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跟屁虫?”莫一鸣没有皱了一下,郡主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世子?”莫一鸣继续说道,郡主又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莫一鸣微微一笑,道:“作为一个郡主,你居然怕他?”

    郡主的声音,压得很低,道:“我不是怕他,我是烦他!”

    莫一鸣正在想如何将郡主送出去,现在倒是来了一个好机会,所以眼中立刻露出得意之色,道:“这不正好,有人带你回去,免得你在这里打扰我清静。”

    莫一鸣说着,就径直的往房门走去,却被郡主挡住,郡主脸上满是哀求可怜之色。

    但莫一鸣根本没有理会,一把将郡主拉开之后,便开了房门。

    “郡……”

    当莫一鸣走出房门的一刻,他刚一开口,就看见了大厅之内那名穿着铠甲之人。

    此人铠甲很是华丽,散发着晶莹白光,头戴凤冠,腰间别着一把精致的玉剑,穿着一双金色的长靴,很是光亮。只是他神色高傲,目中无人,且眉宇间渗出一种自身散发的骄傲之色,更是在此刻看向莫一鸣之时,狠狠的白了莫一鸣一眼。

    此人虽五官端正,但那气色,给人一种不愿亲近的感觉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将目光凝聚在了莫一鸣的身上,很显然等待着莫一鸣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莫一鸣僵持了一下,在众目睽睽之下,道:“郡主,已经走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莫一鸣便走进了房间,再次关上了房门。

    这些壮汉都觉得很是诧异,明明他们的视线从未从那间房间离开过,郡主何时走的?难不成是跳窗走的?这好像不是郡主的风格啊。

    但并没有一个人敢多言半句,因为他们都清楚的知道,郡主很厌倦世子,如何此刻多言的话,日后郡主定会想尽各种方法来虐待他们。不单单是折磨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他们领教过郡主的手段,当然不想再次领教。虽然他们很好奇为何莫一鸣毫发无损,但是现在并不是应证这个的时候,因为世子显然不相信莫一鸣所说的话,而是快速的走上楼梯,想自己亲自查探。

    他们更知道世子的手段,一旦发威,那便不是虐待如此简单了,而是直接杀死。

    很显然,这些人都希望莫一鸣死去。

    莫一鸣关上了房门,看向正找躲藏地方的郡主,道:“看见他,我知道什么叫烦了,我决定帮你。”

    郡主低声感谢,继续找躲藏的地方。这里的东西几乎都被她砸烂,一时间想找一个合理的躲藏地点,的确有些困难。

    莫一鸣指了指窗帘,道:“窗帘后吧。”

    郡主一溜烟,便跑到了窗帘后,几乎是在同一时间,莫一鸣的房门就被一脚踢开,世子气势汹汹的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巡视了一番之后,看机这房间各种破碎的痕迹,又看了看地上落下的皮鞭,再看了看莫一鸣的身子,内心顿时起了疑惑,道:“郡主来过?”

    莫一鸣点了点头,道:“来过,不过已经走了。”

    世子再次看了一番,道:“为何你身上没有伤痕?”

    莫一鸣支支吾吾不知道该如何回答,的确这个问题很难回答,在他犹豫间,世子猛地蹲起,捡起皮鞭,一鞭抽出。

    这一鞭带着破风声音,更有修为聚气七重的力道蕴含在内。

    莫一鸣并没有选择躲闪,而是在这一瞬间,将自己的防御降到了最低,以至于那皮鞭抽在他身上的时候,顿时出现了一道深深的血痕,而他也顺势倒在了床上。

    莫一鸣能看得出这世子与郡主不一样,如果此时与世子发生正面冲突的话,定会让自己陷入一片困境,所以他选择了隐忍,更不会暴露自己的修为。

    “郡主的鞭子都在这里,你究竟把她藏哪里了!”

    世子怒吼一声,手中皮鞭正欲抽出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郡主怒吼一声,从那窗帘后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公孙南,我的人,你也敢打!”郡主怒视着世子说道。

    见得郡主出现,世子的脾气一下就温和了起来,道:“我说蝶儿啊,你为什么要躲着我啊。”

    “别叫得这么亲热,我叫夏蝶,与你不是很熟。”郡主白了世子一眼,道。

    世子看了看莫一鸣,道:“区区一个窑子之人,也敢骗我。”

    世子说完,眼中立刻露出森然之色,似要将莫一鸣活生生的吞下,本被郡主如此针对,他就已经有苦说不出,此刻正不知道气往哪儿撒,看见莫一鸣时,猛地扬起手中皮鞭,正欲抽去时,郡主忽然站到了前面。

    “是我叫他这样做的。是我叫他骗你的,怎么了?”

