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一鸣望着这片星海,内心有种莫名的震颤,这震颤使得他体内血液似在翻腾,似有滔天的煞气弥漫,望向时,有一种无法言语的数息,但更多的,是一种莫名的怒意。

    这怒意从他内心升起,但又不知道为何会升起!

    “太月之术……太月阵法……这一切,似乎都有着一定的联系。”

    沉吟间,这片星海内,那些星辰忽然快速快速的旋转。之前莫一鸣就是在这星辰的变化中,学习到了那十面埋伏阵法,此刻旋转间,莫一鸣眉头紧锁,内心有了思索。

    “难不成这太月之术,又是一种阵法?”

    正在莫一鸣思索间,这些旋转的星辰,忽然发出了一丝丝绿色光芒,散去时回荡在莫一鸣的身边,使得他瞬间被绿色的气息萦绕,他的意识似不受控制的空白了转瞬,转瞬清醒后,他竟然站在了一片辽阔的白云上。

    这里没有任何人烟,但却有无数星辰,如同流星一般,在天空中转动。

    莫一鸣并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状况,但他隐约能感觉到,自己与这太月之术,有着密切的联系。他站在云海之上,望着这篇浩瀚的天空,如凌驾于九天之上。但这里没有见到任何的人影,只能看到那些星辰,在高空中,缓缓游动。

    “这太月之术,虽说我有股熟悉之感,但这术法所修炼的,究竟是什么?”

    莫一鸣沉吟间,再次观察了四周,确认没有任何有价值的东西之后,他盘坐下来,开始望着这天空之中游动的星辰。

    之前对那十面埋伏的明悟,就与这星辰有着密切的关系。

    “这竹简似乎也与我有着一定的联系,可为什么我望向这片星海之时,会有一种莫名的怒意,而为什么这竹简之中,总出现星辰?难不成此术一旦修炼成功,便会拥有,星辰之力?”

    思索中,莫一鸣暗自窥喜。

    “若真是那样的话,什么南明城主,只需一指之力,便能将其碾压!”

    在莫一鸣思索时,在这星辰之中,忽然闪烁出数个大字:“太月轮回之术,观星辰,悟时空,得穹苍之力!”

    莫一鸣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,望着这几个大字时,脑海内出现了轰鸣之响!

    “果然会拥有苍穹之力!”

    莫一鸣越来越觉得这太月之术很奇异,可是现在那些字又消失不见,回归的又是那些星辰的缓缓蠕动与这里的寂静。

    这一等,便是五天过去。

    五天之中,豆豆来到莫一鸣的房间,见得那竹简悬浮于半空之中,莫一鸣盘膝而坐,闭眼似调息,有丝丝绿色向着他的头顶灌入,知道莫一鸣正在修炼某一种术法,所以并没有打扰他。

    这一望,又是十天过去。在这十天之中,莫一鸣依旧没有醒来,但豆豆能感受出莫一鸣平稳的气息,所以并没有担心。而在那星辰下的莫一鸣,此刻也是在那白云上,盘坐了十多天。这些天,他的目光从未从那游动的星辰上移开。但始终没有找到突破点。

    同样,他也没有看到任何字体的出现。唯一不同的是,他坐在这片星辰下,似乎自己体内的力量,有了微微的提升。这种异常他查探了许多次,非常确定。

    他似乎只要坐在这片星辰之下,什么都不用做,什么都不用想,其修为之力,都会提升。可这提升的速度实在太慢,按照这个提升的速度,怕是到化神时,外面已是百年之久。

    “虽然有所提升,但这太月之术,肯定不是如此简单……这其中,肯定有着其中的奥妙…对了,为何这星辰内,出现的,却是太月轮回之术呢?”

    莫一鸣沉吟间,觉得似乎找到了疑惑的突破点,但这突破点又好似捕捉不到。他皱眉再次望向这片星辰。

    此刻望向时,这星辰似乎要比之前宽阔得多。

    “轮回……轮回……”

    莫一鸣始终默念着这两个字,感觉问题就出在这两个字之上。

    虽似乎找到了问题的所在,但莫一鸣始终还是不能说出来,他继续望着这些星辰,再次对各种可能进行猜测。

    “这术法果然极为奇异,只有那么一行字,不给任何的提示,让我自己去猜测……可这里除了星辰与云海之外,并没有其他东西,若是说静,这里的确够安静,的确可以净化心神,但很显然,这并非仅仅是用来净化心神的。”

