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一鸣此行前来,本就知道魂玄机不仅仅是为何和好之事,否认魂玄机不会三顾茅庐。

    只是从来到这里到之前,魂玄机一直说那些客套的话,这些客套的话从他口中传入莫一鸣耳中,让莫一鸣浑身不是滋味。他知道魂玄机不会是个好人。

    以前不是,以后也不会是。这点,莫一鸣非常确定。

    所以他没有耐心继续听魂玄机的客套话,故而要走之时,魂玄机终于是狐狸露出了尾巴。

    莫一鸣也停了下来,他很想知道,魂玄机所谓的合作,究竟是什么肮脏的事情。

    他想看看,这魂玄机,是否比他心中,还要无耻。

    “合作什么?”莫一鸣冰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突破聚气圆满的事情,大部分人都知道了,像你这样的天才,定会有许多强者招纳,前些时日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重点!”魂玄机还未说完,就被莫一鸣打断。

    魂玄机不再露出那装出来的笑容,一脸严肃的说道:“南明城主找到了我,要你加入南明!”

    “原来你与南明是一家的,可是你告诉南明城主,别费心了。”莫一鸣说完,正欲离开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考虑考虑,加入南明,你定会受到南明城主的培养,到时候成为南山敬仰之人,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,有何不好?你难道要一辈子待在这西峰,无人问津?”

    见莫一鸣即将离去,魂玄机有些着急了。

    “我决定的事情,不用相劝,加入南明,我莫一鸣,此生绝不会!”

    莫一鸣说完,眼中渗出一抹怨恨之色,这是他对南明的恨!在许多年前,当南明踏入土城的那一天,他注定不会原谅南明,注定与南明,不死不休。

    只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,他现在并不能抵抗南明,当有一天,他的修为能抵抗南明,他定会将南明,化为灰烬!

    “你不加入南明的话,我会死!”魂玄机高声说道。

    莫一鸣一颤,转头看向魂玄机,眼神依旧淡漠,道:“你死……与我有何关系?”

    “你也会死!”魂玄机斩钉截铁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笑话,他堂堂一个南明城主,若因为我没有加入南明,就置我于死地,此事若是传出,谁还会臣服于他?”

    莫一鸣知道,越是这样有地位的人,越注重名声。更主要的是,像他们这样强者的所在,需要大量的信仰之力,若失去了信仰之力,那么意味着他的修为,会提升得极为缓慢。对于任何一个想变强的人来说,这都是决不允许的!

    像南明城主那样的人,本就野心勃勃,妄想统一天下,自然很注重每一丝信仰之力,所以现在的莫一鸣很确信,在没有任何合理理由的情况下,南明城主就不可能杀了他的,更何况,他与南明城主素不相识,想找理由,恐怕很难。

    “你太天真了,他自然不会亲手杀你,但他会通过别人之手,来杀你!”魂玄机说道。

    “通过你的手?”莫一鸣反问道:“我想在这西峰,你是杀不了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当真不加入南明?”魂玄机有些不耐烦了。

    “死了也不会!”莫一鸣回应了一声,正欲飞去。

    “你不为你自己考虑,你也要为雷啸考虑啊!”

    魂玄机的话语,让得莫一鸣的身子一颤,内心顿时有一种莫名的担忧泛起,看向魂玄机时,说道:“把话说清楚!”

    雷啸是莫一鸣发小,感情如同亲兄弟,这么多年没见到,也没有雷啸的音讯,此刻听到雷啸的音讯时,是魂玄机用来威胁自己加入南明的理由。

    “我话说得很清楚了,若你加入南明,那么雷啸在南明城内便平安无事,若你不加入南明,那么雷啸在南明城内,便会生死未卜……你自己想吧。”

    魂玄机很确定,从莫一鸣焦急的神色中可以看出,把雷啸搬出来,的确取到了作用,他很相信莫一鸣会立刻答应他。

    于是他做出了一副高傲的姿态,转身盘膝而坐后,等待着莫一鸣回答。

    莫一鸣怒视着魂玄机,他知道自己不是魂玄机的对手,严刑逼问肯定是不可能的,咬了咬牙关后,莫一鸣沉喝一声:“真卑鄙无耻!”

    话语回到间,莫一鸣化为长虹离去。

    魂玄机并没有继续留住莫一鸣,事实上他们早有了计策,若是莫一鸣回去考虑后,加入南明,那一切好说。若是莫一鸣不加入,那么他定会去帮助雷啸,到时候,只要莫一鸣参与战争,那么就是管凡间生死之事,将他抓来接受雷刑之苦,逸尘定会不允许,到时候只要逸尘敢说不,那么其他几峰便会向西峰开战。

    虽然他们的修为不足以抗衡逸尘,但三峰联合起来,再加上钱进财的话,对付西峰,也有一定的把握。

    所以在莫一鸣离去之时,魂玄机也化为长虹直奔北峰。

    准备去商讨与暗喜接下来即将发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莫一鸣回到西峰后山之后,五虎已经开始张罗着饭菜。谢无常开始给他吹嘘着这些年收了多少个弟子,还是自己的修为达到了化形。直到莫一鸣说自己已经化形六重之后,他方才停止了他的吹嘘。

    杨浩一心想找齐虎一战,但始终没有成功,因为他的修为还不够。就拿去年的修为比拼来说,齐虎也来到西峰比拼,而且进入了聚气九重的前十,最后在铁索崖内,踏入化形。

    似乎这些年踏入化形的修士有些多,但并没有任何一个聚气圆满踏入的。

    在冥思的幻象中,莫一鸣察觉出了化形四重与化形五重,其力量的区别,同样也感觉到了化形五重与化形六重的区别。以前他聚气圆满时,可以对付化形四五重之人,而现在虽然化形六重,但他能明显的感觉到,战一个化形七重之人,都有一定的困难。

    这样的想法只是他猜测,并没有得到证明。所以在还未开始晚饭之前,他就叫无恒只发出化形七重的修为,与他一战,这一战,最终只是平手。

    小军忙碌了一天,但满脸喜色,特别是他浇灌那些灵菜之后,能看见那些灵菜在肉眼可见的情况下,生长了一些,每一次看见这些灵菜生长,他都会有一种成就之感。

    莫一鸣并没有将雷啸的事情告知大家,他不想让大家担心。但他内心也有了抉择。

    今夜,大醉一场后,明日便前往南明,打探雷啸的现状。

    所以在饭前,莫一鸣给谢无常要了一张地图。每一次要地图,他们都知道莫一鸣要离开。这一次莫一鸣离开的理由,是出去历练,说自己的修为需要提升。

    他们也没有阻止,那是因为莫一鸣答应他们,一定会回来。

    莫一鸣离不开他们,他们同样也离不开莫一鸣。

    此行南明,莫一鸣并不会贸然去冒险,毕竟自己聚气圆满的事情,被别人知道并不是一件好事,说不定还会引来杀身之祸。

    所幸的是,虽然大部分的人都知道莫一鸣是聚气圆满之人,但并没有多少人见过他的本尊。

    即便是南明城主,也未曾见过。

    所以他给自己取了一个名字,叫明墨!

    第二天清晨,在众人还在熟睡之时,莫一鸣并没有叫醒他们,便按照地图所指引的方向,向着南明城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这一去,莫一鸣必须极为小心。

    因为对于南明城,莫一鸣并没有任何了解,但他很确定,南明城内的强者,定然比阳城之内,还要多!

    “前去炼制极品凝气丹来卖,怕是不可能的了,那样很容易暴露身份……到了那里,还得想办法赚钱。”

    目前,如何在南明城内生存,成为了莫一鸣最大的难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