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所有前十的弟子,进入铁索崖!”

    这铁索崖刚刚撕开一道裂缝,逸尘的声音,便带着其修为之力,落入每一个人的耳中,让这些准备进入铁索崖的弟子,一个个心神振奋间,化为道道长虹呼啸而去,刹那间便冲进这铁索崖。

    铁索崖之内,狂暴的天地压力弥漫四方,刚一进入,就已感觉到一个令人难受的抵触与挤压之感。

    铁链的摇动声,也在这铁索崖之内回荡开来。在这些修士踏入铁索崖之内后,齐齐站在一个石台之上,这石台的前方,是一根粗壮的铁索,铁索下方是无尽的深渊。这里与外界似乎为两个不同的界面。在这铁索的周围,有浓郁的波动云集,而这铁索,则是在缓缓摇动。站在上方,需要修士极高的平衡之力!

    稍有不慎,就跌入深渊,摔得粉身碎骨!

    这一条铁索,只适合于聚气一重修士。可要进入第二条,就得从这第一条铁索上走去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并没有在第一条铁索处逗留,而是观察了一下四周之后,猛地冲出,顺利的穿过了第一条、第二条、第三条铁索。知道踏上第四条铁索之后,部分聚气五重的修士,终于感觉到了有些吃力。

    来到第五条铁链之时,这铁索似乎拥有着某一种天地之间的法则一般,强劲的挤压之力云集在聚气五重的修士身上,让他们一个个神色,涌出了痛苦之色。

    即便是醉美燕这样的胖子,也出现了脸红筋涨的感觉。

    莫一鸣看了看醉美燕,道:“若是不行,就千万别强行冲刺。”

    醉美燕点了点头,道:“一定,你们先去吧。”

    雷啸露出关切的眼神,道:“小心点。”

    话语落下之后,他与莫一鸣,张小胖,谢无常三人继续向前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越到后面,铁索越长,而且前行越发艰难。知道聚气七重的铁索到达之后,张小胖留在那里。

    聚气八重的铁索到了之后,谢无常留在那里,雷啸终于感觉到一股强劲的天地压力,挤压着他的全身。

    临近第九条铁链之后,莫一鸣与雷啸,还有其余的聚气九重修士,齐齐的站在了这石台之上,望着这似看不到边际的第九条铁索,神色有了凝重。

    这不仅是因为这条铁索长得看不见边际,而是在这第九重铁索的右边,多出了一条更为粗壮的铁索,时隐时现,似不存在一般,但让人看到时,却真实的存在。且这条铁索上云集的天地压力,比这前方的,还要强劲!

    “听师父所说,这铁索崖中,到达第九条铁索时,有一条时隐时现的铁索。万不可踏上这条铁索。”

    在莫一鸣的一旁,一鸣南峰的弟子,看着这时隐时现的铁索,神色有些凝重,言语间再次看向那真实存在的第九条铁索,内心却有了振奋。

    “只要踏出这条铁索,就是化形!”

    此人说着,一步迈上了这第九条铁索,这一踏上之后,立刻又天地之间的压力云集而来,萦绕在他的身上,似绊住他前进的步伐,让他的神色,赫然间变得痛苦起来。

    “化形!这个境界,我已期待许久!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一名北峰的修士,忽然沉吟一声后,一步踏上这第九条铁索,紧跟着前方那名南峰弟子,步伐蹒跚吃力。

    雷啸已经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在加速,他的脸庞通红,澎湃之感更是使得他的血液沸腾间,有些不能平静。

    “一鸣,我先去。”

    他看了看莫一鸣,拍了拍莫一鸣肩膀之后,一步踏上这第九条铁索,跟着前面的修士,一起向着那望不见的石台走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另外的几名聚气九重修士,也依次踏上这第九条铁索,摇摇晃晃的向着费力走去。

    但莫一鸣始终没有移开,他望着那时隐时现的铁索,内心有一种莫名的振奋,这种振奋使得他一步迈出间,即便没有没有天地压力的束缚,依旧觉得步伐极为沉重。

    “这一次,只能成功!不能失败!”

    莫一鸣内心沉吟间,眼中有了决然,为了这一天,他已准备了好长时间,但自始至终,他依旧没有完全的把握。现在的他,唯有放手一试。

    他眼睛望着这条铁索,一步踏上这条粗壮的铁索。在他踏上这第九条铁索之时,立刻发出了嗡鸣一声回荡,似乎冲破了某一种天地屏障的阻碍,站上这条没人选择的铁索。

    这一嗡鸣之声惊得其余的修士一个个回头望去,立刻看见了莫一鸣竟然踏上了那时隐时现的铁索。对于那条铁索的可怕性,进入铁索崖的每一个修士,都清楚的知道。

    “莫一鸣要做什么,他竟然踏上了那条铁链!”

    “那条铁链的天地压力,比脚下这一条要强劲得多。”

    “纵然他的修为与众不同,但都是为了踏入化形,走过这条铁索,就可以到达化形,为何他要选择那条铁索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不是自寻死路吗,那条铁链,并无边际,没有人能走过,即便是师父曾经,也没有走通!错过这次机会,耗费了太多精力,他拿什么来冲破聚气,踏入化形!”

    这些修士,一个个望着莫一鸣的所在,发出不可思议的声音,在他们看来,这一次前行就是为了踏入化形,可为何简单的铁索不走,非要走那条无法走通的铁索。

    不过雷啸并不这样觉得,他不觉得莫一鸣是在刻意夺取别人的目光,成为别人的焦点。他知道莫一鸣每做出一个抉择,都有他一定的道理。或许踏上那条铁链,有莫一鸣想要的!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随着莫一鸣一步步的走进间,天地压力越来越大。他的额头冒出汗珠,身子挤压之力越来越大。且额头上青筋冒起。虽然一个时辰已经过去,但莫一鸣前进的步伐,却不到十步,而另外一条铁索的人,已经消失在了莫一鸣的视线之内。

    眨眼又过了一个时辰,在这一刻时辰过后,莫一鸣的背心已经湿透,而他也走出了将近三十步,这一次,他能清晰的感觉到血液的沸腾感觉越来越强烈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个时候,在他的后方,忽然传来一阵强劲的波动!嗡鸣泛起的同时,他听到了谢无常的欢呼之声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