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西峰到南明的路程,极为遥远,以地图上的指示,用莫一鸣的速度,要到达南明城的话,需要将近一个月的时间。

    去南明城的路上,要经过阳城,地图上记载的都是一些较大的城镇,并没有村庄部落。不过看这路线,莫一鸣也大致能看出要经过那个熟悉的村庄。

    一路上,莫一鸣疾驰中,带着阵阵呼啸之声,他站在乾元宝扇上,虽面无表情,但内心却是担忧。

    这一路疾驰,莫一鸣也经过了一些村庄,他叫百川袋的一些金币,洒向一些贫困的村庄。

    数天之后,他到了阳城,但并没有逗留,仅仅是扫视了一眼之后,便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这一天,他停在半空之中,看向那个熟悉的村庄。

    此刻已是正午时分,村名都从地里回来,张罗着午饭,有一些人坐在大树下乘凉,有那么一些正在哄着小孩。还有那么一些,正在喂着牲畜。

    莫一鸣扫视了一番,赫然看见了那个熟悉的身影,此人正是珠珠,现在的珠珠,正牵着一个一岁多的小孩,教他走路,一脸幸福的模样。在她的身旁,是他的夫君,正在给马喂草,时而转头看向珠珠,也是一脸的喜悦。

    莫一鸣身形一化间,落于地面。

    珠珠一惊,抱着孩子一退,看向这落于地面的人时,不由得激动起来:“恩人,你来了!”

    珠珠的夫君是一名本分的农民,对于珠珠来到这里的事情,他不怎么了解,但多少也听珠珠说过,此时听到珠珠叫恩人二字,也顿时停下手中的活,跑了过来,道:“恩人,屋里坐。我这就去备酒!”

    莫一鸣招了招手,微笑着说道:“不用了,我还有要事在身,路过这里,顺便看看你们是否安好。看到这一幕,我也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莫一鸣说着,摸了摸孩子的头,继续说道:“他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珠珠微笑着抱起孩子,凑近莫一鸣,道:“他叫吉恩,吉恩,快,快亲恩人一口。”

    这孩子也比较聪明,伸头过去亲了一下莫一鸣的脸颊。

    这一亲,顿时使得莫一鸣的内心有一股暖流袭来:“真乖。”

    “吉恩是记恩的谐音,这是珠珠取的名字,她说要一辈子记你的恩情,还要孩子也记住你的恩情。”珠珠的夫君说道。

    莫一鸣说道:“举手之劳而已,不要挂牵。看到你们幸福,就是对我最大的回报。还有,以后不要叫我恩人了,听着实在不是滋味,叫我莫一鸣……这样听着自在些。”

    莫一鸣说完,手掌轻拍了一下腰间储物袋,顿时几颗极品凝气丹从百川袋内飞出,落于他的掌心之中,然后被他塞进了吉恩的衣服,道:“这几颗丹药,就当时我给吉恩的见面礼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莫一鸣又拿出了一些金币,递给了珠珠。

    “这次有些匆忙,这些金币你一定要收下,给吉恩买些布料,做几件衣裳。那些丹药,若吉恩以后有修炼天赋,对他有用。若没有修炼天赋的话,可当良药服用,壮其身,回其神。”

    珠珠左右不肯收莫一鸣的礼物,但却被莫一鸣硬生生的塞回,道:“你这样做,就是不记得我莫一鸣了。”

    被莫一鸣这样一说,珠珠也不知道说什么好,将手中孩子报给夫君之后,道:“你等等我。”

    说完,珠珠迅速的跑进房间,片刻后跑了出来,手中抱着几个热气腾腾的烧饼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什么可以送你的,你对我的恩情,我也无力回报。这饼子是由我自家小麦碾成面,做出来的,你一定要收下,不然珠珠心里不是滋味。”

    莫一鸣结果珠珠递过来的烧瓶,吃了一口后,味道很不错。这种味道不仅仅是烧饼的味道,还有那一丝情义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味道很不错,我记住了这种味道,他日有机会了,我再来。”

