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金色光芒出现之后,立刻在莫一鸣的身后,又泛起了那一阵拉扯之力,这股力量轰鸣间飞上天空,似在那星辰之上,开始凝聚间,又形成了那条神龙的模样。

    而在外界的天空,却一切如此,唯一不同的就是,此刻坐在房间之内的莫一鸣,其身子有金色波动,缓缓闪烁。

    豆豆与无恒同时露出不可思议之色,他们望着莫一鸣身子的变化,不由得齐声说道:“这小子,调息也能突破!”

    冥思中的莫一鸣,此刻依旧处于那幻象之中,此刻他五指摊开后,旋即蓦然握紧,在拳头握紧的一瞬,其拳头的皮肤下面,忽然有一道金色光芒冲出。这光芒好似从他体内挤压出来,出现后与那天空之中的神龙,形成了汇聚,使得这神龙的模样,越加的清晰。

    “化形二重!”

    莫一鸣眼中狂喜依旧,他忽然觉得,这么长时间的观察是值得,他似乎弄懂了轮回二字,且从这运动轨迹中,明悟到了这一点,他很确信每一个星辰的运动轨迹都是如此。

    可这并没有结束,当莫一鸣踏入化形二重的一瞬,他体内又有一股力量开始冲击他的身子。这种感觉并不像聚气时,会带来痛苦,而是一种膨胀之感。

    聚气时的突破,有洗髓伐骨之痛。但在化形的突破,就不是如此。所以尽管这股力量在穿梭,但莫一鸣并没有感觉到任何痛苦,仅仅是那种膨胀之感,让他有些难受。

    他几步迈出,让自己的速度达到最快,似要借助着这跑动之力,将那体内的膨胀之感,挤压出来。

    在云层上,莫一鸣并没有溅起云烟,几步迈出后,一道金色光芒,蓦然从他体内爆发出来。

    这光芒溅射出来后,又与那空中的金色残光汇聚在了一起,使得那神龙的模样,又再次清晰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化形三重!”

    正在莫一鸣沉吟间,他心中暗自窥喜之时,忽然的,那种膨胀之感再次出现。

    莫一鸣觉得很不思议,竟然在不知不觉中,就突破了这么几个阶层:“说是聚气圆满后,化形境界的突破便会突飞猛进,这突飞,也太猛进了些吧!”

    莫一鸣沉吟时,继续数步迈出!数步之后,那一股膨胀之感冲出体外,化为金色光芒,与那残光汇聚后,那神龙的模样,变得更为清晰!

    可莫一鸣看到的清晰神龙模样,只是在他的意识之中,那种模样似只存在于他的意识,让他借助着这意识所画!此刻出现的,才是他要凝聚的化神之魂!

    只不过他离化神境界还有些遥远,所以现在的神龙模样,并不是那样的清晰,只能看见大致的轮廓。

    但在莫一鸣化形三重后,又有一股新的膨胀之感,回荡开来。

    莫一鸣现在并没有多想,他只觉得这幻象很是奇异,仅仅是明悟了轮回二字,就让自己的修为突破了这么多层。

    在冲破化形三重,踏入化形四重的一瞬,莫一鸣的体内,由传来那阵膨胀之感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莫非要踏入化形的节奏?”

    莫一鸣再次在这云层之上迈开步伐,此刻他的速度快上许多,甚至在迈步间,都如同具有瞬移的速度。几步踏入之后,莫一深深的舒了一口气,望着那神龙轮廓。感应着似乎还会有那阵膨胀之感。

    但数息过后,莫一鸣看到那神龙的模样已经消失,自己的体内也没有感觉到那膨胀之感。

    “看来,这一次止步在化形五重境界了……”

    虽然只是化形五重,但莫一鸣已经非常满足。旋即他盘膝而坐,继续望向这片星辰,此刻这片星辰运动的轨迹似有变化,甚至有那么一些,隐去后,出现了新的星辰。

    莫一鸣眉头微皱,望着这一幕幕,并没有第一时间去好奇为何这星辰会出现如此变化,而是在好奇着自己在明悟斩天诀之时,会不会让自己的修为突破。

    莫一鸣尽可能的感受着这幻象之内的微风,即便很小,也能被他捕捉到。

    “这斩天诀第五重,我明悟了许多,始终没有将其明悟透彻……风起风落,一切都似乎都与轮回有关。这太月之术,仿若是每一种术法的起源。轮回……”

    莫一鸣内心沉吟间,再次闭目沉思,这一沉思,便是十天过去,然后是一个月,两个月,直到第三个月的时候,他的眼中赫然睁开,其眼中渗出一道精芒,起身一跃间,其速度与之前有了一个提升,甚至在这幻象之内,他手掌橫劈而出,与以往不同的风刃,如斩杀一般劈下,其力量比以往更是狂暴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斩天诀第五重,我终于将你明悟!”

