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明城的热闹一直持续到深夜时分,莫一鸣出了房间之后,就漫步在这街道上,或许是因为灯光朦胧的原因,莫一鸣并没有受到太多的注视。

    今天踏入南明的那一刻起,莫一鸣就没有好好的观赏过这南明成的夜景,夜空下的南明的确很美丽,有种无法言语出来的祥和,并非是战乱,那热闹声中也大都是人的欢笑声。

    莫一鸣去钱庄兑换了一些金币之后,坐上了河中小舟,站在船甲上,沿路观看风景,很快,小舟靠岸后,莫一鸣支付了二十个金币之后,便走上了一间亭子。

    此刻这亭子中,有一对年轻的情侣相互依偎,对于莫一鸣的到来,他们没有丝毫的注意。而莫一鸣也不会去打扰他们,继续前行,走出亭子之后,来到一处放烟花的地方,不少孩子望着天空,高声欢呼,甚至有那么一些,开始闭眼许愿。

    虽然很吵闹,但在这一刻,莫一鸣忽然觉得心静了许多,他想过这种无忧无虑的生活,但却从未做到。

    他的思绪有了复杂,他想起了许多往事,想到了许多忘不掉的人。在原地逗留了片刻之后,他嘴角露出一个苦笑,似在感叹人生的无奈,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很快,莫一鸣找到了一家药铺,这药铺里面很安静,只有一名白发老者哼着小曲,很是悠闲,似乎并不为这淡薄的生意感到忧伤,不用担心明天。

    莫一鸣走了进去,这老者抬头望了莫一鸣一眼,并没有露出热情,依旧哼着他的小曲,那曲调很欢快,莫一鸣听到之后,顿时觉得心中有种愉快之意。

    莫一鸣并没有说话,这老者依旧在哼着小曲,并未理会莫一鸣。

    直到片刻之后,这老者忽然停止了歌声,道:“站这么久,是来买药的,还是来避难的?”

    莫一鸣一笑,道:“是来买药的,不过我还想再听听的歌声。”

    闻言,这老者眼中忽然渗出精芒,似好奇的打量了一下莫一鸣,道:“别人觉得我哼曲是疯子,你这小子,有点意思,竟还会听我唱歌。”

    “自娱自乐未尝不是一件好事,何况你还唱得这么好。”莫一鸣说着,打量了这药房一周,在西方的角落,有一排书架,架子上摆着一些成旧的书籍,应该是一些药材炼制的方法。

    这老者终于露出一笑,道:“你是第一个说我唱歌唱得好听的人,你小子真有眼光。”

    “像我这种五音不全,什么曲调都不会的人,自然听着很好。”莫一鸣一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曲调都不会?”这老者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有问题吗?”莫一鸣说道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兴趣学,人间百种乐器,我样样精通。”这老者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莫一鸣起初觉得这老者不热情,但现在也未免太热情了吧。

    说起乐器,莫一鸣第一时间想到的,便是自己的长生笛,那长生笛自从获得之后,别说上面的术法没有看到,连响声,也没有吹响过!

    但现在他显然不会将长生笛说出来。

    莫一鸣知道现在该做什么事情,微笑着说道:“我先感谢你了,不过我很好奇,你这里生意如此清淡,为何还如此开心?你就不为明天犯愁吗?”

    这老者没有了之前的严肃模样,似乎他的严肃只是针对一定的人,像莫一鸣这样的,他完全严肃不起来,所以微笑着说道:“人生在世,天有不测风云,能活到哪天算哪天。开心是一天,苦愁亦是一天。车到山前必有路,计划不如变化,何必顾虑那么多。不过话说出来,我卖的是药材,生意清淡意味着受伤生病的人就少了。不值得开心吗?”

    莫一鸣很佩服这老者的心态,道:“您说得多,这世间无纷争,无伤痛的话,何尝不是一件美事。不过,这南明城,真的如同现在这样祥和吗?”

    这老者看了看莫一鸣,觉得莫一鸣眼中有故事,但并没有直接言语,道:“乱与不乱,看自己的心。你处于闹市,只要心静,一切都是平和的,反之,你在祥和之地,心是乱的,什么都不是平静的。今天你来,该不会是与我谈这些的吧?”

    这老者之前有注意到莫一鸣的目光,继续问道:“你是药师?”

    莫一鸣道:“会炼制点丹药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你今天来是为买书?”老者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莫一鸣点了点头,道:“还要买一些药材。”

    “年轻人,好学是好事,你要买什么书?”老者说道。

    莫一鸣走到书架面前,道:“我还没确定好,等我先看看。”

    老者并没有继续问下去,也没有继续去观察莫一鸣,而是继续哼着他的小曲,依旧那副悠闲的模样。

    莫一鸣的目光虽然停在这书架上的书籍上,但他的脑海,却莫名的泛起之前老者所说的话,似乎这老者说的每一句话,都有深意,只是莫一鸣现在不能体会。

    莫一鸣继续观望,他大致翻看了一些,书籍上记载的都是一些疗伤的普通药品炼制方法,直到他忽然注意到那角落处,有一本布满灰尘的书籍,莫一鸣的没有微微一蹙。

    他轻轻的吹去书籍上的灰尘,这是一本泛起成旧气息的书,似乎已经存在很多年了,但仿若一直没有被人发现过。

    这老者哼着的小曲,也是在这一刻,忽然的戛然而止,似乎注意到了莫一鸣的举动。

    莫一鸣将这本成旧的书籍捧起,定眼望去,立刻就看到了书籍上的那四个字——意乱情迷!

    “原来真的有这种药物!”虽未说话,但莫一鸣内心沉吟间,已开始翻阅里面的内容。

    第一页映入莫一鸣眼球的话,便是那*散三个字,下面是药材的模样,第二页是炼制此药散的方法,第三天是讲这药物的效用。第四页是另一种药物的名称——火爆丸!

    看见火爆丸这三个字,莫一鸣的身子不由自主的怔了一下,他想着世间竟然会有药物让人脾气火爆起来。

    但很显然,他这个想法是错误的,因为接下来他看见了那炼制的方法,以及那效用之后,简直是让得他,大跌眼镜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