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一鸣能从秦夫人的眼中看出,此事非同小可,似乎秦夫人真的知道一些什么。

    秦夫人端起酒杯,依旧含情脉脉的看着莫一鸣,碰杯喝了一杯酒之后,微笑着说道:“怎么,看你如此焦急模样,难不成你真的认识我们战神雷啸?”

    莫一鸣之前的神色变化有些突兀,也难免会露出马脚,道:“不瞒夫人您,当初我在南山深处,受到异兽追,恰好遇见正在历练的雷啸,是他救了我,我是来感恩的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你还是个记恩的人,不过能不能报答这个恩情,还说不一定呢。一来是因为那战场不是随随便便都是人能进的,二来,曾经的战神江丞相与他处处作对,说不定哪天暗地里被弄死都不一定,这南明城的水很深,你还是少涉足的好,安安静静的,做你的美男子……”

    莫一鸣一听,心中更为担忧,继续说道:“那要如何才能进入战场?”

    秦夫人有些诧异,她完全没有想到莫一鸣竟然会问到进入战场的事情,在她看来,莫一鸣顶多是个文弱之人,战场之事,根本不会与他扯上关系,一旦踏上战场,他肯定是作为炮灰的那一个,但若眼前之人是为了报恩去战场,秦夫人倒也觉得很不值得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只要记住恩情就行了,报恩之事,有机会再报,不用搭上性命。”

    秦夫人好心相劝,莫一鸣也并没有继续追问,他懂得秦夫人言语中的意思,虽然秦夫人是好心相劝,但之前秦夫人说了那战场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进的,南明水深,如此一来,倒意味着这南明有一些不能说的话语。

    所以莫一鸣并没有追问,他更不会继续问江丞相的事情,他必须继续谨慎下去,不能在与秦夫人还未完全熟悉的情况下,一下子问那么多东西,若是这样的话,肯定会引起对方的好奇。

    从踏入南明的那一刻起,莫一鸣就觉得这里戒备森严,虽然进入南明之后,这些地方看起来很随意,但街道上时常有卫兵巡逻,如此一来,莫一鸣能推测出这南明内,时刻都在戒备着什么,若是自己露出一些马脚,被抓去审问之后,到时候就不好了。

    莫一鸣不能确定,若自己继续追问下去,引起秦夫人的怀疑。他不敢确定,秦夫人是要帮自己还是要帮南明,莫一鸣没有这个把握,没有把握的事情,莫一鸣显然不会去冒险,毕竟此行他知道自己是来做什么的,即便在秦夫人面前,秦夫人就是一个花痴的模样。

    但在爱慕与权威的面前,莫一鸣不能权衡。

    于是在接下来的闲谈之中,莫一鸣都没有提起关于南明的事情,反倒是勾起了秦夫人的思绪,让得秦夫人陷入了一次次伤心之中,没有继续用那种含情脉脉的眼神看向莫一鸣。

    不过这倒也好,这倒使得莫一鸣轻松了许多。

    说起秦夫人的往事,莫一鸣还觉得有些揪心,秦夫人的这一生,还算坎坷。农村出生,十岁种地,十五岁跟随父母去了汉城打拼,十六岁两个哥哥病死,十七岁慢慢起家,十八岁认识了那名负心汉。十九岁有了身孕,却不幸流产,二十岁再次流产,二十二岁又流产,二十四岁,郎中告诉她不能身孕,他俩的事情一直被家里反对,说那负心汉靠不住。但那时她处于热恋之中,根本听不进去。

    那时候她身材苗条,还是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子,不像现在如此。二十五岁的时候不顾家人反对,与那负心汉来到南明打拼,二十七岁的时候母亲生气,最后郁郁而终,二十九岁家业破产,父亲想不开跳河身亡。三十岁的时候,夫君偷腥,她哭着要回去,可又被夫君甜言蜜语的留下。三十一岁的时候,夫君出轨。这一次就比较恶劣,夫君甚至隔三差五的就带着不同的女子回家,甚至那些小三还指着秦夫人的脸说,秦夫人是黄脸婆。三十二岁生辰那一天,她狠心将夫君与那小三乱刀砍死在缠绵中。

    于是她开始打拼,成为了女强人,有了如今的家业,至今未嫁,一天醉生梦死,乐在其中,但心中却无法抹去那一份恨!

