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一鸣的指尖,有一股无形的修为之力激荡。在他的前方,蓦然的出现了十面埋伏阵法。

    阵法威力无穷,现在由莫一鸣的修为之力发出,别说化形三重之人,即便是化形五重的修士,恐怕也难逃一劫。

    吴中强感觉到一股强劲的抵触之力,刚一飞出间,便触碰到了一股无形的屏障,将他反弹回去。

    在雷啸等人的惊呼声中,南旭阳的神色不再得意,而是前所未有震撼之色,身子蓦然的站了起来,望着石台上时隐时现的屏障,不由得脸庞有些颤抖,似推测出了什么。沉吟道:“这……难道是阵法?”

    石台下的修士,一个个神色大变,纵然是东峰那些得意的弟子,也觉得这一幕不可思议。他们清楚的看见吴中强飞来时触碰到的无形屏障,那屏障发出嗡鸣声响,能清楚的听到吴中强的闷哼之声,但他们都不知道为何会发生这一幕。

    还有东皇子那里,微眯的眼睛赫然睁大,感受着这虚空中传来的波动气息,目望着石台上那如束缚般的屏障,脸庞抽动间,沉吟道:“他…怎么会这般阵法!”

    成缘碧似乎想到了什么,她与柳家接触得较多。对于一些异界之事,多少也有些了解。

    “这的确是阵法,但阵法的修炼,并非一般血脉所能修炼,据柳家之人所说,一些阵法,唯有他们守护的尊脉,才能修炼,这莫一鸣究竟是何种身份,身上为何发生这么多奇异的事情……”

    成缘碧沉吟间,对莫一鸣的身份,怀疑中进行了猜测。

    至于逸尘那里,则是显得不以为然,许久没有露出的笑容,也在此刻露了出来。他似乎知道如今这一切,而事实上也是如此,对于十面埋伏阵法,曾经在西峰的后山,他就见莫一鸣发出过,而对于阵法的威力,他似乎比任何都了解。

    可北太玄那里,就表现得极不淡定了。她得意的神色先是变成讶异,然后出现了震撼,最后化为了难看之色。连她的身子,也是在此刻微动了一下,特别是吴中强倒飞出去的一刻,她看见了那发出嗡鸣之声的屏障,似乎在这一刻,明白了之前发生了什么,并不是莫一鸣在逃跑,而是在那逃窜中,正布置着一个奇异的阵法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,竟然会阵法。这怎么可能!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在那阵法之中,吴中强的神色也是出现了诧异,仿佛觉得这一切都不是真的。

    “什么鬼东西!”

    吴中强显然并不知道自己被阵法困住,望着莫一鸣的所在,眼中露出更为强烈的杀意。

    他沉喝一声间,身子蓦然冲出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又是一声嗡鸣泛起时,吴中强感觉到强劲的抵触之力,再次倒飞出去,倒在地上,猛地喷出了一口鲜血。

    “你用了什么手段!”

    咬紧牙关,他的声音如同咆哮一般,对着莫一鸣怒吼,身子也再次冲出间,五指对着虚空一抓间,斩天诀第六重的威力被他发了出来,在他前方,赫然的出现了一把巨大的战斧。

    然后狠狠对着前方一斩!

    这一斩之下,只听得砰的一声炸响,强劲的修为波动散开,直接在这十面埋伏阵法内散发开来。这波动因为不能出去,在阵法内带着狂暴的力量!向着吴中强冲击而去。

    吴中强一惊,这一幕来得太突然,有些猝不及防!手掌赫然挥出间,一股修为之力与这波动撞击在一起,使得吴中强再次喷出一口鲜血间,再次倒飞出去。

    石台之下的修士,一个个露出了唏嘘之色。他们似乎不知道这一切究竟如何发生,更不知道为何吴中强会被困住。

    “以莫一鸣的修士,是无法困住吴中强的啊!”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了?一个斩天诀三重的修士,竟然能困住斩天诀六重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眼花吧,吴中强竟然不是莫一鸣的对手?”

