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第十道波动……”

    震撼中,东皇子脸庞有些抽动,竟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他似乎想到了什么,但仿佛又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西峰的一些修士,也是不由得怔了一下,他们之前听逸尘说过,似乎有聚气十重的存在,但仿若也只是传说而已。

    “十道修为波动?会不会是传说中的聚气十重……”

    “聚气十重,宗主只说是传说而已,在南山并没有任何一个人做到,也没有任何一个人看见过。”

    西峰弟子的议论之声,嘈杂间落入东皇子的耳中,使得东皇子的神色,更为的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但最为不可思议的,是那东峰弟子,他明显不知道有聚气十重的存在,虽然此刻听去只是传说,但这传说又让他莫名的感觉到,仿若是真实的存在。

    即便是神色始终淡漠的逸尘,在这一刻,也有了神色的变化,他下意识的看了看东皇子,似乎想从东皇子的眼中看到内心那同样的想法,而事实上也是如此,他们俩在同一时间,想到了聚气十重的这四个字!

    他们比任何人都清楚,一旦踏入铁索崖的修士死去或者已经离开,那这铁索崖便会自行关闭!可截至目前,这铁索崖的入口依旧是敞开的,这就意味着,里面还有人。

    可大部分的修士都已经出来,死去了两个弟子,此刻在这铁索崖之内,略微思考,会不难想象出,在这铁索崖之中,还有一个人在,那就是——莫一鸣!

    而很显然,若真如那东峰弟子所说,那第十道修为波动是因为身体自爆传出,那么这铁索崖,在此人出现的一瞬,就应该关闭。这就说明,这东峰弟子的推想,是错误的。也就是说,那第十道修为波动,的的确确是聚气十重的标志!

    仿若在这一刻,东皇子想到了之前铁索崖入口发生的异常。纵然北太玄说那是因为修士撞击威压时带出来的,但在这之前,从未发生过。他并不肯定北太玄的说法,如今一想,内心算了算时间,那第十道波动出现的时候,与那铁索崖入口发生的异常,几乎是发生在同一时间!

    西峰的弟子一个个议论间,也推测出了此刻在那铁索崖之内,只有莫一鸣一人!

    “东峰的弟子已经完全出来了。南峰已经走了,北峰也在北太玄的带领下离开,这就意味着他们没有弟子在铁索崖内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,我们西峰的弟子,似乎也只有一个人!”

    “不错,只有莫一鸣一人还未出来!”

    这些弟子似乎有些掩饰不住内心的振奋,虽然那聚气十重是传说,但他们从莫一鸣的身上,看多了太多的奇迹。

    莫一鸣在他们的心中,也没有传说二字。莫一鸣对他们来说,就是一个传说!

    “你们说,是不是莫一鸣踏入了聚气十重。”

    “若莫一鸣踏入聚气十重,那他的修为之力,将会怎样?”

    “若真的是他,那么莫一鸣将成为南山第一人!”

    “聚气十重,历年没有任何一个天骄能做到!”

    这些西峰弟子激动得不能自已,似乎比莫一鸣还兴奋!

    东皇子听着这些话语,目光紧紧锁定在逸尘的身上,在逸尘的脸上,他同样看见了那震撼之色,很显然逸尘也想到了那聚气十重的境界。

    之前东皇子本就对莫一鸣有过修为的怀疑,甚至亲自试探过,若是莫一鸣真的踏入聚气十重,那么日后修为将会突飞猛进,甚至不可限量,故而东皇子,并没有什么好处。

    东皇子必须得确定,在那铁索崖之内,是否真的就是莫一鸣,所以他看向那名东峰弟子,道:“你进入这铁索崖后,可曾见过莫一鸣?”

    这东峰弟子显得有些不以为然,道:“是见过,但此人自不量力,竟然选择踏入那较粗,时隐时现的铁索,那条铁索的天地威压,非常人所能承受。”

    闻言,东皇子的身子蓦然一颤间,神色中的震撼,相比之前,更为浓烈。他很清楚那条铁索存在的价值!

    普通的聚气九重铁索,只要走过去后,便是化形境界。

    而那时隐时现的铁索,据师祖所说,是专门为聚气十重,甚至是聚气圆满的修士准备。一旦走过那道铁索,便是聚气圆满的存在。那么他的修为,便可轻松击杀化形五重之人!

    这样的人,即便是东皇子这样前辈的存在,也只是听说而已,没有想到,真的有聚气十重的存在!

    若真的如此,那莫一鸣日后,将是他们巨大的威胁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东皇子震撼得神色变得难看起来,他看了看逸尘,眼中闪过一丝不可察觉的杀意,然后沉喝一声:“我们走!”

    话语落下间,东皇子化为长虹飞出,其余东峰弟子也没有在原地逗留,向着东峰的所在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“难怪当初师祖如此看重他,原来他早知一切。这莫一鸣,究竟是何其身份。”

    虽未说话,但逸尘内心再次对莫一鸣的身份,感到好奇起来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在那铁索崖之中,莫一鸣并没有停下脚步,他还看不见这铁索的尽头,他很清楚,要想踏入聚气第十一重,定然会比这聚气第十重艰难!

    他眼眸赤红一片,仿若要燃烧起来,但他目视着前方,那决然之色,似冲破了重重威压。看到这威压尽头,那属于聚气圆满的石台!

    之前聚气十重的突破已经极为痛苦,百川袋内的豆豆显得有些焦急,与莫一鸣的心神,有了交流。

    “你停下来吧,这样你的身子会支撑不住的!”

    莫一鸣并没有理会豆豆,而是一如既往的迈出步伐,此刻这步伐迈出间,如负万斤,使得莫一鸣极为的吃力。且每一步迈出间,他的脚都能明显感觉到,一股剧烈的拉扯之感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极为痛苦,但莫一鸣并没有因此而放弃。

    随着嗡鸣之声的回荡,莫一鸣一步落下后,稳稳的站在铁索上,然后大口的喘着粗气。

    甚至在这个时候,在这天地威压的挤压之下,他渗出来的汗珠,带着鲜血,散着血腥之味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慢慢的流逝,很快又过了五个时辰之久,在这五个时辰内,莫一鸣只迈出了八步!

    但他并依旧没有放弃,等在铁索崖外面的弟子,也并没有离去。他们更没有感到疲劳,内心的振奋之感,依旧没有消缺。

    他们很想知道,从这铁索崖中走出来的莫一鸣,会变成什么样!

    第二天正午的时候,这些弟子的目光紧紧的锁定在这铁索崖的入口处,纵然看不见莫一鸣的本尊,但仿佛能看到他的身影,正慢慢前行,并未言弃。

    这一天,五虎做了丰盛的饭菜,挑到这里,与这些弟子,边吃边等。

    同样是这一天,铁索崖内的莫一鸣,忽然感受到一丝丝信仰之力的灌入,这些力量,来自于此刻铁索崖外的众多弟子。

    也正是这些力量的灌入,莫一鸣迈出间,咬紧牙关向前一步踏下之后,他周围的天地威压,竟出现了之前的翻滚!

    且在这威压翻滚的一瞬,莫一鸣能感觉到心潮澎湃的感觉,甚至他体内的血液,如在沸腾翻滚,仿若随时都有可能冲出体外一般。

    莫一鸣很清楚,这是体内灵气,即将冲破屏障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