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这,本尊魂!”

    百川袋内的豆豆,终于不再平静,惊呼声清晰的落入莫一鸣的耳中,让得莫一鸣并不知道其中的意思。

    但显然现在的莫一鸣并没有时间去想这些问题,他只感觉到背后有一股强劲的吸撤之力,这吸撤之力并没有痛苦之感,只是从体内发出,似在拉扯着这虚空,硬要从这虚空之中,拉扯出一个幻影。

    “一般的修士,在化形界是不可能出现本尊之魂的,为何你在化形时,就出现了本尊之魂,你究竟是什么身份。”

    豆豆的话语,带着惊呼之声,落入莫一鸣耳中时,让得莫一鸣有些不悦。

    “豆豆,现在并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,我也不知道我究竟是什么身份,现在你不要打扰我,我欲化形!”

    莫一鸣沉喝一声后,感受着这巨大的拉扯之力,双手赫然摊开,在其双手摊开的一瞬,他身后的残影,忽然轰的一声回荡,赫然冲出这漩涡,冲出这铁索崖的束缚,直冲天际!

    同样是在这个时候,在这幻影冲向天际之后,在这天空之中,赫然的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奇异字样,这字好像一个符咒字样,旋转间忽然发出龙吟般的咆哮,化为无数金色残光,在众目睽睽之下,竟然开始凝聚!

    所有人在这一刻,眼神中的不可思议之色,更为剧烈!即便是逸尘,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他的脸庞开始抽动,望着这金色残光凝聚,不由得沉吟道:“凝聚残芒,化为形,出现本尊之魂!此事,唯有化神才能做到,为何他在突破化形之时,就能出现这般异样!”

    在逸尘的身旁,成缘碧刚想问逸尘现在这一幕的奇异,但现在听到逸尘的声音后,便得知原来逸尘也并不知道。

    一向高傲的云篆,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放弃了他高傲的资本,他望着天空那凝聚的残光,嘴唇微微张开,内心的疑惑与震撼,也随着他嘴皮的蠕动间,发了出来:“这莫一鸣,该不会是从聚气,直接到化神吧!这不可能!可为何他在突破之时,竟会出现这本尊之魂呢?”

    同样是在这个时候,南明城主的神色也变得极为凝重,他望着那笼罩了半边天空的金色残光,看着这金色残光的凝聚,对之前自己的猜想,有了怀疑。

    “难不成我之前看到的,并不是聚气修士在冲破圆满?而是一个化形之人,正在踏入化神?可这一切,与那人描述的,又太相符。纵然如此,若此人并非是圆满之人,那么在化形踏入化神期间,能引起这般天地变化,此刻的修为也定不容小觑,也不知道此人修炼的术法,是何种奇异的术法!”

    南明城主内心沉吟着,目光紧紧的锁定在那残光之上,似将目光凝聚,尽可能的清晰看见,这残光凝聚后,究竟是那种本尊之魂!

    在他的注视下,片刻之后,这凝聚的残光,如同盘旋在天空之中的一条长虹,仔细望去,更如同一条神龙幻影。

    “九龙之尊!此人的魂魄究竟是九龙之尊!”

    南明城主倒吸了一口气,有些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。此刻内心有种莫名的颤抖,他沉吟间脑海之中泛起了杀念。

    “原来预言都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南明城主的神色开始变得阴沉,他眼中散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嗜血之芒,似蕴含了无尽的杀意。

    同样是在这个时候,逸尘、成缘碧的身子同时微颤了一下,云篆的嘴巴张得更大,他望着这神龙幻影,虽很模糊,但看那轨迹,看那状态,还有此刻那虚空中渗出来得不同之感,每一样都在彰显着这本尊之魂的——不凡!

    “帝王之魂……尊龙之魄……这莫一鸣,究竟是什么身份!他身上,究竟流着什么样的血液!”

    之前云篆并没有对莫一鸣的身份感到好奇,但在这一天,他不得不为莫一鸣的身份,感到神秘。他似乎在这一瞬间明白莫一鸣为何能斩杀几个化形修士,似乎能想得清楚莫一鸣的修为长进,为何会如此之快。

    同样是在这个时候,在幽冥界的烟灯,他望着那火炉内的熊熊烈火,此刻这烈火忽然发出噗嗤一声,在这火焰中,忽然又一团冲天而起的火焰,这火焰停留在上方后,在烟灯的凝望下,竟然化为了一条火龙!

    烟灯脸庞在颤抖,他的神色如同看见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般,身子一怔间,太多的疑惑在他的脑海之中开始回荡。

    “本尊之魂……在聚气之后,还未到化形,他怎么会出现本尊之魂!他本没有修为天赋,为何后来修为,提升得如此之快。在冲击聚气十二重之时,他本应该灭亡,可为何!竟会出现那么强的生命气息。”

    烟灯沉吟间,内心的疑惑与震撼使得他不得不再次回想起与莫一鸣相见的一幕幕。

    他清楚的记得,第一次见莫一鸣之时,因为莫一鸣的凡人之血,躲过了南离的追杀。那时候,烟灯很确定莫一鸣是凡人。

    但后来,莫一鸣竟然脱离了凡人之身,有了修为天赋。这本就让烟灯极为疑惑,而今,近端时间发生的一幕幕,更让烟灯对莫一鸣产生了更为神秘疑惑之感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……定然不是常人,此人,为帝王之相!强者之形!”

    烟灯倒吸了一口凉气,继续盘膝坐在那地毯之上,望着那半空之中的火龙,久久不能回神。

    而在这天空之中,由那残光凝聚成的幻影,并没有出现真正的本尊。

    铁索崖内的莫一鸣,依旧感觉到那股巨大的吸撤之力,似乎并不让这天空之中的幻影脱离他的本尊一般,而此刻在他的胸前,竟然出现了一条金色的线条。

    这线条由内而外发出,蔓延间在莫一鸣的胸前,形成了一条神龙的模样!

    “的的确确是尊脉一族!”

    豆豆在这一瞬,虽未言语,但他看到了莫一鸣胸前的神龙模样,他内心无比颤抖,似看到了一种无比强大的存在!

    “之前我还在疑惑,为何他会能拾取长生笛,为何会得到太月之术……这两样东西,本是尊脉一族至宝。难不成这就是一个阴谋,尊脉一族并没有完全消亡?”

    对于尊脉一族,豆豆大多都是听说,他并不怎么了解尊脉一族,但对于尊脉一族的一些事情,他还是有所听说,包括尊脉一族的身子本性。而尊脉一族的灭亡,也是道听途说过来。

    在莫一鸣胸口处出现那神龙的模样之后,这天空之中的金色光芒缓缓的笑容,最后恢复了平静的天空之后,一丝金色光芒从莫一鸣的眉心灌入后,在莫一鸣身子周围的漩涡,蓦然消失。而与此同时,莫一鸣整个人看起来意气风发,精神无比。

    他的眼中渗出一道满意的精芒,感受着体内穿梭的强劲力量,这力量比他在聚气时强上了无数倍。

    “化形的感觉,果然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满意的沉吟一声,莫一鸣身形一化间,缓缓的冲出了这重重威压,片刻之后,便从那铁索崖的入口飞出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那铁索崖的入口轰隆一声,消失于虚空之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