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而之前已经碎了两层,而今还剩下三层!”

    内心沉吟间,莫一鸣脚掌再次抬起,这一次抬起,虽然身子并没有出现之前那般痛苦,但巨大的束缚之力已经云集在他的全身,使得他落下时都极为的费力。ω δwww..

    片刻之后,在这天地威压的拉扯之下,他体内的一层屏障,也轰然碎裂开来,一股修为波动,咻的一声,脱离他身子的束缚,回荡开来。而此刻的莫一鸣,也是满头大汗。

    幽冥界的烟灯,此刻微眯的眼睛赫然开阖,但神色并没有轻松,依旧如同之前的那般凝重,望着那第十二盏油灯,纵然那油灯内波动比之前更为浓郁,甚至那灯芯有摇曳的迹象,但以时间的推算,他也大致推算出,莫一鸣并不能在这短短一个时辰内,踏入聚气十二重。

    “我只能如此帮你了,在这半个时辰内,若你觉得依旧不能踏入聚气十二重,那便选择放弃吧。他日待身子防御强了,再尝试冲刺。你身子虽然还有我的一道意念之力,但在这短时间之内,我不能再次帮你启动了,不然你的身子会承受不住,导致灰飞烟灭。”

    烟灯等着油灯说话间,仿若启动了一种莫名的天地法则,其声音回荡在灯芯上之后,似与莫一鸣产生了共鸣。落入了莫一鸣的耳中,让他听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莫一鸣眼中决然已定,回应道:“多谢师父!这一次,我必须要成功,若是等下一次的话,不知是何时!”

    莫一鸣内心说完,立刻听见了烟灯的叹息之声:“执着于修炼是好事,但急于求成并非是一件好事。你现在也别忙于叫我师父,记住我曾经给你说的话,当某一天,你还未死去,来到天涯宗找我,再叫我师父。”

    烟灯说完,意念之力从灯芯上断开,与莫一鸣的交谈停止,继续盘膝闭眼而坐,但心神却久久不能平静。

    “此刻还有两层!”

    也正是在这个时候,莫一鸣咬了咬牙关,脚掌再次抬起,这一次抬起与落下之间,比之前难了许多。落下后又是一层屏障蓦然碎裂后,一股修为波动从其体内蓦然的回荡开来。

    莫一鸣大口的喘着粗气,在半个时辰即将来临的时候,他赫然一步再次落下,这一次落下间,那最后一道屏障蓦然间碎裂,一股修为波动冲出体外的时候,一口鲜血猛地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还有五步,我便能踏上那石台!”

    莫一鸣紧紧的盯着前方那发光的石台,但烟灯的意念之力已耗尽。此刻他体内再次传来那剧烈的痛苦之感。甚至那裂开的伤口,在这天地威压的撕扯下,慢慢的变大,鲜血直流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烟灯也缓缓的睁开了眼睛,看向那第十二盏油灯时候,无奈的摇了摇头,沉吟道:“我心久久不能平静,奈何你还在继续冲刺,但这命灯却越来越微弱,若你执意如此,也是天意所定,缘散缘尽……”

    烟灯说完,再次慢慢的闭上眼睛,试着让自己心静如水。

    在铁索崖外的众多弟子,在这短时间内顿时听到了五道修为波动的响声,更感受到这五道修为波动的重叠,不由得一个个心神振奋间,不知道该如何表达内心的激动。

    成缘碧凝重的神色似乎也变得轻松起来,那一位未知强者的帮助,让她隐约觉得,莫一鸣就要完全聚气大圆满了。

    莫一鸣与烟灯的交谈,之前清晰的落入了豆豆的耳中。开始豆豆认为有了烟灯的帮助,自己就不用担心了。而今烟灯的修为屏障已经碎裂,在短时间内又不能帮助莫一鸣,那么接下来若莫一鸣执意继续冲刺,他绝对会失败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,怎么办,你这个死莫一鸣,臭莫一鸣,我恨你!你这是在逼我!”

    百川袋内的豆豆,看着莫一鸣腿上肌肉已经被这天地威压撕开后,感受到莫一鸣内心的决然,咆哮中从百川袋内蓦然的飞了出来。停在莫一鸣的前方,似要阻止莫一鸣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“豆豆,你不用阻止我,我已经决定了!”

    莫一鸣说着,不顾腿上肌肉已经被撕开,一口鲜血喷出来的同时,眼中的赤红也仿佛化为了血红之色,虽然脚掌仅仅是压下去了半分米,但却极为吃力。

    “我是在帮你!”

    豆豆说完,忽然在莫一鸣的前方转动了起来,在其转动间,一丝丝金色的光芒从豆豆的身子呼啸而出,凝聚间成为了一条金色,顿时灌入莫一鸣的眉心,使得莫一鸣的身子,赫然出现了一圈金色的光芒,将其身子笼罩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坑货,你是坑我晚苏醒十年!”

    在莫一鸣身子出现这金色光芒的一瞬,莫一鸣身子的痛苦赫然间消失不见,豆豆的埋怨声,也落入了他的耳中。

    在这一刻,莫一鸣听懂了豆豆言语中的意思,嘴角顿时露出一个得意笑容,道:“豆豆,我爱死你了!”

    说着,莫一鸣一步落下,天地威压翻滚的同时,他身子周围的金色光芒,仅仅是抖动了一阵之后,并没有碎裂。

    “我才不爱你,十年的时间啊,大哥,你不知道我已经沉睡了几百年,十年的时间我要错过多少美食,错过多少美景,错过多少美女啊!”

    豆豆不甘的吼道,有着欲哭无泪的感觉。

    对于沉睡了几百年的他来说,十年的时间的确很漫长,度日如年!

    “放心,待你苏醒后,你要多少美食,我给你多少美食,你要看多少美景,我带你去看,你要多少美女……呃,这个,还得看你长得帅不帅了。”

    莫一鸣说完间,又是一步踏下,阵阵轰鸣泛起,如同世界末日一般,这铁索崖内的天地威压,剧烈翻滚!

    “这都什么时候了,还有心情与我说笑,还有三步,赶紧的,我快支撑不住了!”

    虽然豆豆在帮助莫一鸣,但还未苏醒的他,输出神兽力量,也有一定的限制。

    “遵命,大人!”

    莫一鸣费力向前一步,这一步踏出之后,虽有那阵天地之间的拉扯之力,但并没有伤及到他身子。

    “要不是我大神兽的防御独一无二,在这种天地威压之下,早已被撕裂成粉碎。”

    豆豆越想越不甘心,他为何就选择了这么一个宿主呢。他自己也想不明,更要付出晚苏醒十年的代价来帮助他。十年的时间,对于豆豆来说,的确可以做很多事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!”

    莫一鸣内心狂喜,有了豆豆的帮助,他踏入聚气十二重已没有任何的悬念,此刻一步踏出后,已能清楚的看见那石台的光滑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烟灯的心神始终没有平静,他始终担心着莫一鸣会就此而灰飞烟灭,但在这一瞬,他忽然听到了些许异常,眼睛蓦然睁开后,看向了那第十二盏油灯,那油灯的灯芯周围,那波动忽然嘭嘭嘭几声,变得躁动起来,甚至在这躁动期间,那灯芯似有青烟冒起,仿佛随时都有可能燃烧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怎么可能,怎么会在一瞬间,发生如此变化!”

    烟灯的眼神中,涌现出不可思议之色,但更多的,是那一抹掩饰不住的振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