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莫一鸣并没有理会豆豆的狂躁,他也察觉到了自己身子的皮肤开始开裂,甚至能感受到那鲜血流淌的温度,闻着这股血腥之味,他内心的执着变得更加坚定,对强者的渴望,更为浓烈!

    也正是这个时候,两股修为波动,忽然从他的身子嘭嘭两声,齐齐发了出来,使得这天地威压翻滚间,莫一鸣仿若能感觉自己的身子被掏空一般,极度的透支体内修为与力量。

    更觉得仿佛随时都有可能倒下去。

    “我一定要坚持下去!”

    同样是这个时候,莫一鸣沉喝一声,一颗极品凝气丹再次呼啸而出,落在他手心之后,被他毫不迟疑的一口吞下。

    这一次凝气丹的吞下,使他发出了惊天的嘶鸣,那阵痛苦与与以往不同,感觉到其药性不单单是腐蚀灼烧他的血肉,而是开始进攻他体内骨骼,甚至浸入到骨髓中,痛得翻天地覆,使得他身子抽搐下,有口水不由自主的留下。

    同样是在这个时候,在幽冥界的烟灯,此刻眉宇微微一皱,看向那第十二盏油灯,此刻那波动越来越小,似乎不能点亮灯芯。

    “一连冲击这么几个阶层,也太不要命了吧。”

    烟灯沉吟间,内心有莫名担忧泛起,他很清楚,这波动越来越小,那就意味着莫一鸣在冲击聚气十二重时,正在失败。

    他脑海快速的思索,片刻之后方才深吸了一口气,睁着的眼睛缓缓的闭上,双掌掐诀于双膝之间,顿时在其掐诀的双拳内,有一圈白色的雾气泛起,在这白色雾气后,凝聚成一根根白色的线条,快速的旋转间,带出了呼啸之声。

    “留给你三道我的意念之力,你已用了一道,此刻我再帮你用一道,能不能成功,就靠你自己了!”

    烟灯内心沉吟间,嘴唇蠕动,不知道在默念着什么,顿时其掌内的一根白色线条,忽然的一声冲出楼阁,霎那间消失在云层之内。

    在铁索崖入口外等待的众多西峰弟子,在那两道修为波动泛起之后,平静许久的他们,又开始欢呼起来。

    “又有两道修为波动回荡出来了!”

    “从聚气九重到聚气十重,再到聚气十一重,已近乎奇迹了,而现在的莫一鸣,竟然还有冲击聚气十二重!”

    “看这样子,莫一鸣很有可能踏入聚气大圆满啊!”

    这些修士一个个带着不可思议的目光,带着无比的期待,欢呼中一个个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那铁索崖内,虽然看不见莫一鸣的身影,但却仿佛能出现幻觉一般,感觉莫一鸣就在他们面前,给他们呈现出一个又一个的奇迹。

    但并非是每一个人都如此欢呼,有那么一些人,也是在替莫一鸣担心,成缘碧站在逸尘的身旁,似察觉到了什么,眉头紧蹙间说道:“你察觉到了吗?”

    一旁的逸尘也是显得有些担忧,迎着成缘碧的话语,他点了点头,道:“不错,此刻回荡出来的修为波动,虽声音比之前狂暴了一些,但其威压,却比之前弱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借助着这铁索崖的天地威压,一连冲击这么多阶层,他的身子如何能承受得了,你若还不去阻止,再这样下去,他定会在冲击时,灰飞烟灭!”

    成缘碧的话语很凝重,但也在提醒着逸尘。

    逸尘摇了摇头,道:“这小子天性倔强,一旦认定的,除非他自己,不然谁也阻止不了。现在贸然出手,定会受到他的反噬,会使他立刻灰飞烟灭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他向着死亡一步步走去?”成缘碧说道。

    逸尘叹息了一声,道:“听天由命吧。”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而就在这个时候,一道白光呼啸而来,在撕裂着虚空之时,使得虚空出现了一条巨大的裂缝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好强的修为之力!”