    莫一鸣眼中露出喜色,他感受着体内的修为之力,又明白的增进了不少,旋即他闭着眼睛,似在等待着什么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莫一鸣并没有察觉到身子有任何的异常,睁眼时没有紧皱。

    “并不是明悟术法就能突破的,之所以明悟轮回二字,能突破,那是因为这太月轮回之术的奇异之处。”

    莫一鸣沉思间,向前走出两步,看向这些变化的星辰,此刻这些星辰的变化,让他又有了深思。

    “看来这太月之术,也有重次之分,之前那片星辰之所以消失,可能是因为我将那轮回明悟,现在的出现,又是另外一个层次,而轮回二字的明悟,可能只是一个开始,这片幻象之内的东西,太过奇异……还有许多我并不知道的,还需要我继续探索。”

    莫一鸣盘膝而坐,继续观望着这片星辰,时间流逝,眨眼就是三个月过去,在三个月的某一天,莫一鸣的神色忽然一变,体内有股膨胀之感,似随时都要冲破身子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莫一鸣很清楚这一次,他并没有明悟这一幕,所以内心带着疑惑,觉得自己为何会在这个时候,有突破的迹象。

    此刻他并没有忙于迈出脚步,而是目光凝聚在这星辰上,觉得这一切似乎与这星辰有关,这一凝聚下,他忽然发现,这些星辰之上,有一丝丝淡弱的气息。之前莫一鸣并没有去仔细观察这些气息,此刻用心感受下,他竟然感觉到了一股磅礴之感!

    但现在莫一鸣并不想继续去思索这件事情,他必须得先踏入化形六重,一旦错过这个瓶颈,日后便很难突破。

    所以莫一鸣几步迈出后,双手赫然摊开下,一股金色光芒从其体内迸发而出,化为金色残光在那空中凝聚后,那神龙的模样又清晰了一些,此次出现不仅仅是那轮廓,这一次那神龙的模样,出现了胡须……

    在这幻象之内突破,一切都太过顺利。这让莫一鸣更加觉得这幻象的确很奇异,更加确定自己捡到了宝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在外界,莫一鸣的房间内,忽然渗出一圈金色光芒,这金色光芒回荡间,带出嗡鸣之响,使得正在玩耍的无恒,其神色一变间,眼中露出不可思议之色,这种神色,极少能从他的眼中看到。

    “哇塞……这小鸣鸣,真的是变态啊,这么短的时间内,就突破了这么多个阶层,现在已是化形六重!”

    闻言,谢无常眼睛也睁得很大,道:“什么鬼?化形六重,这厮盘坐也能突破?”

    豆豆带着鄙视的说道:“那是自然,我大王可不是凡人,他流淌的血液与你们不一样,他是尊脉,你是什么?”

    杨浩最烦别人在他面前吹嘘,纵然他也很喜欢吹嘘,此刻听到豆豆的话语后,道:“尊脉是什么东西,他流的血难道是黑色的?”

    豆豆说道:“真是井底之蛙,尊脉是什么都不知道。哎……不说了,说了你们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切,有什么了不起的,不说就不说呗。”杨浩说完,转身就走开。

    小军自从神智恢复了之后,他将任何事情都记得清清楚楚,此刻望着莫一鸣的房间,虽未进入,但仿若能看到他的身影一般,道:“一鸣哥的确与众不同,之前我看见过他炼药,那速度与纯度,都不是一般人能比的,不像我,学习了这么久的炼药技术,连一个下品凝气丹都炼制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小军说着,有些责怪自己的愚笨。他觉得为王老报仇,似乎越来越远。

    逸尘微笑着安慰说道:“慢慢来,会有那么一天的。”

    同样是这个时候,莫一鸣已经在那幻象中盘坐下来,他现在没有心情去感受体内力量的变化,而是仅仅的盯着一颗星辰,感受着这星辰之上的波动气息。

    这一感受,两个月过去后,他似乎察觉出了什么异常,忽然开口:“这星辰的波动气息,似乎要少了一些。”

    沉吟间,莫一鸣再次感受自己体内修为的变化,这一感受下,又察觉到自己体内的力量,又增加了一些。

    这股力量,莫一鸣很确定,并非是来自于那信仰之力。

    而是一股外在力量!

    “这……该不会是星辰之力吧!”

    沉吟间,莫一鸣的心潮有澎湃之感,脑海更是一片空白,拥有一定的星辰之力,无量,又算什么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