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这是聚气十一重来临的征兆!”

    虽未说话,但莫一鸣的内心,却激动不已。他眼中的赤红之色更浓,在这威压的翻滚中,他再次抬起脚掌踏出是,他脚上传来的痛苦,也比之前更加难受。

    那种被撕扯的感觉更为明显,且这一次的撕扯仿若并非仅仅是血肉,而是传到了骨髓,仿若正在用刀削着他的骨头,然后磨成粉碎一般,这般痛苦,常人无法忍受!

    但对于莫一鸣来说,他之前已感受过聚气十重带来的痛苦,所以对于聚气十一重出现的痛苦,他有所准备。但更主要的是,他心中的信念,支撑着他强忍着这般痛苦,继续前行!

    纵然如此,依旧能从莫一鸣咬紧的牙关中,看见那渗出的鲜血,明白他每踏出一步之时的痛苦。

    在这个时候,他已来不及多想,一步踏出间,轰轰回荡时,这天地之间的威压,翻滚得更加厉害。且在这翻滚之下,莫一鸣能清晰的感受到,这威压间隙中,带出来的微风,似有呼啸之意。

    “要成功了!”

    莫一鸣很清楚,一旦体内灵气冲破屏障,第一道修为波动回荡开来时,那么第二道、第三道,一直到第十一道,将会变得相对轻松。

    他怕的是,这灵气在冲破屏障之时,因身子厚实不够,直接将自己的身子,冲爆!

    大部分的修士,一旦在触碰到瓶颈之时,因为种种原因而放弃,那么这瓶颈的屏障便会变得更强劲,下一次触碰到瓶颈之时,就不会如此容易。而一旦冲破之后,这个时候下一个阶层的屏障是最为薄弱的,只要达到一定的条件,此刻选择突破,是最佳的选择!

    所以,大部分的修士,一旦没有选择突破,将会等待许多年!所以现在的莫一鸣,即便身子传来无尽痛苦,但他依旧不会放弃,他要一举——踏入聚气十一重!

    “机不可失,我不能放弃!”

    在莫一鸣沉吟间,一道由内而外的修为波动赫然间从他的体内迸发而来,冲击着周围威压时,使得这威压翻滚间,有阵阵强风泛起,也因如此,他全身的毛孔,在此刻有大量的污垢渗出,甚至在这渗出的污垢之后,掩盖不了那血的鲜红!

    莫一鸣眼睛依旧赤红,他凝视着前方,在第二道波动回荡开来的一瞬,他猛地向前踏入一步,这一步踏出后,他似乎能感觉到骨头碎裂,仿佛有嘎吱之声传来。

    更在这个时候,他盘理着的发丝,在这挤压下,直接被吹散,随着这呼啸之声,向后飘去,整个人看去披头散发,配上他血淋淋的面孔,就如同一个发狂的魔鬼!

    可这一步踏出后,并没有因此而出现第三道修为波动。旋即他再次一步踏出,仿若蕴含了他所有的力量,在数息的时间,一连踏出了三步!

    每一次踏出,都会引起这天地威压的翻滚,似滚动的云层,传出了轰轰雷鸣。

    也正是这三步踏出的一刻,莫一鸣嘶鸣了一声,咬紧牙关间,从他的皮肉下,有一片灵气挤压而出,顺着他的毛孔,带着鲜血,化为了修为波动!

    莫一鸣并没有停止,他整个人看去近乎疯狂。即便是豆豆也因此而无比担心,但豆豆清楚,现在他不能去阻止莫一鸣,一旦阻止莫一鸣,不但会使莫一鸣前功尽弃,还有可能让莫一鸣,身子爆开!

    莫一鸣心意已决,在这第三道修为波动与前两道汇聚在一起时,使得这威压更为翻滚。远远望去,此刻看见莫一鸣仿若在踏入无尽云层。

    抬脚间,莫一鸣现在的脚掌,并不是之前那般如负万斤,而是仿若被厚重铁链束缚,纵然是抬起,都极为艰难。

    这一步落下之时,足足用了半个时辰,而在这半个时辰之中,莫一鸣都忍受着撕心裂肺的痛苦。

    接着的第五步,又花了半个时辰,这一步踏出时,他的牙关咬得嘎吱作响,甚至他决然坚定的眼神内,因为这痛苦,出现了恍惚之意。

    “不能放弃!我要变强!”

