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秦夫人,你稍等啊,我先带我小主去梳洗一番。”

    这中年妇女微笑着说道,眼中直冒精芒,似寻到了一件宝物一般,神色难掩喜悦之色。

    在那胖妇身旁的三名壮汉,此刻一个个将目光,再次凝聚在莫一鸣的身上,这一次凝聚,并非是之前那样的好奇,而仿佛是带着仇恨之色,要将莫一鸣生生咬碎一般。

    莫一鸣径直的往楼上走去,这中年妇女在后方追赶,还一边不停的说道:“这一次你走运了,竟然得到秦夫人的钦点……这秦夫人可是我们南明富豪之一,出手很是大方。”

    莫一鸣清楚这中年妇女是为自己开心,毕竟三七分的比例,对于莫一鸣来说,的确太少了点。最起码也应该五五分吧。

    莫一鸣当然不知道这秦夫人是谁,更不知道这南明的富豪有那些,他可不想去管这些,他只想尽快的知道雷啸的近况。

    不过既然是南明的富豪,在这胖妇口中,也应该能打听到一些事情,所以莫一鸣的内心,已有了抉择。

    这中年妇女几步就走到一间厢房面前,上面写着‘玫瑰’二字,她推开了房门,继续说道:“这间房以前是我们这里的第一招牌所住的,不过后来走了,一直没人住,但时常有人打扫,你就住这间房吧。”

    莫一鸣走进了房间,四周打量了一下,房间打扫得很干净,给人一种温馨的感觉。床是圆床,有红色纱帐铺满四周,甚至在这纱帐是刺有一朵朵艳红的玫瑰。

    虽然房间看去很温馨,但看这床,莫一鸣有一种浑身不自在的感觉,感觉自己进了窑子,莫名的成为了男宠。

    更主要的是,离圆床不远处,还有一个梳妆台,台上放着一面铜镜,旁边有一个木盒是开着的,那木盒很精致,里面装着一把梳子,还有一些胭脂水粉。

    莫一鸣怔了一下,转头看向这中年妇女,道:“你确定……这里曾经是男的住的?”

    这中年妇女怔了一下,僵持的说道:“呃……的确是,不过这些房间的布置,都是客人要求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莫一鸣淡淡的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这中年妇女走出房门,正在莫一鸣走着观察房间之时,又带着几名丫鬟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来,来,来。给我们新来的小主打扮一番。”

    那几名丫鬟手中抱着崭新的衣衫,似乎这里的衣衫都有所储备,光是看莫一鸣的身材,这中年妇女便能知道他穿衣的尺寸。

    莫一鸣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,那几名丫鬟便应了一声后,走到莫一鸣的面前,道:“小主,我们帮你换衣服。”

    莫一鸣急忙推开这几名丫鬟,有些害羞,道:“你们出去,我自己来吧。”

    这几名丫鬟看了看身后的中年妇女,似等待着她的指示。

    “你看你毛手毛脚的,不知道要换到什么时候,还是让他们几个,给你换吧。”

    莫一鸣赶紧避开,道:“不习惯,你们出去,还是我自己来吧。”

    中年妇女白了莫一鸣一眼,道:“切,真麻烦,还不如像他们那样,不穿多好。你快点啊,怕秦夫人等不了多久。”

    莫一鸣点了点头,见得这几人出去之后,急忙去关上了房门。

    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莫一鸣觉得自己进入了一个狼窝,但仿佛不这样做,又没有什么快速的方法,得到雷啸的下落。更主要的是,那南明城堡内,又不是谁人都可进入的,想要直接从南明城堡内得到雷啸的消息,几乎不可能,即便可以进入,倘若不小心遇见南明皇子的话,到时候莫一鸣说不定还会有更多的麻烦。他可不想继续扮丑,扮丑的滋味,的确很不好受。

    若是将自己的修为表现出来,加入南明的话,此计更不可行,因为莫一鸣对南明的恨,已入骨髓。

    “罢了,被别人欣赏自己的美,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。换个角度思考,我还是做了一件好事,给他们洗眼。更何况,我只是卖相不卖身。”

    莫一鸣尽可能的安慰着自己,迅速的换好衣衫之后,忽然听到楼下传来之前那胖妇的声音:“我说张妈啊,好了没有!”

