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明城不愧是南山中最大的一座城,也是最具威严的一座城。ωヤノ亅丶メ....光是城墙,就足有千米之高。其城门足有两百米,在那城门之上,有三个金光闪闪的大字,正是‘南明城’。

    城墙似有一股莫名的气息摇曳,感受时让人有敬畏之感。单看这外面,就有一种气势磅礴之感,更别说里面建筑。

    城门是开着的,两边有两排卫兵把守,此刻正对着一个个进入南明的人进行检查。

    进入南明的人络绎不绝,也正因为如此,即便是检查,也排上了长龙。

    莫一鸣从天空落下,站在人群之中,与这些人一并等待着检查,如同普通人一般。

    这里的每一个人看上去都极为朴素,如平民百姓一般,偶尔能见一些身着华丽之人,应该都是将士之家。还有一些也应该是富裕之人,目光扫向这些等待着检查的人之时,带着蔑视。

    是的,在这南明若要安逸的生活下去,有两种方式,一种就是特别有钱,第二种就是将士之家。至于其他的人,都不得不为明天的生活而焦头烂额。

    现在莫一鸣就面临着这样一个问题,但现在他显然不知道该如何去做,因为他还不了解南明,甚至南明城内是什么样子,他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是否有属于自己的工作。

    莫一鸣大致扫了一下这些人,这一扫向下,立刻看到了一些特别之人,这些人虽穿着朴素,但目光却炯炯有神。虽没有发出任何的修为波动,但只要人站在那里,就会给他一种威严之感,似强者应该具备的气势,让人敬畏。

    但在南明,在不得已的情况下,他们不会彰显自己的实力,因为他们都清楚的知道,在这南明城内,隐藏的高手太多。说不定哪一天不经意得罪了某一人,被人杀了都不一定。所以能够低调,就尽量的低调。

    这些卫兵仔细的检查着每一个通行之人,渐渐的,莫一鸣来到了这卫兵面前,被这卫兵拦住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的?”这卫兵直接厉声说道。

    莫一鸣抱拳一拜,道:“在下野修一个,前来南明购买一些东西。”

    这卫兵上下的打量了莫一鸣一眼,道:“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明墨。”这是莫一鸣之前就想好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你买什么东西?我之前怎么没见过你。”这卫兵倒是极为谨慎,眼睛微眯之时,对莫一鸣产生了怀疑。近期北荒与南山交战战乱,他们必须保证每一个人都不是来自北荒,混进南明,不然南明城主怪罪下来,他们一个也活不了。

    莫一鸣完全没有想到这卫兵竟然会问这么多,但他反应也算机灵,微笑着说道:“常年在南山深处修炼,听说这南明繁华,所以想来买我想买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问你买什么东西!”这卫兵怒吼一声,显得有些不耐烦。显然对莫一鸣的回答并不满意,他再次的打量了莫一鸣一眼后,眼睛停在莫一鸣腰间的百川袋内,道:“那百川袋内有什么东西,打开让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闻言,莫一鸣一惊,他完全没有想到这卫兵竟然会检查他的百川袋,之前那些通过的人,都没有被检查百川袋。若是打开百川袋的话,肯定会引起别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莫一鸣来到南明城,最不想的就是引起别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他百川袋内有一定的药材,有极品凝气丹,有竹简,有乾元宝扇,还有长生笛!

    若是这一切都被别人看见了,那他不死也难!

    莫一鸣忽然觉得,自己真不应该带这么多东西出来。

    “都是一些疗伤药材。”莫一鸣微笑着说道,似蒙混过关。

    但这卫兵显然不给他这个机会,继续厉声道:“我叫你打开!”

    莫一鸣一想,一旦现在打开,定会给自己惹来杀身之祸,一旦不打开,逃跑的话,定会引起南明卫兵的追杀,这左右为难,骑虎难下的形势,莫一鸣还是第一次遇见。

    “让开,让开!”

    而就在这个时候,在这人群身后,忽然传来一阵铁链之声,循着声音望去,莫一鸣能看见一个骑着战马的将士,还有两旁握着长枪的卫兵,以及那中间的百姓。

    这群百姓中,有中年男子,有小孩,有妇女。

    那些妇女正在哭泣,小孩也在哭泣,唯有那些壮丁,虽没有哭泣,但眼中却露出一种无奈之色。

    莫一鸣看着这些人,一时间有些发呆,他知道现在这些人,正是某一个村庄的人,而这些人,就是抓来成为南明城的炮灰,以前土城的人,就是如此遭遇!

    望着这些,莫一鸣的拳头下意识的握紧,一股怒气从心底升起的,但现在他必须忍下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下意识的让开了一条通道,唯有莫一鸣还站在原地,如走神一般,回想起了土城的一幕幕。

    此时,他被卫兵猛地一推:“愣着干什么,不想活命了?赶紧进去,被挡着秦将军的道!”

    被这卫兵一推,莫一鸣才如恍然大悟一般,应声后径直的望南明城内走去。

    事实上,这卫兵于莫一鸣走神之时,就觉得莫一鸣并不是北荒之人,他完全无法想象,一个间隙竟然会如此呆板,不知道变通。所以也打消了看莫一鸣百川袋的想法。

    南明城果然与众不同,光是街道,就足有千米之宽,莫一鸣循着街道一路向前,似漫无目的的观察着这周围的一切。

    片刻后,他来到一座石桥面前,这石桥下流淌着清澈的河水,有不少船只在里面荡漾。

    石桥的两旁,则是高楼林立,酒馆茶楼,应有尽有,热闹非凡。

    城内有一排排卫兵来回巡视,他们目露精芒,走路稳如泰山,似经历过专业的训练,整齐而有序。

    “得先找一个地方落脚。”莫一鸣意念输出时,顿时看向了百川袋,里面寥寥无几的金币,让莫一鸣有些手足无措。

    他游荡着,一直到深夜时分,他走了很多酒馆,也路过很多茶楼,但都没有找到需要工人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这位小哥,我看你长得甚是俊俏,就是个好胚子,第一次来南明城吧,我带你去个地方,可以爽,也可以赚钱。”

    正在莫一鸣一筹莫展之时,背后忽然传来一个妇女的笑声,侧头望去时,是一个打扮打极为妖娆的中年妇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