而是服下之后,让人欲罢不能,欲仙欲死!

    莫一鸣不由得吞了一口唾沫,特别是看到那上面写着:“一个时辰者,服吃药品,五个时辰……更甚者,一天一夜!”

    一天一夜是什么概念?之前莫一鸣在‘醉生梦死’里就看到那壮汉痛苦的表情,那口吐白沫的难受模样。

    “这么强大,这么暴力!果然够火爆!”

    莫一鸣沉吟了一下,继续翻阅下面的页数。

    直到那‘迷幻散’出现在他的眼中之后,他立刻就来了兴致,因为此药能让人迷幻间沉睡五个时辰,也就是说,中了此散之人,会立刻睡去,然后做五个时辰的梦境。而且这梦境,是他想到什么,就能做出什么样的梦。

    莫一鸣需要的就是这样的迷幻药。

    那老者见得莫一鸣看得津津有味,不由得嘴角露出一个邪魅笑容,道:“小伙子,你喜欢那东西?年纪轻轻的,还是少服用点,对身子不好。”

    被这老者一说,莫一鸣的身子顿时怔了一下,他忽然觉得有些尴尬,道:“我没说我要服用啊。”

    这老者继续说道:“那就更不行了,你是想用那*散去祸害良家妇女?”

    闻言,莫一鸣觉得更为尴尬。这都说的什么话,良家妇女?你能不能说是年轻女子啊?我才二十不到,有那么重的口味吗?

    “你想多了,我可没有你内心那么猥琐。”莫一鸣说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。人不风流枉少年,我懂你。”这老者一脸逗趣的模样,似乎要让莫一鸣一步步往他的坑里跳。

    莫一鸣拿起书籍,走到这老者的面前,道:“你不懂我,我要这本书,是为了自保。这本书卖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自保?”老者依旧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“实话告诉你,在这里怕得罪其他人,又不想杀他们,将他们迷幻后,沉睡一觉,不是很好?”莫一鸣道。

    这老者似满意的点了点头,道:“看不出来你还是个善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起很坏吗?”莫一鸣反问道。

    老者微笑着说道:“坏不坏只有你自己知道,这本书,一百个金币卖给你吧。”

    莫一鸣从百川袋内拿出了一百个金币,递给老者:“多谢。”

    说完,莫一鸣又依照那迷幻散炼制所需要的药材买了一些,之前莫一鸣也大致观察过这上面药品所需要的药材,基本每一种丹药所需要的炼制药材都是一样的,只是放入药材的顺序不一样。

    “不过我还是善意的提醒你,在这南明城内,千万不能在显眼的地方炼药,被人盯上可不是一件好事。”

    正当莫一鸣离去之时,这老者说道。

    莫一鸣顿住脚步,再次客气的道谢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还有,若什么时候想学乐器了,来我这里,我教你。”

    莫一鸣点了点头:“一定。”

    说完,莫一鸣便径直的往‘醉生梦死’走去。莫一鸣快速的原路返回,很快便来到‘醉生梦死’。

    ‘醉生梦死’中,此刻来到几个客人,但莫一鸣并没有去注视他们,但他却成为了全场的焦点,可他并没有去注意,而是径直的往楼上走去,关上门窗,开始盘膝而坐。他并不想在这个时候炼药,而是需要在凌晨时分,所有人都睡去之时。

    因为一旦现在炼药的话,必定会引起其他人的注意,那药香定会散发出来,他也不敢保证,中途会不会有人破门而入。

    很快就到了凌晨,但凌晨的南明城都极为热闹,似乎这里的人都喜欢过夜生活,可此刻在莫一鸣隔壁的房间内,却传来了呻吟之声,甚至能听到隔壁的隔壁也传来了呻吟之声。

    或者与其说是呻吟之声,何不如说是咆哮!因为那声音,的确很大,不知是哪一个悍妇发出。

    直到接近黎明的时候,街道上方才安静起来,莫一鸣也能听到打呼之声,天快亮的时候,鸡鸣晨,莫一鸣迫不及待的取出了丹炉,然后生火,加入少许水之后,开始了那迷幻散的炼制,约莫半个时辰之后,莫一鸣猛地一拍丹盖,顿时丹盖飞起的一瞬,里面顿时有白色无味的粉末飞出,被莫一鸣的修为之力控制之后,缓缓落入他事先准备好的瓶子当中。

    若是一般人炼制这迷幻散,定然会花费很长时间。而莫一鸣对火候控制和感知都有所体会,再加上他用修为之力控制火候,还有炼药的经验,故而炼制这迷幻散,不需要太久。若是多炼制几次,他定然还会在更短的时间内,将其完成。

    满意的将这瓶子收下之后,莫一鸣的眉头忽然一皱,似乎想起了一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对了,这迷幻散若是不小心被我吸入之后,我且不是也会如同被迷幻一般?”

    沉吟中,莫一鸣再次翻阅这本书籍,之前并没有翻完,以他推断,在最后的几页,应该记载着解药的炼制方法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在莫一鸣继续翻阅的情况下,在倒数第三页的时候,就出现迷幻散的解药。

    令莫一鸣觉得诧异的是,这迷幻散的解药,竟然是凝气丹!

    “服用凝气丹,修为瞬间恢复,心凉气爽,似静水……好像与这迷幻散真的要关啊……”

    猜测中,莫一鸣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,他将凝气丹服下之后,便从瓶子内取出了一些迷幻散,然后吸入鼻孔之后,没有丝毫反应,解除了他内心的疑惑。

    “果然如此,这凝气丹是这迷幻散的解药。”

    沉吟中,莫一鸣再次观看这本书籍,他脑海中有了思绪:“这本书,若是被其他人发现的话,会不会很丢脸?不行,我应该将它烧掉……不过若将它烧掉的话,这些所谓的‘稀世珍药’就无人传承了啊,不行,我得将他们传承下去,说不定以后有用呢!”

    莫一鸣的嘴角露出一个坏坏的笑容,越笑越觉得欢悦。

    “日后若谁欺负我,我给他服下一颗火爆丸!谁在我面前装正经,我给他洒去*散!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莫一鸣可怕的想法,立刻就被他开始印证。他先是花了一个时辰,将各种药品的炼制方法牢记在心之后,似乎拿起这本书,点起了火,将其烧毁。

    在烧毁时,还不忘自我安慰自己:“有些什么是逼不得已啊,先人留下来的传承,既然被我看见,就肯定有一定的安排,这是上天的安排,我不能违抗上天的命令啊。”

    渐渐的,南明城的人开始苏醒,街道也变得热闹起来,‘醉生梦死’里又开始了一天的生意。

    而莫一鸣,却是披头散发的,将丹炉药材收入百川袋之后,又用意念输入百川袋之内,眼中顿时露出了满意之色。

    “这么多药品,得找个人试试,是真是假!”

    莫一鸣说着,站了起来伸了一个懒腰,忽然的,他们的房门被‘砰砰砰’的敲,外面传来几名壮汉的狂躁之声。

    “真以为自己长了一副还脸庞,就不用做生意了啊,这么晚了还不起床,耍大牌呢?”

    莫一鸣一惊,不顾自己蓬乱的头发,心想着机会来了,缓缓的走到房门前,拉开了房门,顿时看到了三名气势汹汹的壮汉,这三名壮汉,就是之前招呼秦夫人的三名壮汉,想法他们还在为秦夫人的事情,对莫一鸣心生怨恨。

    莫一鸣一笑,只是那笑容中有一种无法言语的邪魅,道:“你们进来,我慢慢和你们说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