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不亲不知道,一亲果然是吓一跳,不仅这红衣女子惊慌失措,连莫一鸣也有了反应。

    这可是除了自己的娘亲之外,第一次吻别的女子啊。

    这也是这红衣女子,第一次被别人轻薄。

    所以几乎就在莫一鸣吻下去的一瞬,这红衣女子先是安静了转瞬,旋即猛地翻身,站了起来,高声道:“你个流氓!”

    莫一鸣并没有觉得害羞,他想借机羞辱一下南明的人,心中也有了坏的念想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想刺激吗?怎么?怕了?”

    郡主气得不轻,呼吸有些急促,脸颊通红,指了指莫一鸣,欲言又止,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应对。

    “怎么?第一次被别人亲吻?”

    莫一鸣带着一脸邪魅的笑容,继续追问道。

    郡主咬了咬牙,怒意从眼中渗出,再次挥出皮鞭之时,凝聚了她所有的修为之力,向着莫一鸣抽去。

    莫一鸣依旧没有躲闪,依旧是用手接住了这一鞭,依旧是用力一拉,这红衣女子被这力道带动直接被莫一鸣紧紧抱住。

    这一次莫一鸣是正面抱着她的,那酥软的山峰顶在莫一鸣的胸怀上,让莫一鸣的呼吸有些急促。

    “你放开我!”

    郡主大吼,挣扎时却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莫一鸣借此又吻了一下郡主的额头,还做出了一副很是享受的样子,道:“好香!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无耻流氓!你快点放开我!”

    郡主的大叫声,很快传出了房间,回荡在大厅之内,使得这些壮汉,此刻一个个面面相觑的对望了一眼。他们曾经也试着征服过郡主,可是都没有成功,反倒是遍体鳞伤,此刻让郡主如此惊呼,莫一鸣是第一人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他们的神色变得难看起来,很显然,莫一鸣并没有受到他们想象当中虐待,现在被虐待的,反倒是郡主!

    “叫得这么大声,你不怕别人都知道我在抱着你吗?”

    莫一鸣在郡主的耳边轻声说话。

    这一话语,倒是提醒了郡主,现在这般叫声,的确有些丢脸,若是传出,她在这里被莫一鸣轻薄了,且不是很有面子?

    “你……快点放开我。”

    郡主说话的声音,变小了起来,并没有回荡出去。

    “放开你可以,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件事情。”莫一鸣内心有了想法,开始与郡主谈条件。

    “你竟敢与本郡主谈条件,不要命了吗!”郡主虽然声音很小,但言语中却带着愤怒之意。

    “既然选择抱着你,就没有想过后果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谈什么条件!”郡主觉得自己招惹到了一个无赖。

    “日后不能来这里,用你的皮鞭抽人。”莫一鸣直接说道。

    起初郡主认为莫一鸣口中的条件,是要许多金币,或者是给他一官半职,完全没有想到,莫一鸣竟然会说出这般条件。

    所以郡主虽然还有怒意,但内心却是在暗叹此人还是一个心善之人,在这种时候还在为别人着想。

    一瞬间,郡主忽然没有那么讨厌眼前的人了。

    “我答应你!”郡主说道。

    莫一鸣顺势放开了郡主。而郡主则是迅速退到莫一鸣一丈之外,然后嘴角忽然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我是答应你不用皮鞭抽他们,不过我换成铁鞭抽他们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莫一鸣也觉得自己看见了一个无赖,正欲反驳时,觉得并没有太多的意义,道:“罢了,那是你自己的事情,你若真觉得用铁鞭抽在他们身上,听到他们的求饶声觉得舒服的啊,那便由你。”

    事实上,在这短时间的接触当中,莫一鸣虽然觉得郡主是一个嚣张跋扈,古灵精怪的人,但并无杀人念想。

    若是真的有杀意,现在莫一鸣放开她之后,她定不会与莫一鸣多说,直接回到南明城堡,找来人将莫一鸣杀了。

    郡主撅嘴得意的说道:“当然,那样我会觉得有快感。”

    莫一鸣白了郡主一眼,道:“真是变态。”

    郡主再次上下的打量了莫一鸣一番。之前一心想着虐待莫一鸣,并没有真正的注意过他,此刻再次打量时,郡主觉得莫一鸣与那些人,似有不同之处,一下就来了兴致,好奇的问道:“我说你明明是一个修士,可以加入南明,为何要待在这个地方?”

    在之前那短暂的交手中,郡主已经发现莫一鸣并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人,而是一个看似文弱的修士。

    “不想加入。”莫一鸣冷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既然来到这里了,为何不脱掉衣衫,与他们一样?”郡主继续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为何要脱掉衣衫,我卖相不卖身。”莫一鸣回答。

    “卖相不卖身,待在这里就是为了骗那些人的钱?”这郡主说话很难听。

    莫一鸣看了看郡主,白了她一眼后,并没有回答。她觉得自己不屑回答郡主的这个问题。他来这里时,立场已经很明确,是卖相不卖身,那些人肯为他掏钱,那是别人的自愿,他从来就没有觉得骗了任何一个人。

    任何东西,都是你情我愿的。

    郡主背手走上前去,蹲下身子将那两张金币卡捡了起来,然后看向莫一鸣,继续说道:“你与其他人不一样,看见我的金币卡,不会两眼放光。看来你也不是为了钱财,你是……北荒的奸细!”

    这郡主指着莫一鸣说道。

    莫一鸣身子一颤,再次白了郡主一眼,冷冷的回答道:“你觉得是什么就是什么吧……我累了,今日还请郡主你回去,我想休息。你看你把我这里搞得乱七八槽,我还得收拾打理一下,没想到来这里的第一天,就倒了如此大霉。”

    郡主一听,转身找了一张椅子坐了下来,道:“我今天就不走了。”

    莫一鸣已经没有心情与这郡主纠缠下去,他不知道这郡主还会耍出什么花样,起身之后,道:“你不走,我走!”

    闻言,这郡主连忙起身,挡在了房门面前,道:“你也不准走。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你拦得住我吗?”莫一鸣说道。

    郡主说道:“当然拦不住你,不过你若要出去的话,我就在这里大叫,到时候引来卫兵,把你带回去严刑拷打,你说你这个奸细,会不会承认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莫一鸣真心觉得这郡主不好惹,他心知这街道上时刻都有巡逻的卫兵,若真是大叫的话,定然会引来大量卫兵,搞不好这郡主真的会如同他口中所说,引来大量卫兵,然后带回去,严刑拷打。

    莫一鸣可不想还未寻到雷啸之前,自己就先蹲了监狱。

    “你想待多久就待多久吧,我先睡觉了。”莫一鸣说着,转身走到那床榻面前,倒头正欲睡去,却又忽然想到了什么,猛地站了起来,开始脱裤子。

    这一幕,惊得郡主急忙捂住了眼睛,道:“你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脱裤子啊,我喜欢裸睡!”莫一鸣一副坏笑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变态!”郡主说了一声,转身正欲刚刚推开房门,正欲离去,却又猛地退了回来,一脸惊慌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真的相看?”莫一鸣说道。

    郡主做出了一个嘘声的姿势,小声的说道:“别出声,那个跟屁虫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世子,你来了啊。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张妈的声音也从大厅之中,随之传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