同样是这个时候,云篆蓦然冲出楼阁,望着天空金色一片,看着这些旋转的金色光芒,目光露出震撼之色。

    “天空金色异象,传说聚气圆满之人能引起这般变化,但在这南山之内,却从未出现过。如今……难不成是铁索崖?”

    沉吟中,云篆的目光从天空中收回,看向远方,那里是铁索崖的所在,他身形一化间,顿时化为长虹飞出。刹那间便来到了那铁索崖,落于逸尘与成缘碧的一旁,听着这些修士的欢呼声,如恍然大悟一般:“原来是他!”

    还有,在南明城的所在,那一座高耸入云的楼阁,有一处半悬于空中的圆形阳台,在这阳台下方,是深不见底的深渊,此刻在这阳台上,有一名身着华丽之人负手而立。他目光如水一般平静,但在这平静下却隐藏着一抹不易察觉的森然之感,此刻他望着这天空,神色有些凝重,此人,正是南明城主!

    “果然是聚气圆满之人,没有想到这南山真的有聚气圆满之人,当初他的预言难道是真的。不过若杀了这样一个聚气圆满之人,对这南山的损失太大,此人究竟是谁?若能将其为我南明所用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南明城主虽未说话,但他内心却有了想法,他循着这天空中出现的金色光芒,似要找其源头,这一看向之后,大致推测出这金色光芒发出的地方,竟是铁索崖。

    还有在这南山的每一个乡村城镇,此刻那些还未睡去的人,也发现了这天空的异常。但与以往不同,这一次天空的异常,并不像之前那般狂躁不安,并没有以往那如世界末日一般,这金色光芒一片,如同祥光一般,令人望去有祥和之感。甚至有那么一些比较困难的村民,此刻对着天空跪拜起来,乞求上天让他们这一年的庄稼丰收,乞求化为病魔,乞求亲人一生平安!

    还有在这南山深处,那些沉睡中的异兽,此刻也是被这阵异常惊醒,它们望着天空,与修士不一样,异兽能察觉到一些未知的事情,甚至能从这金色光芒之中,看到那聚气圆满之人的以后。

    现在望向后,它们一个个低头臣服。

    甚至在这南山中的一些洞穴之内,哪一些归隐山林的修士,也察觉到了天空异象,几步迈出洞穴之后,他们一个个神色带着凝重与猜测。

    有那么一些,似乎知道这一异象意味着什么:“天空金色异象突显,书籍上有所记载,虽不完全,但大致也能看懂这般异象是聚气圆满之人才能出现。没想到,在我有生之年,竟然还能亲眼目睹这般异象!”

    几乎是在同一时间,那些并不出名的宗门,门内弟子一个个显得疯狂躁动起来,在他们的前方,坐着一个白发的老者,这老者现在就是这个宗门的掌座。之前这些弟子还在咨询着各种各样的疑问,现在这金色光芒出现之后,他们一个个看向天空,有一种莫名的兴奋。

    这是他们第一次看见如此异象。

    “师父,那你说说,现在这天空异象,是因为什么?”

    白发老者眼睛微微开阖,神色虽然故作平静,但身子也在不经意间怔了一下,转瞬后露出一个很为勉强的笑容,说道:“此像,为大祥之兆。你们有服了,此像一旦出现,天地灵气会增加许多,你们赶紧,用心吸收天地灵气……”

    白发老者的话语说完,就听到这些弟子齐齐应了一声后,顿时盘膝闭眼,开始吸纳天地之间的灵气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在铁索崖之内,莫一鸣瘫坐在那光滑的石台之上,此刻这石台上的光芒正围着莫一鸣选择,甚至在这一瞬间,在莫一鸣的身子周围,有强风泛起。这强风旋转间在莫一鸣的身边,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旋风,从上望下,如同漩涡一般。

    豆豆一惊,生怕被这强风带走,立刻飞进了莫一鸣的百川袋。

    莫一鸣之前已经累得筋疲力尽,但他的眼中却露出满意之色。但在这一瞬,他忽然感觉到,体内的每一个穴道竟然发出嘭嘭闷响,甚至在这闷响之下,一股狂暴的力量,在其体内,肆虐的穿梭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又要突破?”

    幸福来得太突然,莫一鸣完全没有想到,自己在聚气十二重之后,竟然即将踏入化形!

    他还未从聚气十二重的喜悦中回过神来,现在就已经察觉到了在这聚气十二重之人,自己又有了突破的迹象。这种感觉来得太突然,令莫一鸣一下从地上跳了起来后,脸上的振奋之色,更是无法用言语形容。

    在这强风的呼啸中,莫一鸣身上的各个伤口,此刻竟然有金色光芒溅射出来,而他的伤口,也渐渐开始愈合,有发痒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怎会愈合得如此之快!”此刻在百川袋之内,豆豆也察觉到了莫一鸣身子上的奇异变化,这变化令他极为讶异,仅仅是数息的功夫,莫一鸣身上的伤口,竟然全部愈合!

    “这样变态的愈合……只有尊脉一族,难不成这小子真是尊脉之人?可尊脉一族已经灭亡了,他不可能是,但若不是的他,身子不治而愈这样的功效,唯有尊脉一族啊!”

    虽然豆豆日夜陪着莫一鸣,但豆豆对莫一鸣的身份完全不知道,虽然也怀疑莫一鸣与尊脉一族有一定的关系,但却又找不到任何合理的理由,让自己相信。因为尊脉一族,早在几百年前,已经消亡。

    可莫一鸣身上,发生各种怪异的事情,也让豆豆不得不联想到尊脉一族。

    首先是莫一鸣体内的修为天赋被符师封印。在这南山之中,根本不可能有符师,那他如何被符师封印?

    其次是莫一鸣身子的防御,天生就比别人强上许多。这般天生如铜墙铁壁的防御力。唯有尊脉一族才能拥有。

    最后是现在这愈合伤口的速度,没用任何丹药,没有任何治疗,自己愈合!这也是没有修炼任何治疗术法的情况下,唯有尊脉一族才有这般功效。

    可是,尊脉一族,的的确确是消亡了啊!

    豆豆百思不得其解,他也问过莫一鸣,但莫一鸣对尊脉一族,全然不知。

    或许这一切,要在莫一鸣找到他的父母之后,才能得到答案。

    同样是这个时候,莫一鸣身子伤口愈合后,他的身子一片金光,这金光一闪而逝后,呼啸而出,直冲天际,刹那间与那金色光芒撞击在一起之后,这金色光芒忽然发出嗡鸣一声,化为了一个个无法认知的金色字体,在那天空之中旋转。

    如同某一种天地法则,又好像某一符咒,但更像正在解除某一符咒一般,旋转后忽然从那天空之中快速的落下。

    而落下的地方,竟然铁索崖的所在,甚至不费吹灰之力,穿透了铁索崖的屏障,穿透了这漩涡,直接灌入到这漩涡深处,莫一鸣的所在,顺着他的眉心,灌入到他的体内。

    而他的骨骼,也从此时,如同重组一般,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变化!

    同样是在这个时候,莫一鸣的身后,忽然渗出了一个金色模糊影子,这影子看不清模样,望去时就如同魂魄一般!

    “化形……难不成就是要化出自己的本形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