真是拿人手短吃人嘴软,莫一鸣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应对,虽然他脑海有轰鸣,但是思绪却是快速旋转。他自然不愿意脱去自己的衣衫,让这胖妇摸来摸去的。他的第一次,可是要留给柳钟灵的,虽然莫一鸣并不知道柳钟灵去了哪里,但是他相信,终有一天,他们还是会相信。

    “明墨啊,你就如秦夫人所说,让她看看你宽广的胸怀。”

    张妈在一旁娇笑说着,催促着莫一鸣。她比莫一鸣还清楚,只要莫一鸣现在脱去了衣衫,那么还会有几张金币卡,成为他的囊中之物。

    莫一鸣身子怔了一下,道:“朦胧美,也是一种美,秦夫人觉得呢。保持着一点神秘之感,难道不好吗?”

    秦夫人的眼中全是莫一鸣,现在莫一鸣所说的话语就是圣旨,当然是说什么都是对的。

    迎着莫一鸣的话语,她猛地一拍桌子,吓得那张妈往后一退,即便是莫一鸣,也是觉得是不是这胖妇发脾气了?

    可是接下来的一幕,却让得他们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对,我还说为何与他们一直找不到以往的兴致,原来就是缺乏了这份朦胧,少了点神秘!”

    秦夫人说着,又逃出了十张金币卡,看得张妈眼睛直放光。

    “这十张金币卡,是感谢你解除我心中疑惑。”

    莫一鸣这一次微笑得比较轻松,道:“多谢秦夫人。”

    接过金币卡之后,莫一鸣端起酒杯,主动的开始敬秦夫人,与其开始套近乎。

    正欲开口,却又看见秦夫人做出了一个嘘声的姿势,但这一次莫一鸣并没有停止话语,而是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“微微一笑,很倾城!”

    当这笑容浮现之时,秦夫人喃喃间,一副很是陶醉的模样。

    莫一鸣对秦夫人的花痴着实感到佩服,但他终究还是开口说道:“来,来,来,秦夫人,喝了这一杯,还有一杯。”

    秦夫人端起酒杯,一口酒下肚之后,继续望向莫一鸣。

    莫一鸣又给她斟了一杯酒,举杯道:“来,来,来,秦夫人,喝了这杯,还有三杯。”

    秦夫人抿嘴一笑,觉得莫一鸣不仅人长得让人*,而且还很会逗趣,她喜欢欣赏这样的人,更喜欢与这样的人聊天。

    “小乖乖真会说话,以后别叫我秦夫人了,叫我娟儿……”

    莫一鸣一听,特别是看见秦夫人此刻那装出来的娇羞模样,加入后面那带嗲的声音,让莫一鸣差点没有吐出来。

    “还是叫秦夫人好一些,那么亲热,就少了那份距离之美了。你说呢?秦夫人?”

    似乎每一句话,莫一鸣都得征求秦夫人的同意,因为他似乎知道秦夫人不得不同意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即便秦夫人内心有些不愿意,但终究还是花痴的盯着莫一鸣,道:“小乖乖,说什么都对。”

    张妈一直站在莫一鸣的旁边,装出这般模样,莫一鸣本就很不好受了,此刻有个人一直在这盯着,让莫一鸣更加的不好受,莫一鸣转头看向张妈,微笑着说道:“大姐,站在这如此之久,是想坐下来喝两杯吗?”

    张妈一天,神色顿时露出了僵持之色,觉得自己的做法的确有些不妥,道:“不用了,我还得去招呼其他客人,你们继续,继续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张妈便极不情愿的离开,只是在她离开之后,对着一名站着的壮汉低声说着什么,便见这壮汉,锁定在莫一鸣这里。很显然,张妈让这壮汉盯着莫一鸣。

    “秦夫人,既然我们都是朋友了,是应该相互了解下,你觉得呢?”莫一鸣端起酒杯,对向秦夫人说话时,微笑说道。

    被莫一鸣如此一说,秦夫人觉得浑身酥麻,似有瘫软,春心荡漾,甚至连呼吸都有些紧促,身子妖娆的扭动了一下,顺势躺在长长得座椅上,道:“小乖乖,想怎么深入的了解呢?在这里了解,不怎么合适吧。”

