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一次身子直接冲出时,莫一鸣鲜血喷出的一瞬,他的身子一个踉跄,退后一步时,脚下一滑,直接滑了下去。

    但莫一鸣反应也够迅速,落下时,他一把抓住铁索,然后费力的爬了上来,惊得豆豆颤抖不已。

    “你在这样,还未到聚气十一重,就已直接撞死了!”

    莫一鸣在原地喘了两口粗气,连喘气都显得极为费力。他的目光,依旧凝视着前方,带着那一片赤红。

    “已经到这里了,我不能放弃!”

    与豆豆心神交流间,莫一鸣再次一步踏出,这一步踏出后,他体内传来从未有过的痛苦,甚至能听到血肉撕裂的声音。

    但他强忍着这阵痛苦,咬紧牙关间,一股修为波动,再次被逼了出来,与前面几道修为之力云集在一起时,形成了飓风般的风暴,在这铁索崖之中,肆虐开来。

    而莫一鸣也在这个时候做了短暂的休息,他身子周围的天地威压,依旧挤压着他的身子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之后,莫一鸣再次踏出脚步。这一次费力的落下后,他的身子再次出现了之前那般痛苦。

    于是他又休息了两个时辰,再次前行。

    再往后,莫一鸣休息的时间越来越多。直到第二天正午来临之时,莫一鸣只踏出了五步。而第五步踏出之后,方才挤压出了另一道修为波动。

    入口外的西峰弟子,一个个神色振奋。在原地等待着莫一鸣的到来,接下来又是一天过去。

    在这一天当中,他们在这铁索崖的入口,没有看见任何的异常。于是又到了第二天,第三天。直到第四天之时,这铁索崖的入口处,回荡起了一股强劲有力的修为波动,这修为波动带着轰轰雷鸣,让这些修士心神,震颤无比。

    起初他们认为莫一鸣是放弃了,完全没有想到,莫一鸣还在继续。于是接下来的等待,就变得更有意义。

    在这样的等待中,每一个人的内心都带着期待,所以似乎一天都过得极为漫长。但纵然如此,他们在原地,依旧等待了五天,在这第五天夜晚的时候,又有一股波动,传出!

    同样是这一天的夜晚,在北峰的所在,北太玄坐在大厅之内,神色极为凝重,在她的一旁,坐着南旭阳与东皇子。

    沉默许久之后,北太玄终于开口:“聚气十重?”

    “不错,的确是聚气十重。”东皇子开口间,神色极为凝重。

    “此人竟会有这般造化。”南旭阳震撼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聚气十重本是师祖所说,但却没有真正的见到过。据师祖所说,聚气十重的修士,日后修为突飞猛进,更是不可限量。若是聚气圆满的话,那就更不得了……”

    北太玄的话语,带着唏嘘之意,很显然,她现在发现在莫一鸣的身上,也如东皇子一般,承认了太多的奇迹。

    “我担心的就是如此。”东皇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平时对西峰本就鄙视,再加上那日的修为比拼,任何人都看在眼里。他日若莫一鸣强大了,定会找我们算账。此人心机极重,是个狠角色!”

    北太玄说着,眼中有一抹杀意闪过。

    南旭阳淡笑,显得不以为然,道:“这还不简单,即便他现在到了聚气圆满,趁他还未破茧,将他斩杀!”

    闻言,北太玄摇了摇头,道:“此计不可行,你们都知道,逸尘现在变了。而且他的修为我们都不是他的对手,找不到合理的理由,是不能找他兴师问罪的。”

    东皇子站了起来,思索中似乎想到了什么,道:“我倒是有一个计策,不知可行不可行。”

    北太玄与南旭阳的目光齐齐凝聚在东皇子的身上,然后异口同声的说道:“说了听听……”

    东皇子说道:“在修为比拼时,我就已经观察出莫一鸣的性格,他此人重情重义。而后我也打探过,那名叫雷啸的天才,与他一同长大,情谊至深,而雷啸加入了南明城,他没去。”

    东皇子说到这里,下意识的看了看北太玄与南旭阳,似乎想从他们的神色之中,找到共鸣之处。但很显然,南旭阳与北玄子并不知道他的计策。

    “似懂非懂。”北太玄皱了皱眉头,道。

    东皇子继续说道:“一旦加入南明城,开始便会被派遣到南明战场杀敌。若我们断去了他的援军,然后找人告知莫一鸣雷啸有危险,到时候莫一鸣定会前往救援。”

    南旭阳微眯了下眼睛,似明白了什么,道:“宗门本不允许管凡间生死之事,到时候莫一鸣插手的话,便会受雷刑之苦,这雷刑之苦,即便是化神境界的人,也定会废去所有修为,若是化形的,定会灰飞烟灭。”

    北太玄得意一笑,道:“此计甚好,逸尘本就说过要遵守祖上留下规矩。若是到时候他阻止,便会破了这规矩。那么我们到时候便会与他开战,而且钱进财也与他有瓜葛,四路实力联合在一起,胜券在握!”

    南旭阳微笑着说道:“真是一举两得!那西峰的天地灵气,我可是觊觎很久了,若是逸尘灭了,那西峰便由我们三个来分。一个人占了那么一座山峰,也不知道当初师祖是怎么想得。”

    南旭阳说着,眼神中中贪婪之色,一览无余。

    “还有那传承之力……”东皇子眼中闪过一道精芒。

    北太玄看了看这两人,道:“好了,就这样决定,南明城那边的事情,还是拜托钱师弟去做吧,毕竟他与南明的将士,还熟悉一些。”

    北太玄说完,便径直的往大厅之外走去。但至始至终,她都没有说出传承之力,也没有表现出对西峰天地灵气的觊觎。可这并不代表她对这两样东西不感兴趣。而是将这份贪婪,深深的埋在心底。以她北峰的实力,以她的修为,到时候若西峰真的灭了,那么这两样东西,定会是她囊中之物。

    眨眼便过去十天过去,这十天之中,西峰的弟子并没有疲倦,他们似乎忘记了修炼,而是在原地,等待着莫一鸣的归来。

    在这十天内,他们感受到了修为波动回荡。

    可距离上次修为波动的回荡,已过去了六天之久!

    铁索崖内的莫一鸣,此刻全身鲜血湿透,整个人如同血人一般,看去狰狞无比,可怕至极。

    而他的身子,也总共发出了十道修为波动!

    但在他的前方,那视线所及之处,出现了较宽的铁索,那铁索仿若一个平台,莫一鸣咬紧牙关,发出一声从未有过的嘶鸣与咆哮之后,他一步迈出这较宽的铁索,他身子周围的威压,翻滚间狂暴开来。

    他的身子忽然渗出一股从未有过的波动,这波动并非若之前那般回荡,而是如同水柱一般,直冲天际!

    甚至在其冲向天空之时,有一抹白芒,在这水柱的两旁,散发开来间,一股狂暴的修为波动,蓦然间从那入口之处传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