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东峰弟子很确认,这第十道出现的修为波动,与之前那些修为波动传出的,为同一人。

    而在他的印象之中,第九道修为波动出现之后,便是化形光芒,而现在,这化形光芒不但没有出现,反倒是出现不可思议的第十道修为波动。

    这阵波动,此人非常确定,他感受得清清楚楚!

    “十道修为波动,这是怎么回事,怎么会出现这种状况?此人究竟是在做什么!”

    此人沉吟间,脸庞似在抽动,完全想不通这第十道修为波动为何会出现。

    但在转瞬之后,他心中忽然升起一个可怕的想法,露出了更为强烈的期待,道:“既然第十道修为波动出现,那会不会有第十一道,第十二道,甚至更多!”

    此人根本没有听说过聚气大圆满这样的说法,所以现在他的一切都是在推测。

    而同样是在这个时候,在这铁索崖的出口之处,忽然出现了嗡鸣一声回荡,这回荡惊得这附近的人齐齐退去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南旭阳皱了皱眉,不知道里面发生了,但他很确认,在这之前,铁索崖里面从未发出过这般异常。

    北太玄看向南旭阳,淡淡的说道:“这有什么好奇怪的,里面修士突破间,引起威压翻腾,发出嗡鸣之声,很正常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北宗主真是什么都知道啊,我记得以往修士突破之时也没有出现过这般异常。”

    逸尘说话间,并没有直视北太玄。但他的话语,却是清晰的落入了北太玄的耳中。

    北太玄看向逸尘,看得逸尘这般无视自己,心中有怒却不敢发,道:“我并没有与你说话,你插什么嘴?”

    闻言,逸尘转头看向北太玄,道:“我有和你说话吗?我只是在提醒一些人,别不懂装懂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哼!”北太玄咬了咬牙关,并没有继续反驳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在这铁索崖之内,莫一鸣踏入聚气十重之中,站在铁索之上,并没有继续前行,而是大口的喘着粗气,感受着体内力量的变化,觉得这一切都是值得的!

    一个时辰过后,雷啸从铁索崖内走了出来。他巡视了一番之后,走向逸尘的身边,道:“宗主,一鸣还没有出来?”

    逸尘微微一笑,神色满意的拍了拍雷啸的肩膀,道:“还没有出来,你踏入化形了?”

    逸尘的话语故意的放大,落入北太玄的耳中时,让北太玄的内心,更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雷啸点了点头,道:“是的。”旋即他眉头皱起,继续说道:“以一鸣的修为,因为已经踏入化形了啊。”

    逸尘微笑着说道:“他自然有他的想法。”

    雷啸并没有追问下去,而是与谢无常、张小胖、醉美燕三人在原地一边吃着美味,一边等着莫一鸣出来。

    可这一等,便是三个时辰过去。这三个时辰中,除了莫一鸣与那名东峰弟子,聚气九重的修士都已经出来,这一次的铁索崖之行,到目前为止,唯有三个人踏入化形,一是雷啸,二是北峰的其中一个弟子,三是东峰的一个弟子。

    南明的人似乎也有些等不及,那将士点了点加入南明的修士,然后看向逸尘,微笑着说道:“这一次加入南明的修士,大致都已经到齐,我就不陪你们继续等下去了。程某先行离开。”

    话语落下后,雷啸立刻跑了过去,道:“我要加入南明。”

    这将士当然知道雷啸已经踏入化形,对于化形境界的修士,他们自然非常欢迎,立刻爽快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醉美燕也跟随着加入了南明。

    至于谢无常和张小胖,听到雷啸与醉美燕加入南明之后,也不由得心情有些惆怅失落。但他们并没有阻止,他们知道雷啸此行是为了什么。

    程将士对逸尘做出了更为礼仪的微笑,道:“逸尘宗主,既然你门下有这样两个良才加入我南明,日后我南明定会对你西峰多多关照。”

    逸尘依旧没有阻止,而是抱拳一拜,道:“多谢。”

    雷啸与醉美燕,就这样被南明城的人,带着离开……

    只是在他们离开时,他们转头看向谢无常与张小胖,还有逸尘,以及那铁索崖的入口,心中惆怅万千。

    之前还未真正离别之时,他们未曾真正体会离别的痛苦,这一刻,他们痛得眼眶湿润。

    只是他们没有给莫一鸣辞别。不过似乎这样也好,免得到时候引得莫一鸣流泪……

    渐渐的,晚霞开始出现在天空,夜幕即将来临。莫一鸣鼓足了精神,再次一步踏出。

    这一步踏出之后,仿若要比之前轻松许多,但随着第二十步再次踏出之后,那股剧烈的挤压之感,再次袭来。

    且在接下来,他每踏出一步,都耗费半个时辰之久!

    在那聚气九重石台上的东峰修士,等待也似乎没有了之前的激情,他望着这四周,猜想中并没有感受到那第十一道波动的回荡,于是在这一刻,他推测着,此人应是强行突破间,气绝身亡。

    “这么久都过去了,第十一道波动没有传出,那光芒也没有出现,我还如傻子一般在这样等待了这么久。原本早应该想到,那第十道波动的传出,就是此人在强行突破间,身子自爆所传出来的波动……”

    此人沉吟间,便向着铁索崖之外走去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之后,他从铁索崖的入口出来。此刻在原地等待的,还有东峰东皇子以及逸尘和一些西峰的人,北峰北太玄与南峰南旭阳早带领着他们的弟子离去。

    见得此人出来,东皇子立刻微笑着说道:“突破了?”

    这名弟子低下头,道:“失败了。”

    东皇子神色淡漠,虽未直接发怒,但话语却有着阵阵寒意,道:“既然失败了,为何在这铁索崖里面待这么久?你觉得你架子很大,我们会在这里等你的,是吧?”

    “弟子不敢!”

    此人一听,立刻吓破了胆,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那为何待这么久!”

    东皇子似怒吼般的说着,让此人身子蓦然的颤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弟子只是在这铁索崖内发现了一个奇怪的问题,所以才待这么久。”

    这弟子急忙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奇怪的事情?”东皇子知道这名弟子并不会撒谎,于是当这弟子话语落下后,他的眉头微皱了一下,想知道答案。

    这弟子说道:“是,弟子之前正欲出来时,感应到了那聚气九重的石台上,传来了一股修为波动,一直到第九道波动出现,弟子本想看看是谁踏入了化形境界,但没有想到,竟然会出现第十道波动。心想着会不会有第十一道波动、第十二道波动,以及更多的波动出现,所以才等了这么久……但弟子愚昧,完全没有想到,那第十道波动,应是此人身子自爆传出。”

    此人说完,下意识抬头看了看东皇子,立刻从东皇子的脸上,看见了那震撼的神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