    话语说到最后,秦夫人抽泣了两声,深吸一口气之后,忽然对着莫一鸣微笑着说道:“我觉得你与他们不一样,那些人都是为了我的钱财,用各种话语,可是我看得出你是生不由已,所以我愿意给你钱。故而我肯与你畅谈心声,憋了这么多年的气,一直没有人听我诉说,此刻说出来,倒是轻松许多,今日我有些累了,想回去了。你始终是我的小乖乖……”

    秦夫人起身,并没有丝毫逗留,拿起自己的大衣之后,便径直的往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莫一鸣并没有挽留,也没有过多的说话,他道谢了一声之后,望着这肥胖的身影,忽然觉得有一种孤单的滋味。

    可秦夫人刚一走出去,张妈就马上应了上来,道:“五五分成的东西呢?”

    莫一鸣知道张妈很现实,立刻从兜里取出一些金币卡之后,递给了张妈。

    张妈数了数,确定无误后,满意的看向莫一鸣,赞赏道:“没有想到你身上还有如此隐藏的魅力呢,竟然能与这些人畅谈,还能勾起他们的往事,我是不是该叫你知心大哥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张妈内心忽然有了想法,惊喜道:“既然你卖相不卖身,那我要好好包装你!”

    莫一鸣并不知道张妈口中所谓的包装是什么,他无奈的摇了摇头,似在感叹人生,但实际上是觉得这里的人很奇怪。并没有多说,而是径直的往自己的房间走去,他知道明日秦夫人还会来,到时候继续套话,从秦夫人的口中,渐渐了解南明,渐渐知道雷啸的下落。

    天很快就黑了下来,这一天,莫一鸣没有继续走出房间,而是坐在窗前,观望着窗外一幕幕。看着这热闹非凡的南明城,直到此刻灯火阑珊之时,‘醉生梦死’内,忽然传来惊呼。

    莫一鸣疑惑的走出房间,看了看大厅,看见了此刻在这大厅中的每一个壮汉,其眼中都露出了惊恐之色。甚至有一些,找地方开始拼命的躲藏。

    而此刻在这大厅的正中间,有一名身材婀娜的女子,这女子身穿一袭红衣,很是耀眼,眼睛水灵,皮肤白皙,发丝乌黑很有条理的扎着,没有太多的装饰品,只有一把簪子。

    她迅速中四周的壮汉,看得这些壮汉眼中惊恐的神色,目光忽然变得有些诡异与享受。

    重要的是,她此刻手中握着黑色的皮鞭,那皮鞭似有阵阵寒意传来,抽在身上的话,肯定会很不好受。

    “小花……”

    这女子的声音很好听,但话语中却带着一抹诡异之意,说话时看着一个正在后退的壮汉。

    这壮汉声音颤抖,道:“郡主……你放过我吧,我给你介绍一个,我们今天来了一个新人。”

    这壮汉说着,指了指第二层楼阁,此刻正站在扶梯前的莫一鸣。

    这女子顺势看去,一下就与莫一鸣有了目光的对视,这一对视下,立刻身子一颤,心底暗叹在这种地方,竟然还有穿得一丝不露的人。更暗叹的是,在这世间,光看长相,竟然会有如此俊俏之人。

    虽然这女子很漂亮,但莫一鸣对他并没有丝毫的兴趣,仅仅是目光交融之时,他便转身进了房间。

    “新来的?你叫什么名字!”

    可是,当他刚进入房间的一瞬,这红衣女子眼中忽然放出诡异之芒,嘴角更是有一抹邪魅笑容泛起,吆喝着匆匆跑了上去。

    在她看来,能征服如此俊俏之人,简直就是一件幸福的事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