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一鸣转身关上房门,他没有想到在这种地方竟会有如此貌美的女子,但这女子给莫一鸣还有一种嚣张跋扈之感。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,他可不想招惹这种嚣张跋扈的人,更主要的是,莫一鸣从他们口中听到了‘郡主’二字,此人定然与那南明城主有一定的关系。他本就对南明心有芥蒂,对于任何一个南明城主身边的人,他都提不起任何友好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而就在这个时候,莫一鸣的房门,忽然被一脚踢开。

    那红衣女子,顿时走进了房间,看向莫一鸣之时,眼中露出了诡异之色,嘴角那笑容中的邪魅,更为可见。旋即她转身关上了莫一鸣的房门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那大厅之中的各个壮汉,方才松了一口气,甚至有一些壮汉,露出了一副看好戏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这一次够他受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长这么俊俏的面孔,有什么用,还不是一样被抽!”

    “你们猜猜,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接下来就会听到明墨的惨叫声,哈哈。”

    一些壮汉围在一起笑了一声,他们的目光停在那名为‘玫瑰’的房间,一时间竟忘记了去招揽其他客人,而是静静的等待着莫一鸣传来惨叫。

    今日莫一鸣来,看着那张俊俏的面孔,他们本就心生嫉妒,后来又在短短的时间内,在秦夫人的手中弄到那么多钱,更让他们眼红,他们正想着该如何整治莫一鸣,现在‘郡主’既然来到,倒也省了不少事。

    莫一鸣抬头看了看这郡主,眼中带着淡漠,道:“做人如此没有礼貌,进来不用敲门的吗?”

    这红衣女子仰了仰头,露出高傲之色,手中皮鞭轻轻的动了动,拖在地上后,道:“本郡主想去那里就去那里,想进那里就进那里,根本用不着敲门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没有答应你进来。”莫一鸣依旧冷声说道。他在这一瞬间忽然觉得,南明城主身边的人,都是如此不讲理的吗?

    “不需要你的允许,你只要把本郡主伺候好了……”这红衣女子话说到这里,眼珠忽然一转间,轻拍了一下腰间百川袋,顿时两张金币卡出现在她的掌心,被她丢在地上后,继续说道:“这两张金币卡,都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莫一鸣并没有直视地上的金币卡,道:“我没有心情接待你,你还是请回吧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,还害羞,放心很刺激的!”

    这红衣女子说完,手中皮鞭忽然扬起,带着破风之声,落下时直接向着莫一鸣抽去。

    以莫一鸣的修为,躲开这一鞭当然非常容易,所以他仅仅是轻轻的往皮鞭一侧,便完美的避开了这一鞭。

    而这一鞭,直接抽在了床上,那被子顿时有棉穗溅起。

    望得这一幕,莫一鸣忽然想明白为何这些壮汉如此惧怕这红衣女子,这一鞭下去,若落在凡人肉身上面,定然会出现深深的血痕。

    “有两下子啊,我喜欢!”

    此刻这红衣女子,不但没有生气,反倒是眼中兴致更浓,沉喝一声后,手中皮鞭再次扬起,向着莫一鸣抽去。

    莫一鸣再次轻易的避开这一鞭,这一鞭直接抽在了那梳妆台之上,将那梳妆台直接劈成了两半。

    这一鞭甚至蕴含了此人的修为之力,以莫一鸣的感受,这红衣女子的修为应该不高,约在聚气五重左右。这一鞭若抽在凡人肉身上面,定会让那人,皮肉炸开!

    与此同时,在大厅之内的那些壮汉,此刻一个个眼中喜悦之色更为浓郁,一个个窃窃私语间,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“开始了!”

    “我敢保证,不多久,那新来的定会传来求饶之声。”

    “可郡主是不会放过他的,哈哈。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房间内的红衣女子,其身子也是怔了一下,刚才那一鞭明明是蕴含了她的修为之力,其速度已经加快,她完全没有想到,这新来的竟然会如此轻易的避开这一鞭。

    这一鞭,在这之前,在这里的人没有任何一个人避开过。

    “难不成我的修为有所下降?”这红衣女子并没有多说,仅仅是内心沉吟了一声之后,猛地挥出皮鞭。

    砰的一声,皮鞭顿时抽在木桌上面,木桌碎成几半,而莫一鸣依旧丝毫无损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没有人能连续躲过本郡主的三鞭!”

    这红衣女子有些吃惊的看着莫一鸣,内心暗叹之间,再次扬起皮鞭,快速的抽向莫一鸣。

    房内不断传来各种东西碎裂的声音,而莫一鸣依旧没有受伤,而是不断的躲开,也没有正面迎击。对付聚气五重的人,莫一鸣只需要动动手指,可他显然不会这么做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在那大厅之中,每一个壮汉的眼中似乎都带着疑惑之声,他们听到各种东西碎裂的声音,但却没有听到莫一鸣的惨叫,但他们不相信莫一鸣不会惨叫。

    “呵呵,这新来的,忍耐还真是可佳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敢保证,待会他出来的时候,一定会遍体鳞伤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敢保证,等会他出来的第一声,绝对是叫郎中,哈哈!”

    显然,这些人曾经都领教过这红衣女子的手段。

    但在房间之内,莫一鸣却丝毫无损。

    而此刻,倒是那红衣女子,显得有些气喘吁吁,她看向莫一鸣,喘了一口气之后,嘴角狡黠笑容再现,道:“真的有两下子啊,看不出来。你竟然能连续躲过本郡主这么多鞭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这里的人是什么人,但终究是人,你用不着下手这么狠吧。”莫一鸣淡声说道。

    这红衣女子沉喝道:“本郡主的事情,用不着你来管,本郡主就喜欢寻找刺激,怎么了!”

    这红衣女子说完,再次扬起手中皮鞭,向着莫一鸣挥去。

    这一次,莫一鸣并没有选择躲闪,而是神色蓦然一变,内心有了抉择,当这一鞭落下之时,他伸手接住了这落下的皮鞭,然后猛地一拉,顿时这红衣女子被这力道带动,出现时已被莫一鸣抱在了怀中,莫一鸣一转身,顺势倒在了床上,将这红衣女子紧紧抱住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喜欢刺激吗,那我们便来刺激刺激吧。”

    莫一鸣说着,轻轻将头低下,呼吸吐出热气,低头吻了一下这红衣女子的脸颊,这红衣女子身子打了一个激灵,吓得惊慌失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