几乎就在这铁索崖消失的一瞬,莫一鸣从天而降,顿时出现在众人面前,现在他给别人的感觉,有一种强者的气息。

    每一个看向他的人,似乎都带着那一抹簇拥之色。

    莫一鸣的身子也是一怔,他完全没有想到,在这铁索崖之外,竟然有这么多西峰弟子在此等候。虽然那铁索崖内并未有昼夜之分,但以莫一鸣的推算,自己在那铁索崖之内,待的时间也不是一天两天。

    这些人此刻望向莫一鸣时,眼神中有莫名的振奋,甚至有一些忍俊不住的人,开始高呼:“莫一鸣,你成功了!”

    随着这一声音响起,这些人如同有了共鸣一般,又开始欢呼。

    “成功了,西峰出了南山第一天。”

    “聚气十二重,史上第一人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伴随着这些声音响起,莫一鸣回应了一个淡淡的微笑,他径直的走去,周围的人群下意识的给他让开了一条道路。

    走到了张小胖与谢无常的面前,莫一鸣下意识的看了看四周,这一看向下,并没有看到雷啸与醉美燕的身影,也没有看到那些南明之人。

    无恒的眼睛还是肿着的,他抽泣了两声后,说道:“别看了,那两个没有良心的家伙,已经去了南明了。”

    莫一鸣的心中有失落之感,似乎现在拂在他身上的微风,似带着阵阵寒意,浸入他的骨髓,让他很不是滋味,鼻尖有些酸涩,眼眸也随之湿润起来。

    但他强忍着这般悲伤,拍了拍无恒的肩膀,道:“你不还有我们吗。”

    被莫一鸣这样一安慰,无恒像个小孩一样,一下埋在莫一鸣的胸怀里面,嚎哭起来。

    “好了,好了,在这么多弟子面前,丢不丢脸。”

    莫一鸣又拍了拍无恒的肩膀,带着无恒,与五虎与张小胖,还有谢无常,一同向着后山走去。

    目送着莫一鸣远去,这些西峰弟子,方才一个个的散去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天,后山寂静许多。醉美燕离去之后,没人和张小胖斗嘴打闹。雷啸走后,莫一鸣心神久久不能平息。

    但西峰就不平静了,所有人都在传颂着莫一鸣聚气十二重的事情,虽然他们并不知道聚气圆满意味着什么。

    这一天夜晚,莫一鸣坐在房间之内,回想起与雷啸时的一幕幕,一直想到了那日铁索崖之事,回忆方才被他全部掀起,他方才深深的舒了一口气,回想起自己在铁索崖内发生的一切,同时也想到了那奇异的神龙幻影。

    虽然他并不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,但在他的脑海之中,那拉扯之力出现之时,他也察觉到了天空那凝聚的金色残光。还有那一条神龙!

    虽然别人看到的只是幻影,但在莫一鸣的脑海中,出现的却是真真切切的神龙!

    “据豆豆所说,我那是本尊之魂!”

    豆豆与无恒还在外面玩耍,莫一鸣沉吟中想起了豆豆给他说得话,此刻眉头微皱间,下意识的掀开自己的衣衫,看向胸前那一条金色的神龙。

    这神龙如同刺青一般,但却是金色的,而且还栩栩如生,如同在对着天空咆哮,似有无尽的怨气。

    “豆豆说我应该与尊脉一族有关系,但对于尊脉一族,我却丝毫没有印象。更没有听过这两个字,但之前我在踏入化形之时,那神龙的出现,并没有我任何意念的操控。若真的如其他修士一样,得画出自己的本尊之魂,那应该是由修士自行操控啊……为何它会莫名的出现?”

    之前莫一鸣沉浸在雷啸的离去时,并没有细心思索这些东西,此刻回想起来时,内心的疑惑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“若这是我的本尊之魂,在我化形时就隐约出现,但又没有完全成型,这意味着我体内的某样东西,正在慢慢苏醒?”

    沉吟中,莫一鸣下意识的闭眼,感受着身子的变化,似乎有着什么隐藏的东西。片刻后,他缓缓的睁开眼睛,眼中疑惑更为浓郁。

    在莫一鸣沉吟间,在北峰的所在,魂玄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来到,他坐在北峰大厅之内,此刻大厅之内连他自己只有四个人。一个是南峰南旭阳,另一个是东峰东皇子,还有一个是北峰北太玄!此人这四人神色凝重,目望时却没有说话,但似乎有着心事。

    数息后,一道黑光从天而降,一个身穿黑衣蒙面之人,径直的走到了大厅之中,他的声音似有穿透之力,说话间能震颤到这四人的心神,边走边说:“这一次,南峰有聚气圆满之人,我受南明城主之邀,前来查探。”

    随着声音落下之后,这黑衣人已走到大厅的最中间,手掌随意一撩身后黑色风衣,转身后稳稳的坐在了旁边木椅。

    北太玄站了起来,抱拳一拜时,道:“之前我也发现了天空异常,以我推算,也应该是一个聚气圆满之人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?”这蒙面人的语气有些变化,说话间看向北太玄。

    北太玄身子一颤,道:“是确定!但我并不知道是谁。”

    南旭阳起身抱拳说道:“那日我离开铁索崖较早,以我推算,那金色异象发出的地方,应是铁索崖,我记得东皇师兄是最后离开的。”

    东皇子点了点头,站起身来,道:“不错,当时我还在铁索崖之外等待门下弟子,弟子出来后,告诉我铁索崖内有十道聚气波动冲出,我猜就是那聚气圆满之人,而此人,是西峰弟子,莫一鸣!”

    东皇子说完,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在魂玄机的身上。

    魂玄机的身子一颤,每一次这蒙面之人的目光停在他身上时,都会使得他有一种莫名畏惧。

    但纵然如此,他还是强压着这份畏惧,起身抱拳一拜后,露出极为奉承的神色,道:“西峰的确有个莫一鸣,那日铁索崖发生的异常,也的确与此人有关,那聚气圆满之人,十有*,就是莫一鸣。”

    这蒙面之人站了起来,道:“现在什么都不管,你回西峰去,想法设法让此人加入南明,若不顺从,想办法除掉他。”

    此人话语落下后,又化为黑芒消失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在西峰的后山,莫一鸣将那竹简从百川袋内拿出,让其悬浮在空中之后,顿时这竹简发出了一片绿色光芒。

    “之前我接触到这竹简之时,脑海之中出现了那一阵阵幻象,那天空之中的巨龙,似乎与我这神龙有些相似。”

    沉吟间,莫一鸣意念输出间,顿时与这竹简有了共鸣,刹那间,那一幕幕幻象再次出现在莫一鸣的脑海之中。

    莫一鸣用心去看这幻影之中的神龙,数息后眼睛猛地睁开,露出了不可思议之色:“这神龙,果然与我身上的,一模一样!只不过站在神龙上的那些人,是谁?”

    带着内心的疑惑,莫一鸣再次将意念之力输入,这一次输入后,莫一鸣并未感觉到那一幕幻象,而是耳中之中,传来那刺耳的响声,如同一句带着混沌之力的声音,在他耳中响起之后,使得他身子蓦然的怔了一下,睁眼时,看见了满天星辰出现在自己的房间。而在这星辰之中,数个大字,震住了他的眼球。

    “太月之术……化形已经开启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