    莫一鸣说完,身子化为长虹飞出,疾驰间内心忽然平静下来,他忽然想过这种与世无争,平静踏实的生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在南明城内,有一处装饰奢华的青楼,此刻里面舞女妖娆,神色魅惑。在某一房间,有一个身穿铠甲之人,此时正在喝着闷酒,一脸怒气,在他的两旁,是几个美貌的女子,正给他揉肩捶背,服务得很是周到。

    在此人的对面,是一名老者,此人就是钱进财。

    “钱大人今日前来,应不是为了寻花问柳吧。”

    数息后,那身穿铠甲之人,一口酒下肚后,看向钱进财说道。

    钱进财微微一笑,道:“江丞相真会说笑,以老夫现在这个身板与年纪,怕是有那心,也没那力气了。”

    江丞相,曾经是南明城主比较器重之人,在战场上杀敌无数,可谓是南明第一勇士,但近些时日,不知因为什么,却成天闷闷不乐,一脸怒气。

    江丞相说道:“那钱大人还是请回吧,若是闲谈雅致,近日我江某心有不快,着实没有那个心情。”

    钱进财微微一笑,道:“可是因为那雷啸?”

    闻言,江丞相的手下意识握紧,其手中酒杯顿时被捏成粉末,惊得这身后几名女子身子一凝间,立刻露出了敬畏之色。

    “看来被钱某说对了。”钱进财得意一笑。

    江丞相怒视了钱进财一眼,道:“钱大人是来看我江某的笑话吗?若是如此,恕我江某,不接待!”

    钱进财说道:“江丞相那里的话,我一向与江丞相您关系良好,怎会有看笑话之说,我此行,只是想拜托江丞相一件事情。”

    江丞相讥嘲一笑,道:“你钱大人还有什么摆不平的事情,还需要拜托我江某?”

    钱进财微笑着说道:“相比较江丞相您来说,还是要差些,话不多说,此行拜托的事情,与雷啸有关。江丞相有没有兴趣,听一听?”

    再次听到雷啸二字时,江丞相的牙关咬紧,露出强烈的怨恨。

    在这一刻,他回想起了莫一鸣夺取了他的所有东西,起初他是南明城公认的战神,虽不屡战屡胜,但却杀退不少敌人,更是取了不少敌人将士的头颅,曾经南明城主对他极为看重,重赏不断。

    但是自从雷啸来之后,他竟不畏生死,在战场论气势,就吓跑了不少敌人,这些年来,虽时常有战争发生,但每一战,都以他胜利而告终!

    南明城主也因此似放弃了江丞相,重点移到了雷啸的身上,重赏也落在了雷啸那里,还有这南明传颂的战神,也由江丞相的名字,换成了雷啸。

    自从雷啸出现之后,江丞相就一直过得很憋屈。

    “只要是削他雷啸锐气的事情,我一定做!”

    江丞相说着,眼中怒意更浓。

    “那好。”钱进财得意一笑,下意识的看了看那几个女子,这几个女子也很明白事理,被这眼神投向后,立刻齐齐退去。

    “江丞相想一想,雷啸之所以战无不胜,还不是因为有援兵不断的资源。若是他孤身一人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钱进财还未说完,就见得江丞相的没有微皱了一下,似明白了其中的意思,道:“你的意思是,断去他的援兵?”

    钱进财点了点头,道: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可如果南明城主怪罪下来的话……”江丞相还是怕南明城主,此事一旦因为援兵没有,而造成大祸的话,他江丞相也脱不了干系,因为援兵的分派,就是由江丞相派遣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不直接断去援兵,而是等雷啸战亡之时,再出现。”

    钱进财说完,眼中竟是狡黠得意之色。

    江丞相眼睛微眯时,有了抉择,点了点头:“此计,可行!”

    随着时间的流逝,眨眼已经过去了二十天,这一天,莫一鸣看了看地图,看向前方那高高的城楼,沉吟道:“到南明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