    莫一鸣瞬间觉得自己是井底之蛙,没有想到这南明的人如此开放,他要了解的是别人的生活,而不是探索她的身子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这个,秦夫人,我想了解的是关于南明,还有你的生活,你这样是做什么。”莫一鸣尴尬的说道。

    这胖妇神色一变,脸上顿时露出真实的害羞之色,以往这里的人一说到了解,要的这个效果,她完全没有想到莫一鸣竟然不按常理出牌。

    她猛地做了起来,尴尬的说道:“我是觉得坐久了,想躺一下而已,从哪里开始,想知道什么?”

    莫一鸣微笑着说道:“秦夫人一直生活在南明城?”

    闻言,这秦夫人的神色忽然如同天翻地覆的变化,眼中立刻露出了凶狠之芒,似想到什么。道:“不是,我年轻的时候才来的南明城,当时,还有我的那个负心汉。”

    莫一鸣觉得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,正要道歉,又听到这胖妇继续说道:“这负心汉,竟然背着我与几个女的偷腥!”

    “那,他呢?”莫一鸣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被我杀了!”这胖妇果断的说了一声,眼中愤怒之色,似乎那负心汉的死亡,都不足以消除他内心的恨意。

    “我当时从汉城不顾家人反对,甚至与父母反目成仇,与他一同来到这里,他居然这样对我!害得我父母郁郁而终,这辈子最后悔的一件事,就是此事,我要玩遍天下男人,我要报复他们。”

    秦夫人说到这里,却忽然觉得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,马上露出笑意,看向莫一鸣,道:“不过,你与他们不一样……你是我的小乖乖。”

    秦夫人阴晴不定的神色,让莫一鸣背后直冒冷汗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上面又传来撞门的声音,循声望去,莫一鸣能看见之前那瘫软似没有力气的壮汉,从房间内倒了出来,然后面前的爬到楼梯后,眼中露出恐惧与哀求。而他的嘴角,却在吐着白沫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在那房间内,走出了那彪悍的妇女,这妇女衣衫不整,一边走一边系着衣衫扣子,来到这壮汉旁边,忽然沉声说道:“大有什么用,一点力气没有!”

    这妇女说完,掏出了两张金币卡,一张砸在了这壮汉的脸上,而另一张则是丢给了张妈。

    “张妈,这张金币卡,给他买点补品,下次我来点他的时候,希望他让我意想不到。”

    这彪悍妇女说着,便径直的往楼梯下走去。

    张妈见钱眼开,急忙捡起金币卡之后,连连应声说是。根本没有去多管那壮汉的死活。更没有听到此刻那壮汉低声的哀求声:“求求你,下次别点我了。”

    随着这彪悍妇女离开,又不少壮汉的眼中都露出了唏嘘之色,他们很清楚,这彪悍妇女在那房间内,已经待了一天一夜!

    莫一鸣也感觉到一股寒意袭来,觉得这里的每一个客人,都如饿狼一般,当下之急,必须得尽快知道雷啸的下落,然后尽快的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所以这一刻,他直接切入了正题,道:“秦夫人,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雷啸?”

    秦夫人说道:“你说的是战神雷啸啊?”

    莫一鸣一听战神二字,觉得有些意外,但想应该是同一个人,道:“是吧,几年前来到这里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不错,此人以前是西峰弟子,后来加入南明,年纪应该和你差不多吧,怎么,你认识?”秦夫人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莫一鸣当然不会承认自己与雷啸认识,道:“不认识,只是很好奇这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听人说,此人倒是很骁勇善战,在战场上杀敌无数,但却抢了别人的风头,很不好。”

    莫一鸣一听,觉得自己问对人了,但秦夫人话语中,也让他有种担忧的感觉,继续追问道:“抢了别人的风头?此话怎讲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