    郡主一脸不悦的样子。

    世子一副很无奈的表情,道:“蝶儿,你为何老是躲着我呢?”

    郡主说话也是不留颜面的那种人,直接说道:“你看不出来吗?我很烦你,甚至是厌倦你,而你却一天像个跟屁虫一样,跟在我身后,像个无头苍蝇一样,在我耳边嗡嗡作响!”

    世子露出了一副委屈的表情,在郡主面前,他完全没有表现出丝毫的傲气,道:“可我们两是有婚约的啊,你要面对这个事实,迟早我们都是要在一起的。”

    “婚约?”郡主冷笑了一声,继续说道:“那时候我还没有出生了,再说了,经过我答应吗?”

    “即便如此,你也不应该成天混在这种地方,跟这种不三不四的人在一起啊!”世子说着,又看了看莫一鸣。

    郡主说道:“就是因为你一天跟着我,我觉得很烦,所以才来这些地方,找这些人发泄!什么叫不三不四?我觉得你才是那个不三不四的人,现在很慎重的告诉你,我即便是嫁给他,也不会嫁给你!”

    郡主说完,转头指了指莫一鸣。

    这真是躺着都要中枪,莫一鸣是多么希望不要卷入他们的战争之中,可没有想到郡主为了摆脱世子,竟然将自己拉了出来,此刻莫一鸣是典型的有苦说不出啊。

    世子又看了看莫一鸣,露出了鄙视的目光,然后目光再次回到郡主的身上,道:“蝶儿,怎么能说出这样唐突的话,他怎么能配上你的千金之躯。”

    郡主淡笑了一下,笑容中满是讥讽之色,道:“他那里不如你了?就凭你有个难干的父亲?除了这样,你还有什么?你告诉我,他是没有你长得俊俏,还是没有你潇洒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世子刚要发脾气,但转瞬后又轻言细语起来,似好心相劝一般的说道:“蝶儿,不要乱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错话了吗?你看你贼眉鼠眼,一脸猥琐样,看着就心烦!”郡主狠狠的讥讽着世子。

    根本没有人敢在世子面前说这么多讽刺的话语,也只有郡主如此了,因为这世子自小对郡主就爱慕有加,只是郡主一直对他没有表现出好感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能将我与这样一个人做对比。”世子说道。

    郡主微微一笑,道:“那你怎么还厚着脸皮的站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今天我便留在这里了。”世子似在耍小孩子脾气。

    但郡主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,道:“你爱待多久,待多久。只要别跟着我就行,本郡主,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郡主便快速的离开了房间。

    世子立刻追了出去,只是刚一出门的时候,他转头怒视了莫一鸣一眼,道:“小子,以后离郡主远一点,不然的话,小心脑袋不保!”

    莫一鸣一听,内心暗自叫苦,他觉得自己很无辜。不过若刚刚说郡主在这里的话,事情也不会演变成现在这个样子,这一切,似乎都是自己作出来的,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要帮助郡主,只是觉得,似乎郡主,与这南明的凶残无情之人,沾不上任何的边际。

    不过这世子的话语,也绝非是在开玩笑。他能从其话语中听得出来,现在不是制造是非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还是尽可能的离她远些……”

    莫一鸣走上前去关上房门,一颗丹药下肚之后,痛疼有了缓解。他闭眼开始调息,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下,正在缓缓愈合。

    这一直是莫一鸣心中的迷,只是这个迷现在还不能解开,他必须得找到雷啸之后,看是否这些年有自己父母的下落。

    唯有从自己父母口中,他方才能明白一些东西。

    不过当下之急,还是要应对接下来的每一个客人,这里的客人千变万化,若有一天,客人真的强行要求上床的话,到时候莫一鸣还真不知道怎么办。

    思索了片刻之后,莫一鸣的内心有了抉择,点了点头,沉吟道:“下药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