    但此刻,莫一鸣咬紧牙关,内心沉吟间,脑海之内回荡起了身边的人,一个个离自己而去。身边的朋友,被别人看不起。他变强的心,比以往,要剧烈了数倍!

    “我要变强!”

    这一声,并非是内心沉吟,而是被莫一鸣猛地张开嘴巴,大声的沉喝出来后,眼中似有火焰燃烧,在其声音的回荡中,他不再是仅仅将脚抬起,而是做了一个可怕的决定。

    “你疯了?”

    这决定与百川袋内的豆豆有了心神的共鸣,更在这共鸣之下,豆豆吓得直呼担忧。他不敢直接阻止莫一鸣,但言语中却极力的想让莫一鸣停下。

    可莫一鸣并没有理会豆豆,而是身子猛地向前冲出间,一口鲜血猛地喷出之时,在这威压的抖动中,他猛地迈出一步。

    可他并没有因此而停止,而是再次用身子冲击这威压,又是一步踏出后,他胸口传来一阵闷痛之感。

    莫一鸣现在,并非仅仅是用脚与这威压形成对抗,他是要用整个身子,与这威压,形成撞击。借助这威压的抖动,那空隙之中,他要向前踏出后,借助更强的威压,将他体内的灵气,逼出来!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而就是这个时候,莫一鸣的身子,第四道修为波动蓦然的冲出。且在这冲出之后,与前三道汇聚在一起,回荡在这铁索崖之内,使得这天地之间的威压不断翻滚,更在这翻滚中,轰轰之声回荡间,有那么一些,直接回荡到了这铁索崖的入口之处,使得这入口,出现了之前莫一鸣聚气十重汇聚出来的异常!

    聚气十重后带出来的波动,与聚气九重带出来的波动,有着天差地别!

    入口外的弟子,见得这异常时,一个个神色更加的振奋。他们的心跳似在加速,这异常再次出现时,即便不从逸尘的口中得知其原因,但也大致能推测出这异常就是莫一鸣带出来的。而之前那第十道波动汇聚后,同样也是引发了这般波动异常,而今再次出现时,就意味着,莫一鸣,还在突破!

    “难道还有聚气十一重?”

    “莫一鸣踏入聚气十重后,这么半天还没有出来,原来他借助着这天地间威压,正突破第十一重!”

    “他会不会成为,聚气大圆满!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,一个个议论声汇聚在一起后,显得嘈杂不已。

    成缘碧不知何时已来到逸尘的身旁,她的神色同样蕴含了震撼之色,与逸尘说道:“我总算知道,为何你一直很保护这个人……”

    逸尘淡笑,道:“或许你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成缘碧道:“也许吧,就如你一向很是神秘。不过我想告诉你的是,若他真的成为聚气大圆满,天地异变……南山第一人,总会有很多人觊觎,日后他的存在定会威胁到许多人,会有不少心机歹毒之人,想尽方法杀他。”

    逸尘似乎显得不以为然,道:“该来的总会来。”

    就在逸尘话语刚落,在这铁索崖的入口处,蓦然的传出轰鸣一声,一股修为波动,似已脱离铁索崖的束缚,回荡间带着一些天地威压,席卷而来。

    众人一惊,身子下意识退去的同时,又传来一股修为波动。

    “轰!”“轰!”“轰!”

    几乎就在数息的功夫,在这铁索崖的入口处,竟在短时间之内,传出了五道修为波动!

    而在那铁索崖之内,豆豆急得在百川袋内跳来跳去,其声音更是焦急得不断叫唤:“莫一鸣,你疯了!你不要命了?快停下!”

    可莫一鸣并没有理会,他的眼中甚至有鲜血冒出,全身弥漫着痛得滋味,猛地喷出一口鲜血间,他身子向前一冲间,一股修为波动,赫然间从体内,迸发而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