    成缘碧抬头看向这道白光,神色波动间,眼神中带着强烈的震撼之色,沉吟中,身子有些颤抖。

    这股力量实在太强,她感受到如此强大的修为波动。

    即便是逸尘,平淡的神色也露出了不可思议之色,他不知道这道白光从何而来,但他能清楚的感觉到这白光带出来的威压,高出他太多。

    特别是这些西峰弟子,此刻一个个下意识的向后退去,神色露出敬畏与震撼。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谁的修为之力,如此之强!”

    “好强的修为波动!”

    在退去间,他们目望着这从天而降的白色光芒,不由得讶异间惊呼起来。虽然这股修为波动对他们没有伤害,但是光是感应,他们已能察觉到那波动的强大!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这白光直接撞击在了铁索崖的所在,在接触之点如同爆炸一般,一圈狂暴的修为波动散开,直至百里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那铁索崖的铁索,在这剧烈的撞击之下,发出摇摆的声音,似要断裂。

    在铁索崖之内,莫一鸣甚至没有抬起脚的力气,那股腐蚀之感,已经遍及他的全身,他全身有大大小小不一样的伤口,鲜血直流,整个人就如同血狱出来一般。

    也正是这个时候,那从天而降的白光,穿透铁索崖的屏障之后,顿时击中在莫一鸣的眉头之处,使得莫一鸣在不知所措的情况下,头猛地抬起,在其眉心处,赫然有白色光芒溅射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烟灯的意念之力!”

    在这白色光芒溅射出来的一瞬,莫一鸣立刻察觉到了体内烟灯的一道意念之力,在自己没有操控的情况下,在体内开始翻滚,形成了一道道保护身子的屏障,一股充沛的力量,也赫然从他血液与骨骼之中,回荡开来。

    “师父,原来你一直在注视着我。”

    莫一鸣嘴角露出一个微笑,在这力量穿梭中,他一步踏出。这一步踏出时极为果断,甚至在落下后,天地威压的翻滚中,他脚掌再次踏入,又是一步踏出。

    “轰……”

    两步踏出之后,这天地威压翻滚间撞击在了一起,发出轰鸣之响的同时,莫一鸣也清楚的感觉,体内那由烟灯意念之力化为的屏障,碎了两层!

    随着这屏障的碎裂,一片刺眼的白色光芒,直接从莫一鸣的体内,由内而外发出,冲出了这天地威压的束缚,直接溅射到铁索崖之外。使得这些修士,一个个下意识的蒙住双眼,退去几步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了?怎么会突然出现如此强劲的白光!”

    “难道是莫一鸣踏入化形了?”

    这些修士一个个议论间,并不知道这白光为何会发出。

    成缘碧的神色依旧以往的凝重,看向逸尘,道:“看来这莫一鸣的身份不简单啊,竟然有这般强者在背后帮助。”

    逸尘说道:“他是什么身份我并不知道,我只知道,他对我西峰没有威胁,而且我还是奉命行事。”

    成缘碧一听,眉头锁得更紧,疑惑道:“奉命行事?”

    逸尘淡笑,道:“成师妹不用关心这么多,你只要知道,莫一鸣,并非是恶人,那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成缘碧似乎已经习惯逸尘这般神秘,所以并没有继续追问。

    莫一鸣百川袋内的豆豆,也是显得不可思议,他与莫一鸣的内心有了共鸣,知道莫一鸣说出了烟灯二字。但对于烟灯,他并不知晓,虽然有着疑问,但现在并不是解答的最佳时机。

    “这屏障在我体内一共有五重,烟灯的修为之力,只能维持半个时辰,我要在这半个时辰之内,再踏出几步!”

    莫一鸣内心沉吟间,脚掌再次抬起,眼睛赤红一片的同时,脚掌一踏落在铁索上。整条铁索在这一脚接触到之时,顿时颤抖起来,甚至在这天地威压的翻滚间,莫一鸣体内的保护屏障,赫然间碎去了一层。而一股修为波动,也从其体内,蓦然间爆发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