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这一刻,莫一鸣感觉到了在这威压中,有那么一丝丝微风挤压出来,甚至有一阵莫名的呼啸之声传来。

    而他的身子,现在也如同正在被撕裂一般,他似乎能感受到身子皮肤内侧,血肉似在分裂,百般难受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,并非是直接冲到化形境界,而是在他体内蕴含的天地灵气到达一定程度后,似要释放!这种释放,若身子防御厚实程度不够,很有可能直接冲爆身子。

    “我欲聚气十重!”

    莫一鸣眼中赤红一片,沉喝中向前迈出一步,这一步迈得很果断,虽然极为沉重,但落到铁索上之后,整个虚空仿若颤抖一般,泛起嗡鸣声响的同时,在他的后方虚空,出现了一道久久不能消散裂缝。这裂缝远远望去,就如同看见莫一鸣正在前往水底一般。

    而实际上现在在莫一鸣的周围,都云集了大量的天地威压!

    他咬紧牙关,牙关内渗出了鲜血,凝视着前方,又是一步迈出,这一步迈出依旧极为果断,但虚空也因此而颤抖,甚至在这颤抖间,与之前的嗡鸣之声重叠,使得这嗡鸣之声,正欲消散时,又向着更远方回荡而去。

    而且这一步踏出后,他体内传来的撕裂痛苦更为明显剧烈,这感觉就像一般锋利的刀,正一块块将他体内血肉,慢慢的切开。每一刀并没有切开太多,而是一寸寸的切,这种感觉,除了痛苦,更像折磨!

    可莫一鸣并没有放弃,他知道现在出现的这种感觉,是体内灵气正在冲出屏障,一旦这些灵气冲出屏障,那么他就会踏入聚气十重!

    而且他很有把握,以他现在体内的灵气以及厚实程度,聚气十重应该不是问题。但是聚气十一重和聚气十二重的话,就会很危险。可是,这一次铁索之行,他要一试!

    忍受着这剧烈的痛苦,莫一鸣再次一步踏出,这一步踏出之后,他并没有停下,而是借助着这天地之间的威压,生生的将体内一些灵气逼迫出来。所以他蓦然的抬起另一只脚,在这嗡鸣之声之中,再次踏出!

    这一踏出后,莫一鸣似憋足了所有的力气,连续踏出了二十步。在他的后方,出现了一条巨大的裂缝,在这裂缝的尽头,就是莫一鸣的身子!

    同样是这第二十步踏出之后,莫一鸣身旁的威压,忽然出现了波动,这波动并非来自于他身子的撞击,还有他体内被挤压出来的灵气,与这威压,产生了抵抗。

    莫一鸣并没有过多理会,而是连续踏出了五步,这五步踏出之后,直接耗费了一个时辰。

    忽然的,他周围威压的裂缝之中,忽然出现了更为强烈的呼啸之声,一道道风刃迫不及待的往他身子周围灌入。也正是这个时候,他体内的血液如在沸腾一般,澎湃不已。他身子内的每一个穴道,发出了砰砰之声,似冲破某一种束缚一般,在他的身子周围,那威压竟然形成了一道剧烈的旋风,将他的身子笼罩。

    且在这旋风之中,一股聚气的修为波动,蓦然的冲出!

    紧接着,又有一股聚气修为波动,赫然冲出间,回荡在聚气九重石台的周围。

    同样是在这个时候,一名东峰聚气九重的弟子,失败后正欲返回。却忽然感受到这股波动后,站在聚气九重的石台上,目望着四周,很显然他并不知道这波动究竟是从何方发出,但他很确定,这是聚气九重修士发出。更主要的是,他很清楚,既然能从这威压中回荡开来,那就意味着,此人,正在突破!

    他很好奇,究竟是谁,在这个时候,正在突破聚气,踏入化形,所以他的脚步,如被绊住一般,忘记了移动。

    接着,又是第三道修为波动,蓦然间冲出,甚至这三道修为波动冲出间,使得整个铁索崖,发出了嗡鸣之声。更有一些铁索,如同受到了震颤一般,剧烈的颤抖!

    “是谁,运气这么好,竟能突破聚气!”

