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一鸣身子一颤间,眼中立刻露出不可思议之色,他望着这名中年妇女,霎那间联想到了什么。这妇女无论是打扮,还是说话的语气都与阳城内,那怡春院的老鸨很是相似。

    难不成这货要泡我?

    莫一鸣心想间,见得这中年妇女有上下的打量了一番,然后捂着手中花扇,故作害羞,却露出满意的笑容,继续夸赞道:“这样貌,这身段,真好。”

    说完,这中年妇女立刻与莫一鸣的目光有了交融,这一交融下,这中年妇女又说道:“还有这眼睛,真勾人。”

    莫一鸣说道:“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这胖妇依旧是那一股媚笑,道:“你是初来南明城吧?”

    莫一鸣点了点头,道: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这中年妇女神色有了变化,微眯着眼,道:“吱吱吱,看你穿得这么寒酸,想不想换上点华丽的衣服?”

    莫一鸣怔了一下,道:“得挣到钱再换。”

    “在这南明城内,要想挣钱可不是这么容易的,不过姐姐给你指一条道路。”这中年妇女说着,转头指向一处较高的楼阁,这楼阁有五层,占地足有几十亩,每一层都有几个圆窗,此刻那些圆窗是开着的,窗帘随风飘动出来。莫一鸣无法说出那种窗帘是什么颜色,只是看去后,觉得极为妖艳魅惑。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地方?”莫一鸣皱眉说道。

    这中年妇女微笑着说道:“那是姐姐的家,既能让你挣到钱,又能让你爽上天。”

    这中年妇女说完,捂着笑了笑,露出害羞之色。

    “青楼?”莫一鸣之前就有所怀疑,此刻直接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我们那专收男妓。怎么,有没有兴趣?”这中年妇女说着,还未等莫一鸣回答,继续说道:“像你这样的长相,一天挣十万个金币,根本不成问题。”

    莫一鸣并没有直接拒绝,他此行就是为了打听雷啸的下落,知道雷啸的近况,心想着那里人来人往,定会套出一些话,但他也并没有打算卖身。只是想混进去而已。

    “可我没有任何才艺……”莫一鸣说道。

    迎着莫一鸣的话语,这中年妇女立刻来了兴致,心想着有戏,急忙说道:“没关系,有你这张脸蛋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能不能卖相……不卖身?”莫一鸣说着,脸有些红了。

    这中年妇女蒙嘴一笑,道:“还是第一次吧,刚进我哪里的小主都是这样说的,不过……若你控制得住,也可以。但那样的话,一天估计就挣不了十万金币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我只想找个落脚点。”莫一鸣鼓足勇气说道。

    这中年妇女应了下来,道:“好吧,不过我先得说说规矩,你接的每一个客人,我都要收取七成的利润,也就是说,客人给你十个金币,你要给我三个。在那里,他们都叫我‘妈妈咪’,你也可以这样叫我。”

    莫一鸣一听,心想着这人真够毒的,竟然提取这么多利润。但那‘妈妈咪’三个字,的确让他浑身起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“能不能换个称呼?”莫一鸣僵持的说道。

    这中年妇女转头看向莫一鸣,神色没有了之前那些媚笑,而是一脸严肃的说道:“怎么?你觉得我不适合这个称呼?”

    莫一鸣说道:“那倒不是,我只觉得你很年轻,叫你姐姐可否?”

    莫一鸣的话语,让得这中年妇女抿嘴一笑,道:“小嘴还真甜,真会说话。那就叫我姐姐吧。日后在我那里,就要学会这样嘴甜,客人才会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这中年妇女说着,继续带着莫一鸣往前来。不一会儿,就来到了这楼阁面前,这楼阁有三扇大门,都是敞开着的,但通往的都是同一个地方,就是这楼阁的大厅。

    在第二层与第一层的交接处,挂着一块大大的牌匾,上面雕刻着四个金光闪闪的大字——醉生梦死。

    莫一鸣刚一走到大门,就一下愣住了。

    此时在那大厅之中,有走来走去的壮汉,这些人光着背膀,只穿了一条裤衩!

    “我该不会也要这样吧。”莫一鸣显得有些害怕。

    这中年妇女说道:“他们打扮成这样,都是为了招揽客人,若你不这样的话,客人会少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情愿少点吧。”莫一鸣吞了一口唾沫,说道。

    这中年妇女并没有继续劝说,因为她清楚的知道,来这里的每一个人,刚开始都是如莫一鸣现在一样,她很有把握,不出十天,莫一鸣一定会主动的像他们一样。

    离莫一鸣不远处,有三名壮汉,正围着一个胖妇坐着,这胖妇前方摆着一张桌子,桌子上山珍海味,应有尽有。

    此刻这三名壮汉,一下给这胖妇喂吃的,一下给这胖妇喂喝的,这胖妇一脸陶醉的样子,很是幸福。而这几名壮汉,也似乎乐在其中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叫什么名字?”这中年妇女忽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明墨。”莫一鸣说道。

    “跟我进去。”这中年妇女说着,立刻踏入了大厅之中。

    随着她的踏入,又不少壮汉,顿时齐齐应了上来,齐声道:“妈妈咪!”

    话语还在回荡之时,他们就注意到了这中年妇女旁边的莫一鸣,那种眼神,如同争风吃醋一般,上下的打量了一下莫一鸣之后,冷声说道:“新来的?”

    莫一鸣微笑着说道:“是的,以后还望各位大哥多照顾。”

    在南明城内,莫一鸣必须保持低调,必须要做出奉承的模样。

    这几名壮汉白了莫一鸣一眼,其中一名冷哼一声,说道:“倒是长了一张俊俏的脸庞,不过,在这‘醉生梦死’里,不该抢的,别抢,小心你的脸蛋不保!”

    莫一鸣连连点头,道:“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懂事好相处。”另一名壮汉又白了莫一鸣一眼,显然没有善意,但既然是在同个屋檐下,又没有过多的为难。

    这中年妇女一笑,道:“看你几个,吓着弟弟了。”

    中年妇女的话语落下后,就见得这几名壮汉悻悻离开。随着莫一鸣跟着这中年妇女继续走进去。这大厅之内的目光,一个个的锁定在了他的身上,使得他全身起鸡皮疙瘩。一直到楼梯的时候,几乎所有的目光都随着他的移动而移动。

    此刻那原本被三名壮汉招呼着的胖妇,神色有些呆滞,如被勾了魂一般,嘴巴下意识的张开,其嘴角有口水流出,当莫一鸣刚刚走了楼梯的一瞬,她忽然指了指莫一鸣,道:“今晚,我要点他!”

    这一声音落入莫一鸣的耳中,让莫一鸣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,下意识的加快脚步,径直的往楼上赶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