    旋即,那中年妇女的声音又响了起来:“快了,快了,秦夫人。”很显然,这中年妇女姓张。

    随着声音落下,这中年妇女猛地推开了门,一脸迫不及待的样子,见得莫一鸣已经换好了衣衫之后,并没有多说什么,而是对着后面的那几名丫鬟说道:“快点帮他化妆。”

    莫一鸣僵持了一下,急忙推诿道:“化妆就免了,自然美才是真的美,帮我梳下发丝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这中年妇女一脸焦急的样子,道:“好,好,好。”

    说完,莫一鸣就坐在了铜镜面前,那几名丫鬟快速的帮莫一鸣梳理了一番之后,中年妇女又说道:“快走,快走!”

    莫一鸣知道这中年妇女是怕那胖妇离去,此刻心中有了计策,道:“叫我下去可以,不过我有一个条件。”

    这中年妇女显然没有想到莫一鸣在这个时候竟然会给自己谈条件,这哪是谈条件的时候啊。再多逗留一会,那秦夫人如果等不及的话,说不定就扭头走人了啊,这样一块肥肉,她可不想就此放过。虽然之前那秦夫人有三名壮汉伺候着,但那三名都是她熟悉的人。没有人比这中年妇女更了解那秦夫人,她知道每一个秦夫人钦点的新人,她对新人都极为大方的!

    “不是答应你已经卖相不卖身了吗?你还有什么条件?”这中年妇女说道。

    莫一鸣直接开口,道:“我觉得三七分有些不合理,我觉得我们还是五五分啊。这样更合理,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这中年妇女一副吃惊的表情,在这里,没有一个人敢与她谈条件,因为她可以随时叫他们滚蛋。

    但眼下的可是一块肥肉啊,中年妇女可没有傻到让莫一鸣直接滚蛋,当下一咬牙,痛心的决定,干脆让莫一鸣先接下这一单,日后再和他好好谈谈。

    “好,我先答应你。”

    莫一鸣满意的笑了笑,便走出了房间,径直的往楼下走去,虽然没有直视那胖妇,但用眼角的余光,也能看出那胖妇此刻正虎视眈眈的望着自己,嘴角再次流出口水。

    中年妇女几步走到了莫一鸣的前面,迅速的下了楼之后,来到了这胖妇的面前,然后使了一个眼神让那三名壮汉离开。这三名壮汉一副很不情愿的样子,白了莫一鸣一眼,低声喃喃道:“都到这个地方了,还装什么清高,还穿着衣服!”

    “秦夫人,小主明墨,马上下来了。”中年妇女一脸奉承的模样。

    这胖妇根本没有闲心理会这中年妇女,她的目光始终在莫一鸣身上,直到莫一鸣走到了她的面前,开口说道:“秦夫人,你好。”

    这胖妇一抹嘴角的口水,急忙点头说道:“小乖乖,你好。”

    听到‘小乖乖’三个字,莫一鸣只觉全身顿时气鸡皮疙瘩,但他显然并不能表露出来,只能装出一副微笑的样子,道:“请问,我可以坐下吗?”

    “来,来,来,坐在我旁边。”这胖妇说着,向着一边挪开了位置,并示意让莫一鸣坐下。

    “距离产生美,我就做秦夫人对面吧,秦夫人觉得呢?”

    莫一鸣当然不肯坐在那胖妇身旁,他可不想让那胖妇在他身上动手动脚的。

    这胖妇满眼都是莫一鸣,感觉现在莫一鸣说的话,都是圣旨,连连点头,道:“对,对,对,距离产生美。”

    这中年妇女在一旁起初还是有些僵持,生怕莫一鸣得罪了秦夫人,让秦夫人负气而走,但现在看得秦夫人满眼都是莫一鸣,倒也很识趣的说道:“那秦夫人,你们慢聊,我先去招呼其他客人了。”

    秦夫人点了点头,道:“你快走吧,哦,把你们这里最好的酒,最好的菜都给我统统上,我要与我的小乖乖,小酌两杯。”

    这胖妇话语说道最后,故意的做出了一副少女娇羞的模样,脸颊不由自主的红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好的,秦夫人稍等。”这中年妇女应了一句之后,便离开。

    莫一鸣做了下来,感觉浑身不是滋味,特别是看到这胖妇嘴角流出的口水,让他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。

    她是准备要吃了我吗?天啦,我还是个处男啊……这,怎么可以?坚决不可以!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正在莫一鸣内心叫苦之时,楼上忽然传来响动,旋即,一名男子的求饶声,便随之传来。

    “夫人,你放过我吧,我求求你了,我已经弹尽粮绝了……实在是不行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