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一鸣在这一刻,忽然明白,自己之所以修为提升得如此之快,完全是因为这片星海里,自己在冥思之时,那星辰之力悄然灌入他的体内。

    “我在这里,什么都不用做,什么都不想,便能吸取星辰之力,可是……距离无量,还有一定距离,依照这样下去,时间一定会用得很久,要想快速的提升修为,这星辰之力还只能是辅助,主要的还是对这术法的明悟。”

    莫一鸣内心沉思间,目光依旧注视着这星辰。可这片星辰与之前他初次接触并不一样,之前接触时,这片星辰内还有着字眼出现,有一定的提示。但此刻出现的星辰,却没有任何的提示,这样一来,莫一鸣有些无从下手。

    “若是要我去找这术法的突破点,那此刻出现的应是第二重,那这第二重的明悟,该从什么地方入手?”

    沉思中,眨眼就过去了一年,这一年,西峰又开始收纳弟子。坐在房间内的莫一鸣,其眼睛缓缓睁开,悬浮在空中的竹简,落在了他的掌心。

    “这么久过去了,还是找不到任何的突破点,但那星辰运动的轨迹与星辰的形状,也算是牢记在心。也不知道,究竟过了多长时间,那幻象之内没有昼夜之分,也不知道我这里冥思,时间过了多久。”

    莫一鸣醒来后,从床榻上站了起来,顿时身上溅起灰尘,其年限之久,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“看来我的确沉睡了太久,这段时间,他们应是不想打扰我,所以并没有动我。”

    莫一鸣心想着,轻轻推开房门,随着木门被吱呀一声打开,一股浓郁的灵气顿时扑面而来,使莫一鸣感受到之后,有一种久违的感觉,这种感受让他精神恢复许多。

    现在的后山,与以往有了一些变化,在莫一鸣的前方,是发着光芒的灵菜,在他的右方,是一片散发着药香的灵药。池塘内的道路被搭建起了护栏,在厨房的一旁,又建了几间楼阁,而现在在那灵菜之中,莫一鸣看到一个壮实的身影,正细心的呵护着灵菜。

    莫一鸣并不知道此人是谁,因为在后山没有如此身材的人,他刚一走近,那人便转头回来,露出不可思议之色。

    “一鸣哥哥,你终于醒了!”

    莫一鸣也顿时将此人认了出来,他目光也是露出不可思议之色,道:“小军,你长壮实了不少,比以前帅多了。”

    小军害羞的挠了挠头,道:“再帅也没有一鸣哥你帅啊,不过一鸣哥,你的胡须,似乎可以理了……”

    迎着小军的话语,莫一鸣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胡须,这不摸不知道,一摸吓一跳,他的胡须,竟然长到了足有半米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多谢提醒。”莫一鸣一溜烟,便跑到自己的房间,片刻之后走了出来后,又露出那张俊俏的面孔。

    “小军,其他人呢?”莫一鸣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其他人都是内宗所在了,今天是选拔弟子之日。”

    听得小军的话语,莫一鸣的心神如同被激荡一般,往事一幕幕瞬间涌上心头,他忽然想起当初雷啸与他一同参加弟子选拔时的模样,忽然记起那两个乳臭未干,但却天不怕地不怕的张小胖。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不去?”莫一鸣好奇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一是不想去,二是今天到我值班。”小军说道。

    莫一鸣疑惑,道:“值班?值什么班?”

    小军说道:“一鸣哥你不知道啊,你已经沉睡了接近五年了,五年的时间,每天都换着人守护,生怕你出什么意外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五年?”莫一鸣一惊,五年的时间,竟然在他眨眼之间就过,而他却浑然不知!

    “当然,这五年来,大家都期盼你早些醒来。”小军说着,露出一个微笑,继续说道:“不过现在看你平安无事,也算放心了,对了一鸣哥,你肚子饿不饿,大虎哥哥教我做了很多菜,你想吃什么,给我说,我去给你做。”

    一鸣摸了摸自己的肚子,听到咕噜之声,微笑着说道:“是有些饿。”

    小军放下手中的活,道:“一鸣哥等我一会,很快就好。”

    小军做菜的速度的确很快,不一会儿便传来了饭菜之香,片刻后热腾腾的饭菜就端上了桌。莫一鸣尝了一下,连连称赞。

    吃着的确有几分五虎的味道。

    吃饭时,莫一鸣闲聊起来,道:“对了,小军,这几年来,西峰有没有发生什么变化?”

    小军一口饭菜下肚,道:“一鸣哥是想听好的还是坏的?”

    莫一鸣想了一下,道:“先从好的开始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就先说我吧,我现在的修为已经到了聚气八重,谢无常的修为到了化形二重,杨浩闭关许久之后,也终于触碰到了化形瓶颈。西峰的弟子越来越多,还有修为比拼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有铁索崖历练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有……”

    小军一下就说了西峰近些年发生的好事。

    “没有想到,我不知道的情况下,西峰就发生了这么多好事。对了,张小胖呢,张小胖的修为到什么程度了?”

    莫一鸣从小军的话语中,并没有听到张小胖三个字。

    小军面色失落,道:“这就属于坏事了……”

    莫一鸣一惊,心想着张小胖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,正欲追问时,却听到张小胖说道:“张小胖在你沉睡的第二年,他父亲病重,就被张夫人带走,去掌管张府了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……你也不要难过,总会有相见的那一天。”

    反倒是莫一鸣安慰小军。

    小军肯定的点了点头,眼中露出自信,道:“一定会有。对了一鸣哥,这段时间,老有个人来找你。但都被无恒师尊赶走了。”

    莫一鸣疑惑,道:“谁?”

    小军说道:“我也不知道,我不认识他,只听谢无常哥哥说,他叫魂玄机,什么以前天坛宗之人。”

    闻言,莫一鸣的眉头微皱,道:“他找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小军摇了摇头,道:“我也不知道,反正来了许多次。”

    莫一鸣嘴角露出一个邪魅笑容,道:“难不成还想找我麻烦?我倒想去问问,这魂玄机,还有什么放不下。”

    莫一鸣说完,看向小军,道:“小军,吃完饭后,我先去内宗一趟,你要不要跟我去?”

    小军摇了摇头,道:“那些灵菜还没浇灌好呢,你去做你的事情吧,我在家里做饭等你。”

    莫一鸣微笑感激点头,片刻后,莫一鸣吃饱走出了房门,化为长虹飞上天空,这一次,他去内宗,并非是去看这一期的选拔弟子,而是去找魂玄机,问问他究竟找自己做什么。

    现在的莫一鸣,在西峰内,并不惧怕任何一个人,这与修为无关,而是在西峰之内,逸尘永远是老大。

    数息后,在那选拔弟子石台的上空,一道长虹从天而降,停在半空之时,化为了莫一鸣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,竟敢在西峰选拔弟子之时,前来捣乱,赶紧滚出西峰,不然有你好看!”

    这一期主持选拔的人,并不是西玄,而是一个年轻的弟子,莫一鸣并不认识此人,但从起气息中也能察觉出此人的修为在聚气九重,应是西峰天骄之一。

    莫一鸣忽然,此人,很有趣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