    沉思中,莫一鸣缓缓的闭上了眼睛,数个时辰后,他慢慢的睁开,眼中疑惑更浓。在他用心感受下,除了心神能得到净化之外,他并没有察觉到任何的异常。

    这一次,他并没有说话,而是目光开始凝视这些星辰,这一次的凝视,并非如同之前那般,是凝视整片星辰,而是凝视着每一颗星辰,从星辰的形状,再到轨迹,甚至那微弱的光芒,他也不放过。而且每一颗星辰的特性,他都牢记在心。而很显然,这样就显得极为耗时。

    眨眼就是二十天过去。这二十天之中,五虎眼中的莫一鸣,就如同坐化一般。

    他们显得有些焦急,每一次端来补汤之时,都看到莫一鸣始终没有睁开,旋即补汤被他们拿出浇灌灵草。

    这一天,他们五虎同时来到莫一鸣的房间,莫一鸣始终没有睁开眼睛。对于没有修为天赋的他们来说,莫一鸣的这般举动,着实让他们很是担忧。

    无恒与豆豆也进了房间。

    大虎皱着眉头,看向无恒,道:“小恒恒,怎么六弟还没有醒?”

    二虎也急忙问道:“是啊,都这么多天过去了,怎还会如此?”

    三虎焦急之声写在脸上,道:“这么多天没有进食,他会不会饿坏啊,要不我们还是把他叫醒,先让他吃点东西吧。”

    四虎说道:“他会不会被某个妖女勾去魂了。”

    五虎用手掌在莫一鸣的眼前晃了一下,道:“还是没有感受到我的气息……”

    无恒故意的白了这五个人一眼,道:“你们几个井底之蛙,都给你们说了他没事,没事,看一天把你们担心得。看看这个竹简,再看看那竹简上散发出来的绿色气息。”

    无恒说着,指了指上方的竹简,五虎循声望去,但很显然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大王他现在正沉浸在某一位面,你们就不要担心了,现在的他,指不定正在突破呢。”豆豆悬浮在半空之中说道。

    无恒点了点头,道:“是啊,而且我感觉到,他这些天的气息,不仅没有比以前减少,而且还隐约强了一些。走吧,走吧……我们出去玩,别在这里打扰他了。”

    无恒说着,拉着五虎就出去了。

    时光匆匆,眨眼又是十五天过去,在十五天之后,魂玄机来到后山,但却被无恒直接赶走,并没有见到莫一鸣。

    又是两个月过去,在这两个月的时间里,魂玄机来了几次,但每一次都被无恒赶走。

    在这期间,西峰发生过很多事情,但都与往年大致相同,首先是其他峰的弟子来到西峰,在弟子选拔上纳入了一些弟子。不同的是,这一年的修为检测,并非是用测验碑,而是用一个专门的修士来检测,因为那测验碑,已经碎裂。

    还有一点,就是今年大多修为天赋高的弟子,都愿意加入西峰,莫一鸣的名声,已传遍四海。他们将莫一鸣当成榜样,想一睹莫一鸣的风采,但始终没有看到。

    杨浩自从莫一鸣闭关之后,便给逸尘要了一个洞府,也如同莫一鸣一样闭关,再次出来时,已是披头散发,如同野人一般,但修为却没有多大的长进。

    至于谢无常,则是触碰到了聚气九重的瓶颈,与他一起触碰到的,还有张小胖。

    直到这一年的秋天,漫天落叶飞舞,满地黄花四溅之时,张小胖与谢无常,几乎是在同一时间,进入了聚气九重。

    时光匆匆,又到了第二年,这一年的修为比拼很快开始。

    因为莫一鸣的缘故,其他峰的弟子似乎都不敢轻易招惹西峰的人,这一次的修为比拼,西峰大获全胜。北太玄的神色极为难看,南旭阳也是如此,东皇子更是在内心,想着该如何除去逸尘,占有西峰。

    铁索崖开始,在铁索崖开启的那一天,这些弟子都在传颂着当初莫一鸣在铁索崖踏入聚气十二重,踏入化形的传说。又不少弟子也觉得自己也能如莫一鸣一般,在铁索崖进行了尝试,但最终的都葬身于铁索崖之内。

    这一切铁索崖关闭得很快,并没有那一天的惊天变化。巧合的是,在这次铁索崖之行中,张小胖与谢无常,齐齐踏入了化形。

    他们现在的修为与其提升的速度,都算得上是天骄。当然,这并不否认背后有人帮助他们。

    首先是逸尘的倾心教导,其次是莫一鸣留给他们的凝气丹,还有就是五虎的补汤。那些补汤,都是外面的人,可望而不可及的。

    这一年的秋天来得很快,漫天落叶飞舞,满地黄花溅射。在西峰的脚下,正有一名风尘仆仆的胖妇,匆忙的向着西峰走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