循着声音望去,莫一鸣能清楚的看见,此刻在那第三层的楼阁所在,那阳台上趴着一名壮汉,此刻这壮汉上身是裸着的,神色萎靡,满头大汗,似没有力气行走,目光涌现出恐惧之色,如受到了什么惊吓一般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从那房间中,忽然冲出来一名披头散发的妇女,这妇女一脸凶光,身材彪悍。一把拧住着壮汉的头发,厉声道:“老娘是花了钱的,给我进来!”

    这壮汉惨叫一声,被妇女直接拖了进去。

    房门‘砰’的一声又被关上,随后传来的,便是那壮汉的——嘶鸣!

    看得这一幕,莫一鸣瞬间能想象里面所发生的事情,他甚至能感觉到身上汗毛直立。内心暗叹悲惨……

    “连侧头的姿势都是如此俊俏!”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秦夫人的声音,让莫一鸣身子蓦然一颤,转头看向她时,露出了一个尴尬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笑容真帅!”

    当莫一鸣的尬笑泛起之时,秦夫人一脸花痴的模样配合着她的声音,再加上她故意做出来的娇羞,让莫一鸣一时间着实不知道该如何应对。

    这秦夫人与他刚进门时所看到的那名霸气女汉,根本不是同一个人,在莫一鸣面前,她显得很是娇羞!

    正在这个时候,秦夫人从怀中掏出了两张金币卡,放在了莫一鸣的面前,道:“这两张金币卡,是因为你的笑容。好事成双……”

    本来是无功不受禄,但在这样的场所里,莫一鸣并没有如此感觉,他就当是客人给的小费,感谢了一声之后,便坦然的收下,并没有拒绝。

    他找不到任何拒绝的理由!

    莫一鸣现在很需要钱,一来是他不知道能在这个地方待多久,二来他也不知道在南明会不会有什么变故,三来是他回西峰的路上,还要将这些金币给一些贫困之人。

    此行是为了打听雷啸的消息,所以莫一鸣必须得跟眼前的人尽快的套近乎,不能再这么僵持下去。

    “秦夫人……”莫一鸣刚一开口,却看见了这胖妇做出了一个嘘声的姿势,一脸爱慕之色,似有贪婪。

    “就让我这样静静的看着你。”秦夫人开口。

    莫一鸣更不知道如何应对,只能坐在秦夫人的对面,让对方尽情的欣赏自己的完美!

    但莫一鸣虽然这样坐着,但他的心思却不在秦夫人身上,而是在此刻用眼角的余光扫向了这大厅内的其他人。之前因为没有注意到这些人的原因,此刻再次扫向时,能大致听清楚在这嘈杂的环境下,那些夸赞的语气。

    此刻在莫一鸣的右边不远处,有一木制长形座椅,那座椅的前方摆着的是一处玉台,玉台上放有美酒与美食。座椅上面垫着棉制座垫,此刻在那座椅上,坐着一名满脸雀斑,还有皱纹的龅牙妇女,只是这妇女穿着比较华丽,看来应该是某一富豪。现在在她的旁边,是一名壮汉与她喝着交杯酒。

    美酒下肚,壮汉含情脉脉的看着眼前之人,撩了撩她的发丝,一副怜香惜玉的感觉,道:“你真美……”

    这妇女微微一下,露出她的龅牙,那龅牙上还残留有一些青菜渣,而这壮汉,却闭着眼睛亲了上去。只是在他亲的同时,莫一鸣察觉到,他全身紧绷的感觉,不知是鼓足了多大勇气!

    同样是在这个时候,莫一鸣的左边,是一块布帐,那布帐是白色的,只是中间刺有一朵大大的牡丹。此刻在那布帐后面,随着光线的摇曳,能看见两个身影,一个是肌肉发达,而另一个,则是肥胖无比,甚至她的胖,比秦夫人还有更胜几分!

    此时从那布帐后面同样也传来了声音:“夫人,你的身材真好。如此富态,天下仅此而已。”

    莫一鸣听着这违心的各种奉承话语,差点笑喷了出来。一时间竟忘记了坐在自己对面的,另一头野兽!

