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一丝灵气的灌入,就如同清流一般,此刻出现在莫一鸣的体内,让得他不得不为之感到振奋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,聚气十二重的冲刺,对于体内的灵气要求,极高!

    纵然之前他体内蕴含了许多的天地灵气,但一连冲刺几个阶层,有那么一些灵气,根本还来不及取到辅助的作用。

    所以现在这些新鲜的灵气,可以在进入身子之后,直接帮助他冲破体内瓶颈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当这一丝灵气灌入之后,莫一鸣费力一脚向前迈出,这一脚迈出落下后,天地威压翻滚,他的皮肉发出嗤的一声,似被生生的撕开。在他痛苦的嘶鸣声中,一道修为波动,带着从未有过的强大,轰的一声,从他身子由内而外喷出,甚至在修为波动回荡之时,撕开了这周围的威压。使这威压,出现了一道裂缝。但这裂缝并未持续太久,仅仅是眨眼的功夫,再次合拢!

    同样是在这个时候,那些等待的西峰弟子,此刻蓦然间感受到这股修为波动的回荡,他们一个个神色无比振奋,在沉默了数天之后,在这一天,再次欢呼起来。

    “莫一鸣还在继续,他还在冲刺!”

    “聚气十二重,莫一鸣在冲刺聚气十二重!”

    “聚气大圆满,莫一鸣将是南山圆满第一人!”

    “莫一鸣,加油!你一定能冲破这瓶颈,踏入聚气十二重!”

    虽然这些修士之前并不相信聚气十重,甚至聚气圆满的存在,但自从莫一鸣踏入铁索崖之后,他们都无比相信!

    甚至这次的修为波动回荡开来,令他们感受到之时,顿时察觉到这股波动,比之前聚气十一重传出的,强大许多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在这铁索崖之内,莫一鸣满头大汗,带着鲜血正欲抬脚。之前那一步,虽然在极品凝气丹的辅助下,力量迅速提升,修为之力开始云集,甚至有那么一丝灵气,从这威压中抽出。但是仅仅是那一步,却透支了他所有的体力,甚至那凝气丹的药效,也在那一步落下之后,完全的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莫一鸣眼睛一片赤红,他目望着前方那发光的石台,虽然近在咫尺,但仿佛远在天涯一般。纵然只有数步便能到达,但现在就如同天与地的差别一般!

    在此刻,他脚掌似用最后力气抬起后,他内心忽然有了一个可怕的决定,这决定与百川袋内的豆豆顿时有了共鸣,使得豆豆顿时在百川袋内高呼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一定是疯了,你不能这样,莫一鸣,你这样会死的!”

    豆豆担忧的高呼声,在莫一鸣的脑海中回荡,但并没有阻止莫一鸣可怕的想法,只见他一拍腰间百川袋后,一颗极品凝气丹顿时飞出后,落入他的手心。

    将这极品凝气丹握在手心,莫一鸣顿时感觉到一股清凉之意,这种感觉,似乎使得他的力量恢复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停下,莫一鸣。在聚气阶层,不能在这么短时间内服用凝气丹,你刚服下,现在坚决不能服。”

    豆豆在百川袋内高呼着,声音带着狂躁。

    莫一鸣眼中决然已定:“我知道我现在身子是最虚弱的时候,可能承受不住凝气丹的药性。”

    豆豆狂躁的说道:“你知道你还这样做!”

    “不过我一定要成功!”

    莫一鸣沉喝一声,将手中极品凝气丹一口服下,随着这丹药被服下,药性顿时在莫一鸣的体内散发开来。在其威压之中,有那么一丝灵气顿时席卷而来。此刻灵气灌入到他体内之时,莫一鸣并未感受到之前那般清凉之感,而是如针刺一般,疼得他咬紧牙关,开始嘶鸣。

    但纵然如此,莫一鸣并没有停下,而是借助着这灵气的灌入,借助着这天地之间的威压,努力将这灵气冲出体内,其血肉再次发出嘶的一声,有分开的意向。

    莫一鸣的脚掌,也再次下去了一点。

    可他并没有停下,而是意念输出时,莫一鸣顿时一拍腰间百川袋,似要将百川袋内的极品凝气丹,再次服下。

    “我绝不能让你这样做,我必须要阻止你。”

    百川袋内,豆豆紧紧的压住极品凝气丹,不让莫一鸣拿出。

    “豆豆,让开,我一定要成功!”莫一鸣内心沉吟间。

    “我就不让!”豆豆死活不让。

    旋即,莫一鸣又意念输出间,在其百川袋内,拿出另一颗凝气丹。

    这一次,他没有丝毫的犹豫,一口服下后,不管身子的痛苦,借助着那一丝灌入的灵气,脚掌再次向下时,那血肉撕裂的痛苦,让他眼神有了恍惚,汗珠已被鲜血覆盖,如血浆一般,顺着他身子的各个地方流淌。

    “我要变强!”

    莫一鸣咬紧牙关沉喝一声,纵然眼神变得恍惚,但他的脑海中,此刻回荡起的却是身旁朋友被人碾压的一幕幕,回想起那日土城发生的事情,他变强的心,变得更加坚定。

    所以在他沉喝声回荡间,他一道意念输出时,顿时从百川袋内飞出了五颗极品凝气丹。

    “莫一鸣,你一定是疯了,你会死的,停下!”

    百川袋内的豆豆,疯狂的嘶吼,在百川袋内显得有些手足无措,跳来跳去。

    但莫一鸣并没有停下,他将一颗极品凝气丹服下之后,那么一丝灵气从天地威压中挤压出来,灌入在他的体内,被他迅速的挤压,撕开自己的血肉。使得他再次发出痛苦的嘶叫。

    而也正因为这样,那体内的一丝灵气,在几次的重叠下,似要化为修为波动,冲出体外!

    莫一鸣并没有停止,旋即他又将一颗凝气丹吞下,这一次吞下之后,莫一鸣的喉咙,顿时感觉到一种剧烈的灼烧之感,这种感觉是现在的凝气丹,在他身子最为脆弱的时候,强大的药性,对他的身子,有了腐蚀的效果!

    莫一鸣的嘶鸣,变得嘶哑。但他眼中的决然,从未减少。他知道现在的凝气丹,若是服用后,与前方那些残留的药性,重叠后会对他的身子,形成腐蚀作用。但那天地威压之中渗出的灵气,对现在的莫一鸣来说,极为重要。

    于是他内心想法泛起之后,百川袋内的豆豆不断嘶吼。他不能此刻从百川袋内直接出手阻止莫一鸣,他清楚的知道,修士在一心突破瓶颈之时,一旦有人出手阻止,那么修士便会修为散尽。而唯一能停下的,便是修士本身意念停下。

    所以豆豆只能用言语阻止,但这显然并取不到任何的作用,只见莫一鸣又将一颗凝气丹服下,这一次服下后,那药性更强,更为强烈的腐蚀之感,再次弥漫开来。

    莫一鸣嘶鸣一声,脚掌再次下一了一点,而他身上的血肉,也在此刻,忽然的出现了撕裂,出现了血液流淌,一个个若被利刀切开的伤口,在他的身子上,凭空出现,鲜血直流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,怎么办!快停下,你要死的!”

    豆豆狂躁不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