    此人本就心有不甘,但他更多的是好奇,在这一次铁索崖之行中,究竟是谁,踏入了化形。

    他站在原地,感受着第四道修为波动传来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数息之后,此人感受到了这第四道修为波动传来,这波动与之前三道修为波动重叠在一起,使得这虚空之中的威压,更加波动得厉害。那嗡鸣之声,也显得有些刺耳。

    一切似乎都在此人的意料之中,紧接着,又是第五道、第六道、修为波动传来。这两道修为波动传出的时间并没有间隔太久,但是与之前重叠在一起时,使得这周围的一些威压,形成了翻滚的状态。

    第七道修为波动回荡间,那嗡鸣之声有些刺耳!直到第八道修为波动回荡后,这嗡鸣之声似汇聚一般,形成了炸响,如同雷鸣般轰轰回荡。

    “只有一道修为波动回荡后,就会有一圈光芒散开,那么此人,便是化形修为!”

    此人内心泛起莫名的振奋之感,沉吟间,等待着感受那第九道修为波动的回荡。

    忽然的,就在这个时候,一圈白色的光芒,如同溅射出来一般,在这铁索崖内回荡开来。

    “第九道修为波动都还未传出,就直接到了化形?”

    此人疑惑,但转瞬后他便听到不知是谁的大笑之声回荡,远远望去时,一个身影正快速的向着这些疾驰而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,终于化形了!”

    这大笑中的修士是北峰的弟子,此人欢呼中并没有去感受着虚空中的波动,而是踏入聚气九重的石台之后,径直的往铁索崖外跑去。他要将这个喜讯,第一时间告诉北太玄,然后得到北太玄的肯定与赏赐!

    这东峰的弟子站在原地正欲疑惑,为何第八道修为波动刚刚出现就直接到了化形境界之时,忽然的,那轰轰回荡更加的强烈,第九道修为波动,蓦然的传去。

    在这一刻,他终于知道,原来,这并非是同一个人!

    这第九道修为波动出现间,让整个虚空颤抖不已,那铁索发出甩动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马上就要化形了!”

    这名东峰弟子,心神那种莫名的振奋,似乎已经到了一种极致,此刻望着这虚空,虽然不确定是谁究竟在突破聚气,但很确定,在接下来时间里,这人就要踏入化形。

    可是,在这第九道修为波动传出之后,他并没有看见那一圈光芒的闪烁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眨眼又过了两个时辰,在这两个时辰中,此人依旧没有看到任何异常,那修为波动逐渐散去。

    他站在原地,眉头微皱间,内心有了疑惑:“按道理,既然第九道修为波动出现之后,踏入化形应该很快,为何会间隔这么长得时间?”

    此人不得而知,且在这莫名的等待之中,他看到了一个南峰的弟子,垂头丧气的从聚气九重的铁索上走了下来。

    见得这南峰的弟子也失败了,此人心中有些许的平衡,他觉得并非并一个进入铁索崖的修士,都能突破阶层的。

    这个南峰的修士,并没有在原地逗留,而是与这东峰弟子眼神对望了一下之后,似乎做出了失败者之间的安慰,也没有说话,就径直的往铁索崖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也同样是在这个时候,这东峰的弟子,忽然听到了一声剧烈的嗡鸣之声,这声音传出时,一圈白色的光芒,比之前出现的那白色光芒还要刺眼,甚至让得这东峰弟子下意识的闭了闭眼睛。

    “突破了?”此人猜疑间,似乎发现了一些端倪。

    “这白色光芒带出来的修为波动,似乎与之前那九道不一样……此刻出现的,似乎要弱上一些。按道理说,如同修为波动再次出现时,应该会比之前的强!”

    这东峰弟子推测间,眼睛微眯,看向这聚气九重的铁索,片刻之后看到了一个肥硕的身影,正向着这里疾驰而来。

    此人他很有印象,正是西峰雷啸!

    雷啸神色带着狂喜,感受着身子的变化,踏入聚气九重的石台之上后,看了看这个东峰的弟子,道:“你踏入化形了?”

    这东峰弟子摇了摇头,道:“失败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,我还认为你东峰之人,有什么奇特之处,还不如我这个西峰胖子,进来就突破了,哈哈!”

    雷啸得意的大笑,下意识的看了看莫一鸣离去的地方,这一看向下,并没有看到莫一鸣的身影。以他的猜想,以莫一鸣的修为实力,定然已经突破化形,走了出去。所以他并没有在原地逗留,快速的往铁索崖外离去。

    直到雷啸离开后,此人方才将目光再次投向了远处,猜测道:“难不成刚才那名修士在突破时失败了,所以那化形的光芒,迟迟没有出现?”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而就在这个时候,一股强劲有力的波动,蓦然间从这虚空之中散出,与之前那逐渐散去的九道波动,完美的重叠在一起,形成了轰轰雷鸣!

    “这……怎么可能!”

    这东峰的弟子,其心神也如同被震颤了一般,眼睛睁大,眼珠似要掉出来一般,震撼无比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