    在这里,没有美女与野兽的故事,只有野兽与壮汉的传说!

    但这样的走神,却不会持续太久,正在莫一鸣走神的时候,秦夫人的声音,再次将他拉回了现实。

    “连走神的模样,都如此迷人!”

    莫一鸣身子一颤间,再次露出尴尬的笑容,他完全没有想到这秦夫人竟然花痴到这个程度。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言语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个时候,秦夫人又掏出了四张金币卡,递给了莫一鸣,道:“这几张金币卡,是为你迷人的双眼买单。”

    莫一鸣依旧找不到任何拒绝的理由。

    而带莫一鸣来到这里的中年妇女,此刻距离莫一鸣不远处,她目光紧紧的锁定在莫一鸣这里,六张金币卡数息之间就在莫一鸣不动声色的情况下,进入了他的口袋,这中年妇女忽然觉得呼吸有些急促,即便是五五分成,她也能得三张。在这瞬间,她忽然觉得莫一鸣的身上,隐藏着一种独特的气质!

    她很了解秦夫人,知道此人虽出手大方,但并不轻易出手,更不会这么短的时间内出手。而且能在别人面前,表现出如此花痴又如此娇羞的,这是第一次!她忽然觉得,自己找到了一棵摇钱树!

    可事情并没有结束,接下来的时间,让这中年妇女更加觉得呼吸急促,她甚至能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。

    因为当那美酒美食上来之后,秦夫人给莫一鸣斟了一杯酒之后,端起敬莫一鸣,道:“喝了这杯酒,交个朋友。”

    莫一鸣爽快的将一口美酒吞下,一来是想壮胆,因为他不知道接下来秦夫人还有什么招数,二来是他憋了许久的话,始终没有说出,有一种呼吸紧促的感觉,很是难受,此刻一口酒下肚后,倒是觉得畅快许多。

    “初次见面,为我们的朋友,收下这十张金币卡。”

    秦夫人说着,从兜里掏出了十张金币卡,递给莫一鸣。

    “十张金币卡!”那中年妇女差点失声惊呼出来,她的眼睛瞪得很大,似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一般。她虽然也是见过大钱的人,但往往这里的人,要想在客人身上弄出一张金币卡,得花费不少口舌,必要时还得陪吃陪喝陪睡!

    而莫一鸣,就只是喝了一杯酒而已,连多余的话都没有说,就得到了十张金币卡!

    虽然十张金币卡,对于这中年妇女来说并不是所有,但一向爱钱如命的她,即便是一张金币卡,出现在她的面前,都会令她狂欢不已。更别说这么多张金币卡,在这么短的时间内,虽然还未到自己的口袋,但已是迟早的事情。

    她甚至心中已经开始盘算着,莫一鸣能给她带来多少利润,截止目前,她已经有了八张金币卡!如此下去,今天能得到十张,甚至是二十张都是有可能的。

    她的目光紧紧的锁定在莫一鸣那里,生怕莫一鸣悄悄的将金币卡收下,到时候报虚数。她不相信莫一鸣,毕竟这是第一次见面,面对着这么多金币卡,定然会让很多人动心,捐款而逃,这样的事情,在这里也发生过。

    即便是莫一鸣,面对着这十张金币卡,一时间也是不知道该如何理直气壮的收下,毕竟十张金币卡并不是小数目!

    “我喜欢你吃惊的表情。”

    正在莫一鸣犹豫不决的时候,秦夫人又掏出了四张金币卡,与那十张一起,递给了莫一鸣。

    张妈显然怕莫一鸣不敢收下这么多张金币卡,微笑着走过去,道:“明墨啊,这是秦夫人的一片心意,你不收下的话,就是对秦夫人不尊敬。看不起我们秦夫人……”

    被张妈如此一说,莫一鸣方才双手接下这些金币,感谢道:“多谢秦夫人。”

    秦夫人微微一笑,在莫一鸣接过金币之后,忽然盯着莫一鸣的胸膛看。

    “小乖乖,你能不能露出胸怀让我看看,有多宽广!”

    秦夫人说着,娇羞的蒙起了嘴巴。

    莫一鸣一听,脑海如同轰鸣一般,瞬间显得有些手足无措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