    这些修士一个个睁大了眼睛,露出不同的猜疑与议论之声。

    “难道这是阵法?”

    不知是谁发出了一句,让得这些修士,一个个心神有了莫名的震颤,甚至带着些许振奋,议论之声变得大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难道真是传说中的阵法?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,阵法的修炼得一些特殊的血脉,也悟性要求极高。这莫一鸣才将斩天诀明悟到第三重,怎么可能明悟阵法!”

    “若不是阵法的话,那现在这一幕,又如何解释!”

    这些议论声,一字一句的落在北太玄的耳中,使得她的神色,变得更加的难看。她呼吸有些急促,眼珠泛起血丝,似有杀意一般,望着莫一鸣的所在,但始终没有出手。

    “你究竟用了什么手段,放我出去!”

    吴中强在那十面埋伏之内,咆哮中近乎疯狂的不断向前冲去。可每一次冲出后,他都被那似坚不可摧的屏障反弹了回来,最后砸在地上。

    他的眼中泛起血丝,又向着另外一边飞去,可这一飞去后,他再次被弹了回来。

    眨眼间,他向着四面八方飞去,可每一次飞出后,都被弹飞了出来。

    莫一鸣站在原地,淡笑道:“不要白费力气了,你是逃不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莫一鸣话语后,五指蠕动间,那阵法之内,忽然冲出几道强劲的修为之力,这修为之力没有规律可寻,但每一道都直冲吴中强而去。

    吴中强一惊,在阵法内翻转。迸发了最为极致的速度。可这修为之力太多,故而仅仅在眨眼的功夫,吴中强便被一股强劲的修为之力撞击到,一个鲜血喷出后,猛地砸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但莫一鸣并没有给他喘息的机会,在吴中强倒在地上的一刻,在那地上,忽然迸发出数道修为之力。

    吴中强翻身而起,可这修为之力太多,直接有三道,撞击在他的身上,使得他再次喷出一口鲜血间,倒飞出去。

    北太玄似乎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,身子修为之力爆发而出间,正欲飞出时,却忽然感觉到一股无形的修为之力萦绕在她的身份,阻挡了她的去路。

    她怒视着逸尘,却看到了逸尘得意的面孔。

    “怎么?北宗主难道要破了这规矩?”逸尘得意开口。

    然后转头看向东皇子与南旭阳,道:“此刻北宗主想插手这场比拼,南宗主和东宗主觉得呢?”

    南旭阳与东皇子的神色同时露出僵持,南旭阳并没有说话,倒是东皇子那里,僵持一笑道:“逸尘宗主说得对,的确不能破了规矩,不过比拼点到为止就行,你说是吗?”

    闻言,无恒自然是不服气,之前雷啸被吴中强打的时候,东皇子可没有这样说。所以无恒立马跳了起来,道:“什么叫点到为止,刚才你怎么不说,他没有认输,就不能结束!小鸣鸣,给我打,给我狠狠地打!”

    无恒说着,对着台上的莫一鸣大声说道。

    莫一鸣微微一笑,倒是很听话的点了点头,道:“遵命!”

    话语落下后,在那十面埋伏内,无数修为之力狂暴而起。

    逸尘的目光紧紧的盯着北太玄,只要北太玄有任何的举动,他立刻就会进行阻止。

    在那十面埋伏内,吴中强眼中涌现出前所未有的骇然。他知道自己已经无法躲闪,在这些修为之力呼啸而来的时候,他迸发了最为极致的防御。

    可他的防御圈,根本支撑不了多久,只听得砰的一声,在他身前的防御圈,直接被击碎!

    更有一股修为之力,撞击在他的胸膛之上。让得喷出一口鲜血之后,直接倒飞出去。

    “快认输!吴中强!”

    北太玄终于放下自己的颜面,对于吴中强这样的天骄,她还想继续培养。

    吴中强喷出鲜血时,正要开口。

    “想认输?”

    莫一鸣并没有说话,而是内心沉吟间,一个狂暴的修为之力,在他的操控之下,直接冲击在吴中强的嘴中。将他的头颅,轰然间——击碎!